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八十一章 龙炎
    皇后依旧还是躺在那个榻上,宫女们在扇着扇子,看到花舞他们进来,她顿时坐了起来。

    “哎呦呦,小舞儿的姐妹们也都是小美人。”皇后笑咪咪地说着。

    花舞赶紧带着她们走上前见礼。

    皇后又是夸赞,又是询问花火和花燃。

    花舞在旁边愈发的心惊,皇后这种表现,越看越像地球人啊,分明就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老板不是吗?

    可她要如何去问皇后这话呢?

    她怎不能直接说皇后娘娘,你是穿越来的吧。

    不妥,不妥。

    她正恍惚间,只听皇后道:“小舞儿,孤给你准备了诸多的嫁妆,不知道你是否会喜欢呢?”

    她抬头看向皇后,皇后正期待地看着她。

    “孤让内务府准备了一百担嫁妆,比公主少些,公主们还小,等到公主成亲时,以后就由你来决定了,毕竟,以后你是要母仪天下的.....”皇后的嘴还在不停地说。

    花舞的神思已飘远,若皇后是地球人,那肯定也知道自己是穿越的灵魂,否则不会无缘无故地对自己这么好,难道说一个相声,一首歌真的就能让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对自己好感倍增吗?

    怎么想都是荒唐的事,若说姿色,虽然这幅容貌还不错。

    但是她足以相信,这皇都美丽的女子众多,甚至包括冷秋院里那些女子。

    还有,她背后也无权势,一个国家的太子妃,未来母仪天下的人,怎么都不会随便找个孤女吧,且来自小城池。

    诸多疑惑,她却一句都问不出口。

    只听皇后接着说道:“小舞儿,孤还给你准备了趁手的兵器,小元子,去给小舞儿拿来。”

    小元子应了声,跑了出去。

    花舞更加诧异,之前是禁了自己的修为,现在是兵器都送上来了,她是不是更加需要怀疑皇后的身份和动机了呢?

    花火也疑惑地看着她们的互动,她对一切都怀疑,也都保留想法。

    只有花燃没心没肺,一直喜笑颜开,觉得皇都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可怕。

    等待的间隙,花舞又把戏班子的事和皇后汇报了一番。

    “不出意外的话,这几日他们就能把戏排好,娘娘什么时候得空,和我说一声,我来安排他们进宫唱一出。”

    “嗯,白日都行。”皇后笑了笑,花舞自然明白。

    虽然不知道晚上她是如何抵御灵魂分裂的,但是,肯定不会是白天这样风轻云淡。

    说话间,小元子和几个太监抬着两个箱子走了进来。

    第一口箱子看起来很长,打开来,里面是一把长约六尺的大刀,刀身大约只有两尺,剩下的部分是黑黝黝的雕刻着古朴花纹的刀柄。

    两个小太监抬着过来的,看起来很重的样子,花舞很诧异,皇宫里的这些太监都有修为,需要两个人抬着的话,看来她若用,还需要有这个力气了。

    不过,想想自己那种怪力,她伸手去试探着拿起。

    第一下没用力,确实觉得重,略用力,唰!这把大刀就被她拎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把刀叫龙炎,大约有二百公斤,如何?小舞儿,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用的。”皇后拍手赞赏。

    花舞点头称赞,在握住刀柄的一瞬间,她就觉得很趁手,正如皇后说的,不是所以有人都能用,若放在之前没有所谓的血脉觉醒,她铁定拿不动这把刀,一切都刚好。

    “娘娘,我很喜欢。”她再次表达自己的高兴。

    “哈,就知道你喜欢,这把刀应该是可以收缩自如,你自己试探着摸索,孤就不多说了。”

    小元子又打开另一个箱子。

    里面是一排短刃,几乎和花舞手里的那一把唯一的短刃一模一样。

    花舞诧异莫名,只能猜测这里的短刃都这样。

    皇后下面一句话,她听着就心里打鼓了。

    “这短刃叫七杀,一共七把,丢了一把,现在只有六把,孤觉得它们也适合你,就都送你了。”

    丢了一把吗?难道说自己那把就是丢了的那个呢?

    她不敢说,不敢问。

    只能再次谢过。

    三个人在皇宫坐了不多会儿,就告辞出来了。

    因为皇后又开始替皇上处理政务了,没时间和她们聊太多。

    花燃一路眼神晶亮地追问花舞。

    “快说,你是如何迷倒皇后的,竟然要给你一百抬嫁妆!”

    花舞抽了抽嘴角,刚才就顾着神游了,谁知道那一百抬嫁妆价值多少,依着皇后娘娘小气的秉性,她才不信一百抬嫁妆能有多贵重。

    她只能呵呵两声,拒绝回答花燃的问题。

    花燃自然不乐意,磨了她一路。

    花舞只觉得头疼,还是花火打断了花燃:“别没大没小的,小舞儿也不容易,她讨人喜欢是肯定的,但是这皇都,大人物很多,你我还是不要乱说,以免给小舞儿惹事。”

    花火谆谆教导,走在旁边的孟四倒是内心称赞,这个姑娘才是正常的姑娘家不是吗?

    几个人回了太子府后,花舞的日子丰富了很多。

    花火把她走后,晋阳城的事,一一讲给了花舞听。

    比如,修罗城内乱了,太史从晋阳城也调走了不少官兵。

    这些官兵都是王正则带领,城里的好些贵族家子弟都被征兵去了,包括和花舞打架的那几个。

    宇文京墨守城,晋阳倒是很安稳。

    花离隔三差五还和宇文京墨喝个酒或者喝个茶的。

    关系不错。

    而且,花火说,花舞才走。

    太史就派人来通知说花舞在皇都很好,没有任何事。

    听到这里,花舞若有所思,那就是说孟夏是真的通知过太史纪冲,甚至还在更早的时候就通知了。

    她叹息了一声,她还是在他们所有计划里的一颗棋子,就是不知道这棋子会不会有天被丢弃。

    .....

    第二日她又带着花火她们去见了孟夏。

    寄人篱下,总不能不拜见主人。

    孟夏倒是还在忙碌地看着沙盘,只随口应了几声,不再说话。

    花舞也不打扰她,就带着花火她们直接回长歌殿,不知道是因为孟夏自己忙,还是因为花火她们来了的缘故。

    孟夏几乎没再使唤花舞。

    她也乐的做自己的事。

    指导花火和花燃吸收皇都的灵力修炼,自己捣鼓一些药物。

    再研究了一番那把龙炎大刀,对于收放自如这件事,她还不会操作。

    自从那日说血脉觉醒,她就觉得自己隐隐地要突破七阶了,可这几天大概是过的太安逸。

    基本上就卡在那里,一直没法突破。

    她略有心急,就在院子里不停地练习刀法,一套刀法至少被她练习到上千遍了。

    然而,越练却越焦虑。

    刷!那把刀被她插入了泥土中。

    “愚蠢,那把刀是需要滴血契约的。”孟夏从回廊那边走过来,脸色是千年不变的冰冷。

    花舞已多日没见他了,听见他说话倒是一愣神。

    但是,很快一道光闪过脑海,是哦,她是蠢了,书上分明说过神器都是要契约的,她手里的这把刀分明是神器。

    “多谢太子。”花舞笑着给孟夏行礼。

    迫不及待地拿起刀,咬破舌尖,滴了一滴心头血在刀刃上。

    一滴血瞬间没入刀刃,脑子里“嗡”的一声,多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丫头,好久不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