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十四章 飘香居(二)
    朱由校从凳子上起来走到古筝,仔细打量这古筝,心里想到“做工如此精美,放后世还不得上千万?”

    姚清清也走过来说道:“这筝奴家也甚是喜爱,当初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才如愿以偿。”

    又询问道:“公子也会?”

    朱由校耸了耸肩对着姚清清说道:“这个到不会,见其如此精美,过来看看。”

    姚清清对朱由校也是有所好感,略微一思索说道:“公子倘若有心要学音律,奴家到可以教公子。”说完姚清清脸色一阵发烫。

    朱由校转身往酒桌上走去,笑了笑后又摇了摇头。

    朱由校坐回在凳子上,拿起张羽小太监倒的酒水喝了一口说道:“酒不错,清清姑娘可否再弹奏一曲。”

    姚清清坐下说道:“奴家献丑了。”

    ……

    门外一阵杂乱声:

    “这人怎么长这个样子?”

    “就是,长的跟地府鬼混一样。”

    “二位兄台有所不知,此人来自泰西,是佛朗机人,就有很多。”

    “兄台真是见识广博”

    …

    朱由校心里同时想到“现在大航海时代才刚刚拉开序幕,触角更是遍布全世界,各个地方殖民统治,宝岛好像现在被他们占领着。”

    朱由校对着罗功业说道:“去把人带来。”

    罗功业领命出去。

    一会儿便带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年轻人进来说道:“少爷,就是此人引起外面的争论。”

    张羽总尖锐的嗓子吼道:“大胆,见了我家少爷还不下跪行礼。”

    朱由校摆了下手说道:“好了,给他搬个凳子坐。”

    朱由校示意罗功业靠近,小声吩咐道:“给我查查,这些人来大明都干了什么。”

    这时汤若望行了个欧洲礼说道:“谢公子,不知公子把我带到这?”

    朱由校淡淡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自欧洲哪个公国?来京城干什么?”

    汤若望回道:“我叫约翰·亚当·沙尔·冯·白尔,来大明已经有八年,非常仰慕起了个汉名为汤若望,来自普鲁士公国,想来京城建座教堂,让大明百姓……”

    朱由校重重的把酒杯一放:“够了,传教的事暂且不说。”

    “据我所知你们教皇凌驾于君主,君主必须得到教皇的加冕才算合法。对吧?”

    汤若望颓丧回道:“确实如此,在大明传教寸步难行。”

    姚清清闪烁着大眼睛看着朱由校,“这公子还真是博学那。”

    朱由校得意说道:“你们教意和大明矛盾重重,很多都是背道而驰。”

    “据我所知欧洲认为洗澡会导致疾病,我观你也不像很久没洗澡的样子。”朱由校如同好奇宝宝般。

    房间里听到朱由校的话语,也是浑身一抖,满脸鄙夷的看着汤若望。

    汤若望脸一红说道:“公子见识不凡,来到大明后我已经明白,其实欧洲的看法是错的。”

    这时罗功业推门进来,走到朱由校身边,递给朱由校一本册子,附耳说道:“少爷,这是锦衣卫所记载的内容。”

    朱由校打开册子慢慢看了起来。

    大致看完后,示意罗功业附耳过来:“小声说道,把田尔耕叫来,吩咐他把徐光启好生押送到京城,不要为难他,去吧。”

    吩咐完罗功业,朱由校冷冷的看着汤若望。开口说道:

    “您们这些所谓的传教士胆子不小啊,通过传教的名字进入大明,然后考察大明各个方面,再写信寄回国内。”

    “怎么?你们想考察考察清楚之后再对我大明用兵?”

    朱由校愤怒的拍了下桌子,吼道:“最后殖民大明?”

    姚清清被朱由校一拍吓了一跳,房间里谁也没有预料到朱由校看完册子会发这么大的火。

    汤若望苦着脸说道:“不知公子因为什么怪罪我们?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危害大明的事情啊。”

    朱由校真的怒了,大声说道:“台湾怎么回事?葡萄牙占据澳门怎么回事?”

    “当大明是什么?万历三十一年吕宋死了多少?后隔六年又死了多少?”

    “满嘴仁义道德,实则禽兽不如。”

    汤若望也深知这些事情,这些都是教庭默许的。被朱由校撕开遮羞布,脸上也燥得慌,红着脸坐在那并没有解释什么。

    姚清清用玉手捂着小嘴,眼睛睁的大大的,想着“这些什么泰西人长得跟恶鬼似的,行事却如此龌龊”

    朱由校平复了下心情,继续说道:“你这是默认了,你们考察丝绸之路,想海陆海陆并进吗?匈奴西迁和蒙古西征给你们留下了创伤可也带去了汉文明,你们得感谢他们不是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建奴也有你们欧洲人,你们还卖火炮给他们。”

    “大明是衰落了,可也容不得你们在神州大地撒野,旧港宣慰司会重设的,吕宋的仇也会报的。”

    汤若望也是心惊肉跳,大明如同庞然大物般雄居东方,科技方面更是不弱于欧洲,有些更为先进,只是当权者不重视。越想汤若望越是害怕。

    朱由校没有理会汤若望,转头对着姚清清说道:“来,给我倒酒,今天可好不容易出来走走,放松放松,不能浪费了。”

    姚清清也在猜测朱由校的身份,可在京城能跟眼前这位匹配的也没几个,仔细对照一番也没有相对应的人。

    朱由校打断姚清清的思索,说道:“不用猜我是什么人了。”

    说完在姚清清惊愕的表情下取下帽子,说道:“我叫朱由校。”

    又笑了笑说道:“外面称呼为木匠皇帝。”

    “今天本想出来看看,谁知碰到这事了,这头发想必你也有所耳闻。”

    姚清清和侍女愣了一会后,清醒过来后就要下跪行礼,朱由校抓住姚清清柔弱无骨的手臂说道:“今天朕微服出巡,清清姑娘不必多礼。”

    姚清清羞涩回到:“奴家多谢皇上。”

    从来没有和男子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这时传来汤若望的声音“来自德意志公国,天主教神父约翰·亚当·沙尔·冯·白尔参见大明皇帝陛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