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四章 初见皇后
    ……

    朱正坤匆匆的撇了眼皇后,在心里感叹到:“后世记载张嫣的个性严正,很有皇后风范,是位能母仪天下的女性。蛮清入关后以身殉国,更别说那些“头皮甚痒”的家伙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皇后张嫣五官精致,是个难得的美女。只是脸色不是很好,估计跟其流产几次的原因,导致身体一直不好。唉,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朱由校在心里感叹着”

    自从莫名其妙变成朱由校,朱由校一直都刻意回避着皇后张嫣,今儿怕是躲不过去了!得想个办法转移张嫣的注意力。

    朱由校眼珠一转说道:“你们都退下朕跟皇后单独待会,”

    朱由校给张嫣倒了杯茶继续说道:“皇后今儿怎么到御花园来了,外面风大,皇后身体又弱,小心自己的身子。”

    张嫣坐到朱由校身边说道:“臣妾这几天一直见不到皇上,臣妾担心皇上的身体,得知皇上在御花园,臣妾就过来看看皇上,看到皇上龙体无恙臣妾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皇上以前不是一直叫臣妾嫣儿的,今天怎么称呼皇后了?”说完张嫣接过朱由校递过来的茶,抿了口。

    朱由校就怕这些细节了,面对妻子总会露出破绽的,只怪没有这身体里的记忆。

    朱由校心里发苦,装着一脸轻松说道:“嫣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朕一直在想事情,朕怀疑嫣儿流产是人为的,这几天皇宫比较乱,等清理完之后就好了,嫣儿身边的人都换了吧,嫣儿你看朕身边的人都换了,朕一直在想怎么跟嫣儿说这事呢?”

    张嫣顿时眼眶发红,眼泪直流,

    抽泣着说道:“可怜我那苦命还未出身的孩儿,咋就这么命苦那,皇上你可要把宫里查清楚,臣妾想想都可怕。”

    朱由校“嗯”了一声,拍了拍张嫣的后背说道:“嫣儿不要伤心了,你和朕还年轻呢。孩子总会有了,回去休息吧,”

    …………

    安慰了好长时间,朱由校转身喊到:“来人,送皇后回去休息,出了事,拿你们试问?”

    朱由校一副有我在不要怕的表情继续说道:“嫣儿放心,回去切莫劳累了,多休息,知道吗?”

    “皇上身体刚好注意休息,臣妾告退”

    看着张嫣一群人慢慢走远,朱由校对着小太监张羽说道:“去把许显纯召来,”

    “奴婢遵旨。”

    这皇宫就像个筛子一样,里面有啥情况外面立马就知道,不清理清理,觉都睡不着。

    …………

    许显纯对着朱由校施礼道:“臣锦衣卫都指挥使佥事许显纯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由校摆了摆手:“好了,起来吧,给朕说说查的怎么样了?”

    许显纯起身回到:“查实勾结宫外人员传递消息135人,例外有3人跟皇后娘娘流产有关,其中一人春桃乃是下药导致皇后流产,其中有二人服毒自尽了,臣办事不力,请皇上恕罪。”

    “好了,死了就死了吧,这二人你亲自去审,其它人都给朕遣送出去,不要难为他们了。”

    后世朱由校传位给信王朱由检。

    而朱由检在其落水生病后,有意和魏忠贤接近并示好,最终成为历史有名的崇祯皇帝,第一件事就是除掉魏忠贤,赢来东林君子的一片歌颂。

    想到这朱由校咬着牙说道:“给朕查清楚了,不要放跑一个,也不要牵连无辜,朕只给你7天时间,办好了重重有赏。”

    许显纯信誓旦旦回到:“万岁爷,臣一定七天之内查清楚。”

    朱由校“嗯”了声说道:“去吧”

    “臣,告退。”

    也不知道历史上朱由校怎么想的,早该放出去了,还一直留在身边,谁也不敢保证信王对皇位没有想法?虽然历史上朱由检劳心劳累一心为了大明江山不到壮年就头发花白,只是其性格太平时期还能当个好皇帝,在明末的乱世其优柔寡断多疑的性格只会加速其灭亡。

    朱由校还是挺佩服他的,但是也不能让他干扰到自己,看来的打发他去封地。以后把他放到海外当个藩王。朱由校对朱由检的未来定性下来。

    现在属于小冰河时期,工业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大明一亿七千万的人口(朱正坤翻阅大明户籍大致得出来的),庄稼连年减产,迁移出去一部分,肯定是不够吃的。

    百姓吃不饱饭,只有起来造反了,朱由校还想把崇祯年间流民问题给解决了,也就只有几年时间了,时间的紧迫也让朱由校不得不加班加点的去处理事情。

    朱由校不由叹到:“忙碌命啊。”

    张羽躬着身子现在朱由校身后说道:“万岁爷,午膳时间到了。”

    “恩,朕倒是饿了,传膳乾清宫。”朱由校说完就往乾清宫走去。

    …………

    桌子上只有9菜一汤,每份份量不多,除了红烧鱼是整条的,其它的都很精致。估计只有蛮清那位做的出吃个饭120道菜了,朱由校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位了,既然都能说出“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话来,每天吃120道菜也不觉得什么了。

    朱由校看着张羽小太监说道:“小羽,你们四个一直跟着朕也没吃饭,想必也饿了,把这4个菜端到那桌子上去吃吧,你们都是朕这几天挑选的,是朕的人,跟着朕有肉吃,往后啊多弄几个菜。”

    眼见他们就要下跪,朱由校继续说道:“好了,就这么办,不用跪了。”

    四人齐声道:“奴婢,谢万岁爷”

    这人啊,跪天跪地跪父母,天天跪骨头都跪软了,看来这跪礼也该取消掉了,皇帝的威严也不是靠跪拜体现出来的,考的是拳头。

    就像蛮清仗打输了割地赔款,签订卖国条约,赢了割地赔款签订卖国条约。

    后世老美不是想打谁就打谁,想制裁谁就制裁谁吗?天天喊着人权,却忘记自己的祖辈大肆屠杀印第安人,才获取的这片土地,无视世界各地老美带来的战争导致多少人失去生命。

    所以说枪杆子硬才真的硬。

    整个世界就是残酷的丛林法则,弱者注定挨打,要想不被人家欺负,只有去欺负别人。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