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八十五章 炒作
    这一大早的,皇后心情看起来不错,菡萏和麒麟也在旁边。

    这两次进宫,她很少看到菡萏。

    而菡萏的气色略萎靡,她又想起小元子说菡萏给自己绣嫁衣的事,不由得心里一暖。

    这丫头不会是熬夜给自己绣嫁衣了吧。

    两个人眼神交流了一瞬,确认菡萏没事,她才略放心。

    皇宫的戏台子就在御花园。

    皇后带着他们往御花园过去,路上提起吉日成婚的事,花舞只能含糊其辞。

    “小舞儿就在宫里住下来待嫁。”皇后提起这个话题。

    花舞想着自己外面新买的铺子,觉得还是能拖则拖。

    花舞哂笑道:“在宫里也无聊,娘娘且容我在外面再多玩几日。”

    皇后也只当她贪玩,呵呵两声道:“贪玩,礼仪规程还是要学的,且容你几日作罢。”

    花舞暗喜,皇后真真是好说话的人。

    白日里的御花园鲜花争艳,一派欣欣向荣。

    戏自然很好,皇后看的很满意。

    演完后,皇后娘娘又给朝颜和夕颜各赏了一两银子。

    看的花舞嘴角一再抽,每次面对皇后的小气,她都无法抑制内心想笑的冲动。

    自己最近看金钱也颇重,莫不是受了皇后的熏染。

    她胡思乱想的档口,只听皇后道:“小舞儿记得让他们去大臣们家演出哦,孤会让皇上通知朝中各路大臣的。”皇后的话里有话,花舞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皇后娘娘满意的话,可否答应小舞儿一个意愿?”花舞试探着问了出来,她想去摘星楼看书,尤其是丹药方面的书籍,若是丹药可以对提升修为大有帮助。

    她岂不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说吧,看孤能否办到。”皇后的笑容亲切地像个老祖母,若不是容颜太美,止不住花舞都有扑倒她的想法,emmm咋这么贴心呢?

    “我就是想去摘星楼看书。”花舞小声道。

    “这个容易啊!你和夏儿成亲后,自然可以来摘星楼看书。”

    “哦?”花舞疑惑地看着她。

    “要有皇家的信物才得进,不急啦,你们马上就成亲了。”皇后笑呵呵地说着,她内心疑惑。

    若她没记错的话,南华真人还去摘星楼养着的?难道说皇后糊弄她吗?

    她也不再追问,她带着朝颜他们告辞出宫。

    出宫后,花舞找了一辆马车,直接带着他们去了“避风馆”茶楼。

    路上,花舞把自己的计划和他们说了一遍,这俩人自然是不反对,都是唱戏,老板说咋样就咋样。

    到了避风馆,花火正在忙活,门口的牌子已经换成了“花间隐”,店小二里里外外正忙着擦洗桌椅。

    隔壁的酒搂也改成了“花间隐”酒楼,花燃在那边指挥着,花舞决定把这个牌子做成连锁品牌。

    花舞带着朝颜他们看了一圈茶楼,决定把二楼改造出一块戏台在来,楼下喝茶加看戏。

    前厅安排后,花舞又让店小二找来了一些闲工,把后院也顺便改造出了几间闺房。

    这样,完工后,她和花火就有了住处。

    顺便,她又让店小二买来纸笔,亲自写了广告纸,一下午大概写了有上百张,累的手腕疼,她才放下。

    店小二负责连夜分发所有的广告纸。

    内容如下:

    “花间隐”茶馆开张,所有茶水免费三日!点心茶食免费三日!

    喝茶看戏,不要错过哦!

    戏文名:太子爷笑了(同名戏)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地址:避风路629号

    另外最底下小字写着:看戏收一两银子一个人。

    关键是太子爷笑了这个戏名一贴出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谁不想看太子爷为何会笑这出戏呢?

    当然想看,这消息瞬间淹没了明日镇国公和御史大夫决斗的消息。

    第二日一早,避风路“花间隐”茶馆门口就堵得水泄不通。

    幸亏花舞有先见之明,戏班子里所有的人都上阵帮忙,除了演出的那几个人,剩下的人统统在门口做登记,排队收钱等事情。

    这段戏并不长,茶馆的地方有限,每一场也就几十个人。

    看完的人也并没走,反而是到隔壁的酒楼喝起酒来,这样,酒楼的生意也是火爆。

    排队看戏的人拿着牌子去边喝酒边等,看完的去酒楼喝酒继续探讨。

    搞得酒楼里的座位也是人满为患。

    等到孟夏知道这个消息时,戏至少演出了十多场。

    而太子爷会笑的这场戏已经火遍了半个皇都。

    孟夏一抬手把桌子上喝茶的一个白瓷盏砸了出去。

    “太子爷息怒,我们本来是想第一时间挤出来汇报给您的,可是那边路上人太多了,又害怕人闹事,才又守了会儿,再过来。”

    孟四趴在地上磕头认罪,他能说他是看着场景火爆,舍不得热闹吗?

    显然不行,平时这种消息都是孟二代为传递。

    今日孟二知道这事,根本不给他传,直接把他推了出来。

    “是谁让太子爷这么生气呢?”南华真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后面还跟着许靖川和夏亦涵。

    他本来是叫孟一通报的,可是孟一不敢,都知道孟夏在生气。

    故而,他就自己走了进来。

    看到是南华真人,孟夏倒是没吭声。

    “太子爷,这是我的两个徒弟。”南华介绍着许靖川他们。

    他是早就想把他们带来见孟夏的,这几日才刚有恢复。

    在摘星楼养了几日,又回昆仑殿调息后,才带着他们过来。

    皇后的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他还是要来找孟夏,顺便希望这两位爱徒能够得到孟夏的赏识。

    别人不知道孟夏的底细,他知道。

    这大陆早晚是孟夏的天下,而他认可的这俩徒弟,若能成为孟夏的得力助手,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许靖川和夏亦涵也分别过来给孟夏见礼。

    孟夏抬手,算是知道了。

    喊了孟一出来给他们安排席位,倒上茶水。

    南华这才问起孟夏生气的事。

    孟夏哼了一声,并不想回答。

    杜聿却哈哈大笑从外面走了进来。

    “哎呦,老三,花舞姑娘可是狠狠地赚了一笔啊,你这会笑的名声出去了,她可是赚的盆满钵满。”杜聿笑着把事情前后给南华讲了一遍。

    南华诧异,这姑娘真是胆大的。

    许靖川和夏亦涵对视了一眼,他们俩都见识过这姑娘行为的。

    借用名人炒作,免费茶水是噱头,真正赚钱的是唱戏以及酒楼的收入。

    “看着势头,花舞姑娘今日至少日进斗金啊!”杜聿说的眉飞色舞。

    孟夏脸色难看,竟然拿他的名声炒作。

    “去把她带来。”孟夏冷着脸吩咐孟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