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八十二章 吉日
    花舞四处看了看,除了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孟夏,别无他人。

    那就只能说明这个声音来自她的大脑里。

    “我是龙炎,你手里的那把刀,我们刚刚契约了,所以你听得见我的说话声音。”苍老的声音继续,花舞恍然明白。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刀,原来契约的意义在这里。

    刀也是有生命的存在。

    “这把刀是神器,你契约后就好好收着,不要随便丢了。”说完这句话,孟夏转身离开。

    “哎,太子爷,谢谢你哈!”花舞笑着对孟夏挥手。

    孟夏却已转身,留给她的是背影。

    花舞对她的背影噘了噘嘴,说句不用谢那么难吗?

    她的注意力很快又被龙炎的话吸引过去了。

    “丫头,刚才那位很厉害,不要轻易得罪他。”

    “呵,他可是个没有修为的人,厉害什么啊!估计他都拎不动你。”花舞嗤笑了两声,龙炎没再说话。

    “对了,你刚才说好久不见什么意思,你认识我吗?”花舞想起龙炎说的第一句话来。

    “咳咳,我看错了,我以为你是一个老朋友。”龙炎干咳了两声,似乎是在缓解尴尬。

    “哦,这样啊,你还知道些什么,还认识谁呢?”花舞干脆在院子里紫藤架下的秋千上坐了下来,和龙炎展开了深谈的模式。

    长歌殿是个很奇怪的存在,除了内里的房间完全女子化。

    院子里的布置也都是姑娘家喜欢的摆设,比如紫藤架下的秋千,花舞之前就注意到,只是一直没有来坐过,现在紫藤花已经凋零,青绿的枝叶蔓延了整个花架,在炎炎烈日下,秋千架上倒是独有一份凉意。

    龙炎叹息了一声:“我刚被你唤醒,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了?”

    龙炎略有伤感,花舞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怅然。

    “哦,现在是大孟朝209年。”花舞闭着眼用意识和他交流。

    花火和花燃在房间里修炼,也没人来打扰她。

    龙炎哦了一声:“大孟朝吗?没听过,这里是什么大陆?”

    “长歌大陆啊.....”花舞又详细地解释了一番。

    龙炎仍然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哎,我睡太久了,完全不知道长歌大陆是什么地方。”

    花舞呵呵两声:“阁下到底多少岁数了呢?”

    龙炎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记不清了,一把老骨头了,已经不知道多大岁数喽。”

    “那你确定你还有战斗力吗?”花舞有点愤慨,本来觉得自己得了件神器还沾沾自喜,没想到是个老家伙。

    “嗤,神器的岁数越老越厉害你不懂吗?还有,你的修为弱爆了,是没办法把我的威力发挥多少的。”老人的声音里明显是鄙视。

    花舞暗暗蹙眉,他说的显然是对的,自己太弱了。

    如此,谈话进入了僵局,两个人皆沉默。

    紫藤架下的凉意驱散了不少暑气,花舞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听院外响起小元子的声音。

    “姑娘,大喜啊!司礼监核出吉日啦。”

    花舞腾地坐了起来,这么快就算出好日子了吗?

    “十日后就是吉日,是今年最好的日子,姑娘大喜啊!对了,娘娘说姑娘暂时不能住这里了,要先搬回皇宫,或者另找个地方住下,成亲的时候再嫁过来。”

    小元子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紫藤架下的花舞,边念叨边向她她跑过来。

    花舞叹息了一声,十天,这么快,她还想着好歹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

    “姑娘不用叹息,嫁妆都给你备好了,娘娘甚至还给你准备了几个宫女,以后您就不必担心没人使唤了,每日还有人给你梳头。”

    小元子笑的嘴角弯弯,花舞瞅了他一眼,怎么觉得这厮高兴地像是自己成亲呢?

    这些人肯定都觉得她是高攀了个好亲事。

    “我不去皇宫住,麻烦你和娘娘说一声,我暂住客栈,或者想其他办法。”

    花舞瞬间想到开个茶楼,有办法安置花燃她们,自己也有个落脚点。

    她可真心没认为她即便嫁过来了,太子府就是她的家。

    “皇都没有客栈,城里从来不住外人,所以,姑娘还是要去皇宫住。”小元子笑着对花舞道。

    花舞顿时明白,是的,皇都白天进的人,晚上必须出去。

    她叹息了一声。

    小元子接着道:“菡萏还给姑娘绣了嫁衣,姑娘还是去皇宫吧。”

    花舞蹙眉,还没来及回答。

    孟一从外面走了进来:“姑娘,太子爷让你去昭明殿。”

    花舞只好对小元子摆手:“我有事了,代我谢谢娘娘。”

    她和孟一往昭明殿去,小元子也急匆匆地离开。

    路上,花舞向孟一打听茶楼的事,孟一一愣,太子爷也才问过茶楼的事,她竟然也来问。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合计好的。

    “哦,一共十二家茶楼。”孟一边走边回答。

    接下来,花舞又详细地问起这些茶楼的状况。

    孟一把打听过的消息都给她说了一遍。

    他越说越惊异,难道说太子爷未卜先知,知道这姑娘要问茶楼的事吗?

    “孟一,我想开个茶楼,你帮我寻块地方可以吗?或者说,谁家茶楼开不下去了?我刚才听你介绍,有一家避风馆不错,你帮我打听打听,他们是否卖。”

    花舞迫不及待地问了几个问题。

    “这个……”孟一却陷入了沉默。

    因为太子爷也要买茶楼,且和她的这套说辞一模一样。

    他一时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花舞看他不说话,也只好停止了追问。

    昭明殿也到了。

    跟着孟一走进去后,花舞才发现原来皇都四少都在。

    杜聿好多天没出现了,脸色不是很好,自从那日在皇宫回去后,他几日都没反应过来。

    确切地说待在家里消化了多日关于皇后的这件事。

    蓝靖是因为在龙脉跑了一圈,恰好军营里有事,也忙了多日。

    风末来是有原因的,他接到药铺里汇报购买一千枚增灵丹的事,过来找孟夏说道。

    这种需要大量增灵丹的事,只能会用在有战争的地方。

    他并没查到购买增灵丹的人,是不是皇都内部人不清楚。

    但是,现在修罗城那边的内乱都是孟夏在负责,他特意来和孟夏汇报这个事。顺便向花舞打听这个人。

    花舞进门后逐一行礼,杜聿看到花舞还是忍不住想笑。

    他一直记得花舞那日唱歌的样子,专注又认真,虽然那首歌他从未听过。

    每次看到花舞,他都有强烈的好奇心。

    故而,他的态度最好。

    风末则是没什么好脾气。

    “丫头,你在药铺见到过买增灵丹的人?”

    花舞恍然,那日药铺的小学徒和她说过,买增灵丹这事要汇报给风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