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三十章 拍卖会(二)
    提及“货币战争”或“金融海啸”,多数人认为这是当下热词,和古代不搭界,其实不然。早在2000年前,春秋时期的管仲,就经常策动“货币战争”,以颠覆敌国政权,当属中国货币战争的鼻祖。

    以征服鲁国为例,时任齐国“首相”的管仲通过间谍,了解到鲁国盛产一种厚实的丝织棉,于是他先建议齐桓公穿上这种棉衣,并令群臣效仿。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结果成了齐国的时尚装束。于是,市场对鲁国丝织棉需求猛增。管仲不仅发动商人甚至动用国库,大量收购鲁国的丝织棉,鲁国农民见有利可图,纷纷弃农种棉。这正是管仲想要的结果。

    3年过去了,正当鲁国90%以上的农民都种棉,盼望有个好收成时,管仲又教齐桓公改穿帛衣,于是鲁国的丝织棉马上滞销,不产粮食的鲁国立马陷入饥荒。为了生存,饥民纷纷流入齐国,鲁国只好向齐国称臣。

    选中敌国某种商品,然后以大量游资购进,以市场的力量诱使敌国发展单一产品,然后突然中断买进,从而搞跨敌国经济,迫使对方称臣。这是管仲策动货币战争的不二法门。

    短短几年时间,管仲就通过“货币战争”,先后迫使梁、楚、吕等多国屈服称臣,为成就齐桓公的霸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著名的“卧薪尝胆、勾践复仇”故事背后,实际上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货币战争。

    司马迁在《货殖列传》中讲到越王勾践用范蠡的计策:为政者要看清天下货物的供需行情,掌握物价的涨跌,囤积抛售,高抛低吸,让敌国的货币源源不断流入本国。范蠡尽管讲的是富国之道,但以现在眼光看,其本质就是货币战争理论。

    结果越国富有了,有了财富去招兵买马,让战士勇赴战场,这些战士拼命杀敌的热情,就像口渴时求饮水那样迫切。而吴国国库被越国掏空后,饿着肚子的士兵打仗自然没有积极性,最后越国终于消灭了吴国。

    ……

    “不明白的可以问朕。”朱由校信心满满的说道。

    周延儒和孙承宗小心翼翼翻来,仔细看了起来。

    第一把太师椅经过一番激烈竞拍也接近尾声。

    “咚”

    “十八万两一次。”

    “诸位,这可是当今皇上亲手打造的,可是有皇上刻的标记,世上可只有这三把,诸位想想坐在上面那感觉。”

    “我出十九万两。”

    “哼…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还有没有更高的?”

    “咚”

    “二十万两第一次。”

    “噼里啪啦…”

    “咚”

    “二十万两第二次。”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等什么呢,快敲啊。”出价二十万两的催促道。

    等了片刻,拍卖师看到没有人再出价。

    “咚”

    “恭喜这位成功拍得……噼里啪啦……”

    朱由校看着太师椅拍出二十万两的天价,心里也是一阵舒爽。

    得意洋洋的说道:“看看、看看、朕这手艺怎么样?”

    “陈晓把那个拍太师椅的记下来。”

    “再去跟下面那个拍卖师说声,三天后朕要面见那些买到朕东西的人,准其携带二人。”

    陈晓领命道:“是,万岁爷。”

    包间里出除了周延儒和孙承宗外,其它人一脸懵逼。

    皇上你好不要脸,如此下去只怕你剩下九件东西要拍出天价。

    朱由校完全无视张嫣和姚清清羞红的脸,自夸道:“朕真是天才,此乃一举n得。”

    “皇后,爱妃你俩低着头干嘛,难道朕说错了吗?”朱由校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

    “皇上说的很对。”

    “皇上确实聪明。”

    ……

    “咚”

    “诸位,刚刚得知皇上会在后天拍卖结束后,宴请十人,而邀请函就是拍下皇上亲手制作的十件物品,诸位可以携带两人一起参加哦!…”

    还没说完,拍卖人群一阵骚乱。

    “卧槽…有这种事?”

    “咚”

    “刚刚是陈晓陈公公亲自传话,多余的话不说了,拍卖继续。”

    “咚”

    “我出二十万两。”

    “老朽不才,出二十五万两。”

    “……”

    拍卖的价格一路攀升。

    姚清清捂着小嘴道:“皇上,这些人疯了吗?”马上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低下头。

    朱由校偷偷伸出右手搂住姚清清的柳腰,道:“不是疯了,有很多东西是说不明白的。”

    姚清清也不敢去拿开作怪的手,羞红着脸,不敢说话,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来了。

    朱由校的小动作全被张嫣看在眼里,张嫣用手扯了扯朱由校的衣服,示意朱由校注意形象。

    朱由校尴尬的收回了右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看着拍卖会。

    “老朽出五十万两。”

    “皇上。”

    “怎么了,嫣儿。”朱由校疑问张嫣有什么事。

    张嫣用眼神示意,道:“皇上你看,首辅和孙阁老都出汗了。”

    周延儒和孙承宗之所以出汗,完全是因为太激动了,此等学问足以自成一派。

    不由对皇帝朱由校的敬意愈发浓厚。

    朱由校淡淡道:“想必是看书太投入了。”

    张嫣嘟着嘴,也不好再问,毕竟后宫不得干政。

    朱由校握住张嫣的小手,安慰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嫣儿想看就看看。”

    “启奏皇上,此等学问应该严加防范,同时防止被别国学去,用来对付大明。”孙承宗出来奏道。

    “皇上大才,老臣附议。”周延儒附和道。

    “不用拍朕马屁,朕也只是拾人牙慧而已。”

    “朕啊也是无聊时翻看些杂书,加些自己的见解,著成此书。”

    “况且战国时期齐国征服鲁国就是用的此等学问,两千年过去了,虽然不时也有用到,可是此等学问可有发扬光大?还是其于国无用?”

    皇上对儒家不满,两人也是知道的,可如今看来皇上怎么有种要恢复百家争鸣的势头?

    前段时间科举改革的推行已经是阻力重重,如果再放出消息出去。

    恐怕……

    两人同时打了个寒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