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七章 京营
    朱棣靖难成功后把京营分为三大营,分为五军、三千、神机营。共有二十多万人。

    自从土木堡之败,皇帝被俘后,文官开始打压武人,于是于谦改京营为十团营,并以文官为总督京营。

    最后嘉靖时期又恢复三大营,只是改三千营为神枢营。

    张居正死后朝廷都忙于内讧党争,导致军务荒废。

    而1591年李成梁被罢官,十年里辽东八换主帅,或战死、或战败、或弹劾,竟无一人可以镇辽,而努尔哈赤也因为没了李成梁的管控,迅速崛起。

    朝廷大部分钱粮都被用于辽东关宁铁骑,而吏治的**,京营军费的缩减,士兵得不到应有的钱粮,致使京营人数大幅度减少,早已名存实亡了。

    今天朱由校偷偷的来,就想探探虚实。

    京营门口一小兵拔出半截刀拦住朱由校等人,喝到:“何人到此,此乃军机重地,若无腰牌,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朱由校心里想到“虽然穿的稍微差了点,现在感觉军纪还在。”

    张羽小太监看到你个大头兵敢这么跟皇上说话,公鸭嗓子冲那小兵吼道:“放肆,居然敢…哎哟”

    朱由校一拳打在张羽小太监肚子上:“给朕闭嘴。”

    朱由校从腰间解下玉佩递给大头兵说道:“小兄弟,我找你们都督大人有事。你把玉佩给他看就知道了。”

    大头兵双手接过玉佩,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别让自己弄坏了可赔不起。从怀里掏出手帕包裹起来说道:“那个,你们在这等着,我去给都督汇报。”

    转头又对其它三个守卫说道:“我去给都督汇报,你们三个别惹事。”

    还是个识货的人。

    等大头兵跑远了,其中一守卫替他们老大说情:“那个,公子,军令如山,我们头又十分佩服戚家军。还望公子不要怪罪。”

    朱由校要的就是这种人,当然不会怪罪。

    “没事,做的很对,我又不是不讲理的。我们就在这等就可以了。”

    听到朱由校这么说,三守卫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一刻钟后,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并传来骂声“你这兔崽子,劳资让你看着大营门口,你竟然敢把皇上挡在门口,等会劳资再收拾你个兔崽子。都td给劳资快点。”

    朱由校看着朱臣纯满头大汗正要行礼,说道:“爱卿今天朕微服京营,不用多礼,爱卿管理京营有一套吗,这军纪严明,非常不错。刚才朕听到爱卿要处罚这小兄弟,小兄弟乃是职责所在,我看这小兄弟就非常不错。所谓不知者不罪。”

    朱正纯赶紧说道:“这都是臣应该做的,这兔崽子叫陆展鹏,就是死心眼。还是皇上仁慈。”

    “展鹏,展翅鹏飞,朕希望看到你真的能展翅鹏飞。爱卿带路吧,朕今天来是来看大营的。”

    陆展鹏小童鞋此时激动异常。暗暗发誓我要努力建功立业,才能对得起皇上的夸奖。

    正是这个小插曲,造就后世历史上被欧洲称为人间魔鬼、地狱死神。

    ……

    走到大营里面朱由校的心情瞬间一凉,头发都花白了的是什么鬼,

    只有三三两两的在训练,居然还有人在聚众赌博。

    已经有怒意十足的朱由校没有刚进来时的好脸色,哼了声大声吼道:“这td的就是你给朕提督的京营?不说人数不齐,td年龄参差不齐,头发都白了还在军营干嘛?还能上阵杀敌?朕问你还能不能给朕管好?”

    朱纯臣直接跪在地上:“非是臣不能练兵,京营乃是皇上亲军,大多都是勋贵子弟,臣实在是无法管束。”

    “起来吧,朕也没想到会败坏成这样”

    朱纯臣站起来:“谢皇上。”

    朱由校瞥了眼正在聚众赌博的人:“带朕去点将台。”

    “咚”

    ……

    “咚”

    ……

    “咚”

    三通鼓后,朱由校面无表情对着朱纯臣说道:“三通鼓后到的全给朕压到一边去。”

    “是。”

    “朕记得京营不只这点人吧,朕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给朕按现在的人登记造册,空饷也好,没到也好通通除名。”

    “年龄就十六到四十,其它都给朕遣送回家。以后年龄未满十八岁一律不收。”

    朱由校留下这些十六岁到十八岁的主要还是因为可塑性强,学习能力强。

    往后还要读书识字,年龄小学的越快,这些都是以后军队的中间力量。

    到时再弄个军校,朕当校长,到时候军队里全是朕的学生,想想都美得冒鼻涕泡。

    对不起了蒋校长,这都是跟你学的啊。

    朱由校拿着把剑插在地上,身体笔直的立在那里,双手紧紧握住

    剑柄。

    “将士们,朕乃大明天子朱由校,在这里朕对你们说声对不起”

    说完朱由校深深的鞠了个躬!

    “朕没有让将士们吃好、穿暖,没能领到足额的钱粮,今天在这里朕削发为誓三年内会慢慢补齐钱粮。”

    其实朱由校早就想把头发剪了,太不方便了,可古代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今天可谓一举三得。

    除了朱由校还站着其它人全跪在地上,许多人都留下了眼泪。

    “这不是皇上的错,全是那些贪官污吏的错,皇上发放的钱粮到我等手中只有五六成。请皇上万万不可削发。”

    朱由校也没想到削发会引来这么大的动静,也分辨不出是谁喊的。以至于后面声音越来越整齐喊到:

    “请皇上万万不可削发。”

    朱由校抬起双手压了压。终于安静下来。

    “都起来,朕说过的话岂有收回的道理。”

    “嘶”朱由校挥剑割掉长长的头发。现场都是哭声一片。

    “朕这头发就用盒子装着,放在这点将台上,就像朕看着你们一样。希望众将士以后勤加操练。”

    “前元的耻辱才过去多久?朕必将带领你们收复失地,开疆扩土。”

    “朕将建立纪念碑以及忠烈祠,凡是为国牺牲的将士,将进入忠烈祠,每天都有道士添加香火,每年清明,由皇帝、皇后、太子领文武百官祭拜!只要大明不灭,为国牺牲的忠烈们,都将世世代代香火不灭。”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