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二十八章 晋商末路(五)
    王登库压下心中的怒火,拱了拱手,道:“老朽正是王登库,如果王家得罪了大人,老朽在这里代表王家陪个不是……”

    “老子听不下去了,给老子打住。”陆展鹏打断王登库说话。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陆展鹏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陆展鹏无视王家人的眼神,继续道:“叶挡头,宣皇上旨意。”

    叶峰冷笑道:“王家主这养气功夫已经如火纯青了,都站好了听着。”提了提声音,道:

    “皇上有旨:查抄勾结建奴的十一家商人,而你们王家就在其中。”

    “你们这是污蔑,**裸的污蔑,我王家何曾勾结建奴了?”王登库用手指着叶峰,大声吼道。

    “不用为自己辩解了,实话告诉你,昨天太原范家、渠家、梁家已经没了。”叶峰拔出刀继续道:

    “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谁敢冥顽不灵,杀无赦!”说完叶峰挽了个刀花。

    陆展鹏跟着拔出刀,身后士兵举起燧发枪,等待号令。

    “我是本县知县,都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q县县令领着县衙人员快步走来。

    “哐当”在众人错愕的眼神中,县令一屁股摔在地上。

    那个天杀的报信之人,只说一将军包围王家。

    如今东厂番子都有一百来个,这王家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何县令眼珠子一转,谄媚道:“这不得知两位大人来q县,已经备好酒菜为两位接风洗尘……”

    叶峰嘴里泛出一抹玩味的笑容,道:“我还以为县令是为王家来的呢?没其他事带着你的人一边去。”

    “绝对没有,我就是请两位大人喝酒的。”

    “何知县,怎么现在要跟我们王家扯清关系了?当初这银子何县令可没少收。”王家一青年大声说道。

    陆展鹏和叶峰一脸鄙夷的看着何县令。

    这他娘的是要把本官拖下水,何知县厉声道:

    “放你娘的狗屁。”转眼就跪下,抱住叶峰的大腿,哭道:

    “大人可不要相信那兔崽子说的话啊,他这是诬陷我啊。”

    叶峰拉起何知县,笑眯眯道:“只是收点贿赂而已嘛,只要县令没有私通建奴,这都是小事,就看县令大人知不知趣了。”

    还好只是破财免灾而已,只要官位还在还怕弄不回来?

    何县令悬着的心也放下了,感激道:“下官怎么可能勾结建奴?”

    “这王家胆大包天竟然敢勾结建奴,何某最恨种人,二位大人有何差遣,尽管吩咐。”

    这td就一戏精,陆展鹏掏了掏耳朵,道:

    “一边呆着去,呆会叫你的人出来洗地。”

    何县令脸色青红交替,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恭敬回道:

    “是,大人。”

    陆展鹏转身看着叶峰面色通红、五官扭曲,问道:

    “叶挡头,你这是要拉屎?”

    叶峰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你td猴子请来的吗?

    要不要这么逗?

    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

    “办事。”

    陆展鹏点了点头,大声吼道:

    “青龙将士听我号令。”

    “除了王家家主,其他人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转眼三息时间过去。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杀……”陆展鹏拿着大刀一指吼道。

    “跟他们拼了。”

    “王家待我们不薄,杀啊!”

    砰…砰…砰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

    陆展鹏握着大刀一马当先,吼道:“给劳资冲。”

    噗…

    陆展鹏一刀劈去,这名王家护卫头颅飘向空中。

    看着长官如此英勇,青龙士兵仿佛打了鸡血般,一个个如狼似虎杀向王家护卫。

    王家两三百护卫,个人战斗力强过青龙士兵,可是却没有受过军队训练,全都是各自为战,毫无章法。

    反观青龙士兵配合默契,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满是王家护卫尸体。

    一刻钟后,王家护卫死的死,投降的投降。

    陆展鹏死死的盯着王家剩下的十几个人,而王登库赫然就在中间。

    陆展鹏对着身后问道:“二愣子,可有伤亡?”

    “有一个扭伤了脚,一个摔倒在地刚好磕在刀刃上…”

    陆展鹏一脚提过去,没好气道:“滚”

    “爹,怎么办呀,这些朝廷官兵这么战斗力如此惊人,王家都快死光了。”

    王登库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满地的王家人尸体,悲戚戚道:“可否给王家留点香火?”

    说完“噗通”跪在地上,用力磕着头。

    看着王登库额头都磕出血,陆展鹏叹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们罪孽深重,至于如何处置你们?自有皇上决断。”

    “叶挡头,剩下的交给你了。”

    叶峰拿着刀在尸体上胡乱擦了擦血迹,插回刀鞘喝道:

    “传令,王家中的一切现在都是万岁爷的,都给我注意点这些瓶瓶罐罐和书画,别给老子弄破了。”

    “都给我仔细搜,一个地方都别放过。”

    一队队东厂专业抄家人员,开始仔细搜索王家,叶峰心里一阵舒爽。

    查抄别人家族几百年的积蓄,榨干净他们每一个铜板,这感觉想想都美的很。

    叶峰蹲在王登库身边,道:“王族长,用万岁爷的话说。”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老实实交代清楚,免受皮肉之苦。”

    叶峰看了看王家其他人,阴恻恻继续说道:“这东厂的手段你也是有所耳闻,你瞧瞧他们都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啧…啧…都细皮嫩肉的。”

    王登库,看着瑟瑟发抖的王家众人,闭上双眼,无力道:“我说,我全说了。”

    “这就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叶峰笑着继续说道:

    “来人,押着他去找。”

    一直持续到了天黑,王家家产方才统计完毕,黄金六万三千两、白银二百七十三万两、珠宝、玉器、古玩字画数不胜数。

    单是一个王家的府邸中,就查抄出来了几百万两的金银,想想十一家加起来那数字。

    陆展鹏得知后嘴巴张的能塞进几个鸡蛋。

    “嘴巴闭上不要多想了,这些都是万岁爷的,这可是人家几百年无数代人的积累。”

    “我只是惊讶这数字而已,我是会贪钱的人吗?皇上的东西谁敢拿老子跟谁急。”陆展鹏撇了撇嘴。

    “知道就好,来人。”叶峰对着身边番子吩咐道:

    “这些书信、账本连夜运往太原,亲手交给卢总兵,丢了一本提头来见。”

    “是”

    陆展鹏可不管这些,用着大嗓门吼道:

    “何县令,出来洗地了。”

    “哐当”

    不知谁摔在了地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