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十七章 京城风云
    第二天

    朱由校回到皇宫后直奔坤宁宫。

    朱由校示意不用通传,远远的便看见皇后张嫣和姚清清坐在亭子里有说有笑。

    朱由校走过去笑着说道:“嫣儿、清清聊什么这么开心?”

    两人见朱由校来了,立马起来福礼说道: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今天怎么回宫了。”

    朱由校拉着两人坐下说道:“如今京营也无大事,只需勤加操练即可,有老师在军营朕放心。”

    柳倩在旁边说道:“皇后娘娘,皇上回宫可什么地方也没去,直奔娘娘这里的。”

    朱由校心里给柳倩大大一个赞,真是深得朕心啊。

    张嫣心里甜滋滋的,板着脸说道:“皇上怎么先来臣妾这里,快快去看望太后。”

    朱由校也觉得不妥,尴尬说道:“这个朕疏忽了,就去,就去,朕晚上再来嫣儿这。”

    说完朱由校亲了张嫣和姚清清脸颊,哈哈大笑就往慈宁宫走去。

    张嫣和姚清清满脸通红,周围宫女错愕后全都看着天上,一副啥都没看见的表情。

    张嫣看着朱由校的背影,摸了摸脸颊心里想着“皇上在京营呆了段时间,比以前可爱多了,也成熟多了……”

    …

    朱由校和太后一起用过午膳后回到乾清宫,对着小太监张羽说道:“去把陈晓叫来。”

    “是,万岁爷奴婢告退。”说完张羽就领命走了。

    朱由校走到床边,脱下鞋子和外面的衣后就趴在床上,对着柳倩说道:“今天在皇后那表现不错,朕很满意,以后继续保持。”

    “来,你们两个给朕按摩、按摩。”

    两人一人一边跪坐在床上,替朱由校按摩起来。

    柳倩说道:“奴婢谢万岁爷夸奖,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朱由校舒服的闭上眼睛:万恶的封建社会啊,可是我喜欢。

    大约半个小时后,开门的声音传来,朱由校起来坐在床沿上,两人连忙给朱由校披上衣服。

    张羽和陈晓走进来躬身行礼说道:“奴婢参见万岁爷。”

    朱由校说道:“坐,陈晓那个拍卖会弄的怎么样了?给朕说说。”

    陈晓回到:“万岁爷请帖早就发出去了,都表示到时候定会来参加,日子定在九月一日。”

    朱由校想了想说道:“你把要拍卖的物品记录成册子,最后弄三件压轴物品保持神秘,这三件东西朕来想办法,拍卖前三天再把册子发出去。”

    “回头物色个可靠的人打理这拍卖楼事宜。”

    陈晓回道:“奴婢遵旨。”

    这时门口通传:“许显纯求见。”

    朱由校:“传。”

    又对着柳倩和顾梅说道:“您们先出去。”

    不一会许显纯进来躬身行礼道:“臣,参见皇上。”

    朱由校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坐吧,是不是查出什么来了。”

    许显纯也是战战兢兢的从怀里拿出本册子递给朱由校,说道:“皇上请过目。”

    朱由校接过册子,慢慢的仔细翻阅起来,朱由校翻阅过程中,非常平静。让朱由校感到欣慰的是,信王并没有参与其中。

    朱由校平静的说道:“传旨给卢象升带青龙军团,今晚封锁整个京城。”

    朱由校两眼寒光一闪。继续说道:

    “东厂和锦衣卫一起抓捕参与此事之人,查抄其家产,家人全部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快马加鞭通知其它地方,全部押送京师,别给朕放跑一个,去办吧。”

    说完之后朱由校直接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历史上天启皇帝在位七年,生有三子三女,可惜全部夭折,无一长大成人。没有继承人的天启皇帝被迫将风雨飘摇的帝国交给了自己的弟弟信王朱由检,也就是后来的崇祯皇帝。

    对于现在的朱由校来说,自己只是个看客。

    朱由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伤心,整个人显得萎靡不振。

    慢慢的朱由校走到了坤宁宫,朱由校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张嫣心疼的看着瘫软在椅子上的朱由校,对着张羽小太监严肃问道:“皇上这是怎么了,上午还好好的。”

    朱由校开口说道:“都给朕出去。”

    “刚才许显纯来奏,事情查的差不多了,朕已经叫卢象升带兵封锁京城,东厂、锦衣卫今晚抓捕参与此事的人。”

    张嫣颤着声音询问道:“是,关于皇子的事?”

    朱由校默默的点了个头。说道:

    “嫣儿那个你不要哭啊。”

    ……

    亥时…

    京城四门早已经关闭,青龙军团牢牢控制住四门,防止有人逃脱。

    三队人马举着火把现在大街上。生活在京城老百姓“见识不凡”,一看这架势赶紧紧闭门窗,吹灭灯火。

    卢象升并不知晓皇上为何要自己封锁京城,对着李永贞和田尔耕疑问道:“二位大人可否告知卢某出什么事了,难道京城有人造反?”

    李永贞和田尔耕眼神交流一番后,田尔耕在卢象升耳旁小声说道:“皇上子嗣。”聪明人不需要多说就能明白。

    听到田尔耕如此说,卢象升也明白了,想到“难怪皇上六个子嗣无一存活,唉…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这恐怕要血流成河了。”

    卢象升虽然以前对皇上所作所为有所耳闻,可是最近几天接触来看,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反而显得英明神武。

    卢象升握紧手中的大刀说道:“二位放心,没人敢去打扰二位办事的。”

    ……

    第二天清晨。

    朱由校看着眼前显得疲惫的三人,说道:“三位辛苦了,还没吃早饭吧,朕已经命人去做了。”

    三人齐声回道:“都是臣等应该做的。”

    卢象升壮着胆子说道:“臣斗胆还请皇上不要大肆牵连。”

    朱由校面无表情说道:“此事就到此为止,不过…此二十一人直系三代男丁全部处死,女子打入教坊司。”

    朱由校说完对着张羽说道:“张羽通知下去明天早朝。”

    朱由校看着卢象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爱卿可是认为朕杀戮过剩了?爱卿可想过其所作所为的后果?既然做了就得承担其后果。”

    朱由校大手一挥继续说道:“好了,朕意已决,吃早饭吧。”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