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二十六章 晋商末路(三)
    军营门口

    卢象升拿着大刀指着太原副总兵王泰,喝道:“王副总兵想要造反?”

    王泰看着卢象升身后虎狼般的将士也是头皮发麻,硬着头皮道:“卢总兵好大一顶帽子扣在我等身上,我等只想知道为何扣押我们总兵大人?”

    “对,我们要说法。”王泰身后将士猴着。

    卢象升拿着大刀猛的敲了下地面,冷哼道:“奉皇上旨意,十息之内,还不放下武器,蹲在地上,否则杀无赦。”

    卢象观对着身后举起右手,身后将士机械般举起燧发枪瞄准军营门口。

    “一”

    ……

    “二”

    ……

    “三”

    怎么办呀,虽然咋们人多,战斗力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真要和对面千人干起来绝对要输啊!

    “四”

    冰冷的声音继续传来。

    “五”

    哐当,不知谁丢下了手中的武器,仿佛压倒骆驼最后一根稻草,陆陆续续有人丢掉了手中武器。

    “六”

    王泰赤红着眼吼道:“都起来,把武器捡起来,他不敢开枪的。”

    “大人,兄弟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都不想跟跟造反扯上关系,大人投降吧。”

    “七”

    卢象升并没有理会对面的骚乱。

    “八”

    王泰看着身后一百多个人,除了自己和总兵大人的亲信,其它人全蹲在地上。

    “九”

    “有种你就开枪啊。”王泰嘶声裂肺吼道。

    “十”

    卢象升闭着眼睛,道:“杀。”

    砰…砰…砰…

    三轮射击后,军营门口已经没有站立的人。

    王泰半跪在地上,左手捂着中弹的胸口,右手紧紧握着长枪,嘴角溢出鲜血,道:“卢大人可否让我死的明白?”

    卢象升提着大刀一步步往军营走去,道:“有十一家商人一起陪葬,可以下去问问,尔等对得起祖宗吗?”

    “咳…咳…哈…哈…哈…难怪难怪,多谢卢大人告知。”

    “大哥,人死了。”卢象观探了探鼻息道。

    卢象升板着脸,道:“这不是在家里。”

    看着大哥板着脸,卢象观也有点害怕,缩了缩脖子道:“大人,属下错了。”

    卢象升没好气道:“还不让人清理清理?好生安葬这些人。”

    自从大哥当上总兵后,真是越来古板了。

    卢象观虽然心里编排者大哥,但还是恭敬回道:“是,大人。”

    卢象升把大刀交给亲卫,道:“号令太原将士校场集合,不遵者,立即逮捕。”

    随即吼道:“随我进军营。”

    半个时辰后,

    卢象升看着下面大概五千太原士兵,满打满算可战之兵最多两千人,其它都是乌合之众。

    卢象升接过亲卫递来的喇叭,(跟朱由校学的,扩音效果不错。)大声说道:“都给我听好了,皇上下旨查抄勾结建奴十一家商人,你们总兵涉嫌贩卖军资,已经被扣押起来。”

    “至于副总兵王泰等人已经被击毙于军营门口。”

    看着下面战战兢兢的太原将士,卢象升继续说道:“皇上圣明,并不打算深究,你们可以放下心来,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呆在军营,我保证不会为难各位。”

    说完杀气腾腾吼道:“如果胆敢闹事,杀无赦。”

    如今死忠份子不是死了就是被抓起来了,剩下的人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不用卢象升说,也会夹紧尾巴来。

    太原将士听完后也是松了口气,齐声道:“多谢大人。”

    卢象升道:“你们要谢就谢皇上,本总兵也是奉旨办事,皇上有意整顿军事,你们当中老幼将会剔除军营,青壮自愿去留,当然每人将会有十两银子的安家费。”

    哗啦,太原将士全都跪下磕头,满是感激说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卢象升现在也是佩服皇上的手段,当初自己还不解为什么要给十两银子遣散费,如今看来真是:吾皇圣明。

    卢象升放下喇叭,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自己了,转过头对着卢象观到:“剩下的交给你了,可别出差错。”

    卢象观领命道:“是总兵大人,保证完成任务。”

    卢象升走到弟弟身边,附耳到:“注意下还有没有隐藏的死忠份子。”

    卢象观认真回道:“大哥,我知道了。”

    虽然这个弟弟性子有些跳脱,但是做事从来不马虎,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同意让他当上青龙千总。

    …

    太原城大街上偶尔能看到一两人急匆匆走过,大街上商铺基本上都是紧闭大门。

    卢象升骑着马驻足在大街上,身后将士排成四列肃立在原地。

    卢象升大声说道:“走,去知府衙门。”

    跨…跨…跨

    整齐的跑动声响彻大街,百姓从虚掩着的窗户缝隙观察着卢象升一行人。

    “陈兄,观这群军士虽然年龄都不大,却纪律严明、整齐划一,可否知道这是哪位将军率领的?”

    “李兄,这个我到有所耳闻,当今皇上前段时间对京营进行整治,裁撤老幼,又召回辽东督师孙承宗、闲赋在家的孙传庭、大名知府卢象升进京,我观此人就是那大名知府卢象升。”此人喝了口茶继续道:

    “而这些人就是那所谓的青龙军团,选拔的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此人身为知府,却去当一武夫,丢尽读书人的脸面……”

    这所谓的李兄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李岩李名信。

    李岩没有再听这位陈兄涛涛不绝的牢骚,而是在心里想着,大明都知晓当今皇上喜爱木匠,无事朝政任用太监魏忠贤,导致士林一片骂声。

    虽然不知道太原现在是什么情况,可观这军队来看,当今皇上绝不是传闻中的那般。

    看来要去京城看看,自己猜想的到底对不对。

    “李兄…李兄…这东厂锦衣卫和京营才进入sx多久,就开始大肆查抄商人,前面军营那边枪声大作,看来太原要血流成河了。”说道这时还用力捶了捶胸口,悲戚戚的脸色继续道:

    “当今皇上为何不用我等读书人,却让这些阉**害大明?”

    李岩一听查抄商人,眼睛一亮,自言自语道:“怪不得啊,看来我想的是对的,皇上确实不简单呐。”

    “李兄,你自言自语什么呢?”

    李岩现在只觉得眼前这人好恶心,不由一阵厌恶,冷哼道:“皇上如何,不是你能议论的,告辞。”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