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十五章 飘香居(三)
    朱由校转头看见汤若望跪在地上,并且还磕了三个头。

    朱由校说道:“起来坐吧。”

    汤若望恭敬回道:“谢陛下。”

    朱由校现在也有点脑壳疼,揉了揉眉心说道:“朕不希望你们欧洲人跟建奴有任何瓜葛,你明白朕的意思?朕和大明都愿意和你们进行友好往来,希望你们能派出使节来大明,促进双方交流。”

    “在大明传教也可以,只是这教意得让朕满意,这段时间会有人安排你住哪里。”

    说完朱由校对着张羽小太监说道:“你去安排下。”

    张羽领命道:“是,少…万岁爷。”

    等张羽小太监领着汤若望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姚清清和她的侍女,立马显得有点尴尬。

    朱由校也是无语起来,好奇来青楼瞅瞅能能给自己碰上这种事,瞧瞧眼前的可人,往后就要贴上皇帝的标签,无人敢招惹咯。

    朱由校挠了挠头说道:“清清姑娘以后打算怎么办,今天这事要不了多久肯定传的满京城。”

    姚清清苦着脸说道:“奴家也不晓得,也没得依靠,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朱由校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姚清清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想明白之后朱由校十分霸气说道:“以后就跟着朕,不知清清姑娘可同意。”

    姚清清也明白往后只有跟着朱由校了,羞涩说道:“但凭皇上做主。”

    朱由校一看这架势,瞬间就握住姚清清的手说道:“先委屈你一段时间,朕到时在给你个名分。”

    姚清清脸上已经羞红一片,如同蚊子般细小的声音“恩”了声。

    吱…吱

    这时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推门进来,恰好看见朱由校握住一女子,心里也暗道“p,撞上皇上好事了。”

    正准备重新关上房门,好当一切没发生过。

    朱由校黑着脸说道:“进来,还杵在那干嘛?”姚清清如同鹌鹑般把头深深埋在胸口上。

    田尔耕哭丧着脸进来后施礼说道:“臣,参见皇上。那个…那个臣不是有意打扰皇上雅兴的。”

    朱由校到没觉得有什么,后世公共场合舌吻的多了。

    朱由校面无表情说道:“坐,朕召你来是有事吩咐你,锦衣卫现在如何了?”

    田尔耕一听皇上问道正事,脸色起来,又看了看姚清清主仆。

    朱由校握着姚清清的手说道:“以后你就是朕的人了,没事。”

    姚清清对着自己侍女说道:“小莲你暂且退下。”

    等小莲退出去后,田尔耕说道::“皇上,神盾司和暗影司到不需花费多长时间,原本就有这些职责,龙凤卫培养只需精挑细选花费些时日,皇上大可放心。”

    朱由校略微思索说道:“细节方面,你自己做主,朕要的是结果,对于活动在大明的泰西人给朕监视起来,如果做出对大明有危害的事,给朕先抓起来。知道吗?”

    田尔耕恭敬说道:“臣知晓。”

    朱由校“恩”了声继续说道:“朕对你对锦衣卫寄予厚望,你们有什么好的提议可以跟朕说,加快渗透建奴、蒙古、朝鲜情况,朕感觉建奴要对朝鲜用兵了。”

    田尔耕看到朱由校起身往自己身边走来,也连忙起身。

    这时朱由校用双手拍了拍田尔耕的肩膀,郑重其事说道:“尔耕,这是重中之重马虎不得,爱卿辛苦些,亲自督促此时,有重大消息随时见朕。”

    田尔耕眼眶发红,说道:“臣定当竭尽所能办好此事,皇上放心。”

    朱由校微笑说道:“尔耕办事朕确实放心,尔耕要不喝几杯酒?”

    见皇上没其他事情了,田尔耕哪还敢留下来喝酒,这不是自讨没趣吗?躬身抱拳说道:“谢皇上,那个臣还有其它事要办,就不打扰皇上雅兴了,那个,臣告退。”

    朱由校也是无语,看来是被误会了,:“既然有事,朕就不留你了,去吧。”

    朱由校走到姚清清身旁坐下说道:“清清,你原本叫什么名字。可还有家人?”

    听到朱由校问起自己家人,姚清清泪眼汪汪说道:“奴家三岁被人买去,现在已经回想不起来了。”

    听到姚清清如此说,朱由校把姚清清抱在怀里,安慰道:“以后有朕,朕会让清清每天开开心心的。”

    此时朱由校酒意也上来了,朱由校看着怀里姚清清楚楚可怜的模样,深深的吻了下去。

    此处省略一万字…………

    第二天早上,朱由校醒来看着怀里的可人,吻了下其额头,只见其眉毛动了动。

    姚清清见朱由校要起床也想起来服侍朱由校穿戴,可刚爬起来,

    “哎呦…”小脸疼的直皱起来。

    朱由校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用起来了,今天朕会叫人好生照顾你。”

    姚清清把脸蒙在被子里,嗔怒说道:“皇上取笑奴家,还不是皇上害的。”

    朱由校“咳…”了两声,想想自己昨天下午开始一直持续到昨天晚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反正姚清清求饶了几次,最后双拥而沉沉睡去。

    这并不能怪自己啊,来到大明后一直没近女色,还被两小萝莉伺候着,火气大的很。

    “那个你今天好好休息,朕今天要去京营,回头朕派人接你出去。”

    姚清清把被子拉下来露出眼睛,看着朱由校笨手笨脚的穿衣服“噗呲”一声,笑着说道:“奴家一切听皇上的,只是让奴家觉得一切像是在做梦一般,奴家好担心,怕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皇上。奴家不求皇上赐给多大的名分,只求能一直跟随皇上,陪伴皇上就心满意足了。”

    朱由校看着床上的姚清清说着说着,眼睛就变得通红。

    朱由校坐在床沿上,轻轻的擦拭着姚清清的眼泪,说道:“相信朕,朕会派人来接你的,大明现在内忧外患,朕虽然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但是朕你一直在朕的心里,好好睡会,不要胡思乱想。”

    说完朱由校整理了姚清清额头的秀发,深深的亲了下去。

    姚清清脸上露出微笑,对着朱由校说道:“皇上放心去处理国事吧,奴家无碍的。”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