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二十四章 晋商末路(一)
    山西太原城下,

    卢象升、田尔耕、李永贞骑马驻足在城门不远处,

    李永贞朝着城墙上太原总兵孙天武大声喊道:“咱家东厂提督李永贞,”

    “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

    “京营青龙军团总兵卢象升。”田尔耕和卢象升跟着说道。

    李永贞继续道:“我等奉皇上旨意犒劳边军,孙总兵开城门吧。”

    乖乖个冬冬,下面三个劳资一个都惹不起。

    不开吧,违抗圣旨。

    开吧,看下面这五六千人绝对跟劳军沾不上边。

    劳军会率领五六千虎狼之师?孙天武无奈说道:“开城门。”

    城门慢慢的打开,

    田尔耕道:“卢总兵,等会进城后迅速控制城门,扣押孙天武,安抚好太原将士,至于其它的就交给我们了。”

    卢象升心里也是愤怒,此等卖国贼不杀不足以告慰因建奴而死去的百姓,杀气腾腾道:“两位放心,胆敢闹事问问某手中的刀同不同意。”

    哒哒哒哒哒…

    “三位大人,孙某已备好酒菜,三位请跟孙某来。”孙天武带着小心翼翼道。

    卢象升杀气腾腾大声吼道,:“瞪皇上旨意,展鹏给我拿下此人,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陆展鹏可不管你是谁,上来就是一重拳打在孙天武肚子上。

    孙天武被这突然一记重拳,打得身子如同皮皮虾般躬着。

    李永贞阴恻恻大声吼道:“奉皇上旨意,山西晋商勾结建奴,出卖国家利益,刺探大明军政信息,走私粮食盐铁给建奴。”

    “小的们,随我查抄此等卖国商人。”

    孙天武脸色惨白惨白瘫软在对上,完了完了,这次是死定了…

    在卢象升眼中,孙天武已经是死人了,看着城门被控制住,道:“你们三人速速占领其它城门,反抗者…”卢象升大刀一挥。

    “杀无赦。”

    杨文武、陆展鹏、卢象晋领命道,:“是。”

    卢象升冰冷的眼神看着孙天武,道:“孙大人我奉劝你该交代的尽早交代了,用皇上的话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孙天武抱着卢象升的大腿,哭着道:“卢总兵,下管罪该万死,只要能保住下官性命,下官一定知无不言。”

    卢象升一脚踹飞孙天武,摇摇头道:“看来孙大人还没意识到,还想讨价还价?”

    “给我押下去。”

    “卢总兵,卢总兵下官知错了,卢总兵饶命啊…”卢象升看着如同拖死狗般拖走的孙天武,叹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明末这些晋商不顾明廷封锁边关的禁令,与刚刚崛起的满族后金政权的官民进行频繁的贸易活动,向他们提供各种紧缺物资,为清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清廷入主中原后,这八家旅蒙晋商受到清世宗雍正帝的接见,“承召入都,宴便殿,蒙赐上方服馔”,并被封为“内务府皇商”,获得特准经营垄断性商业,以及向官府资金借贷等特权,成为声震蒙古草原的大皇商。

    对明朝来讲称之为国贼不为过。这就是山西商人在国家和民族受到外来侵略时候的所作所为!见利忘义。

    其实远不只这八家,卢象升等人奉皇上旨意一共抓捕十一家,当然远远不只这十一家,其中朱由校也是做了深思熟虑,深挖的话,大明经济不知要倒退多少。

    所以朱由校只是把这完全没有底线的十一家抓捕起来,震慑这些不法商人。

    范家管家范建惊慌失措大声喊道:“老爷,老爷不好啦,锦衣卫和东厂包围府邸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派人去……”

    “砰…砰…砰”

    范永斗还没说完,门口传来爆炸声。

    卧槽这是火炮都用上了,这次看来麻烦大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范永斗不知所措。

    不一会儿,田尔耕和李永贞走了进来,

    田尔耕手中握着滴血的绣春刀,阴恻恻道:“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反抗。”

    范永斗舔着脸,道:“不知我范家到底所犯何事,居然惊动锦衣卫指挥使和东厂提督,老朽愿拿出百万两纹银孝敬二位。”

    “哈…哈…哈…咱家今天算见识了,咱家虽然爱银子,可是咱家不敢拿啊,万岁爷旨意查抄尔等十一家商人。”李永贞哈哈大笑三声说道。

    田尔耕走到范永斗跟前,揪着范永斗的衣袖擦着绣春刀,说道:“尔等十一家商人所作所为,万岁爷早已知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把银子交出来,还能少受着苦,”

    “想必范老爷也不想尝尝锦衣卫和东厂的手段。”

    范永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万念俱灰,估计外面的商铺也都被查封了,范家几百年的积累如今付诸东流,叫我如何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啊。

    陆陆续续范家人被押到大厅。妇孺哭泣声,小孩哭嚎声充斥着范家府邸。

    这时锦衣卫明卫千户甘斌吞咽着口水奏报道:“提督大人、指挥使大人,在范家地窖里查获白银一百四十万两,黄金六万两,卑职刚进去眼睛都看直了。”

    任谁突然之间看到如此多的金银都会被惊到。贪婪的目光一闪而过,有命拿没命花啊。

    “小子干的不错,回去后万岁爷自有赏赐,可别被这些蒙住了眼睛。”李永贞告诫道。

    “狡兔三窟,几百年的积累怎么可能就这点东西?”

    “这里就交给甘千户了,咱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把范家藏银地点给问出来。”李永贞阴鸷的双眼扫过大厅内的众人。

    眼神扫过,小孩哭声立马停止,李永贞很满意这效果,道:“田指挥使,我们分头行动,一人五家。你看如何?”

    田尔耕道:“恩,就照厂督说的办。”

    等田尔耕和李永贞走后,甘斌拔出绣春刀,道:“谁能告诉我,藏银的地方在哪里?”

    甘斌看着范家人都望着范永斗,坐在椅子上仔细的擦拭着绣春刀,若有若无道:“范大老爷说吧。”

    范永斗跪着爬到甘斌脚边,道:“千户大人,范家银子都在地窖了,没有其它地方了啊,千户大人明察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