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三十一章 拍卖会(完)
    周延儒和孙承宗互相打个个眼色。

    周延儒:你是帝师你上。

    孙承宗:你是当朝首辅,你先上。

    最后周延儒败下阵来,硬着头皮道:“皇上,此等学说于国有大用,当在大明发扬光大。”

    “况且这科举改革才刚刚推行,大明皇家政务学院还在建设中,老臣建议在学院里面增设经济学。”

    “老臣附议。”

    朱由校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一个弄不好大明就要烽烟四起。

    朱由校思索一番道:“恩,就建一个经济学分院吧,但是…”

    两人同时想到:卧槽我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工善欲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大家都懂,可是却没人重视。”

    “然而朕却不能不重视,所以嘛,朕要建造一所大明皇家科技学院。”

    “人选朕都选好了,就是押送进京的徐光启。”

    我就说嘛,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这皇上早就谋划好的。

    看看吧,人选皇上早就选好了,皇上封的(器安伯)也是别有用意,只是我等被瞒在鼓里。

    想想现在还在建设中的海军,政务学院,军事学院,现在又增加科技学院,而经济分院看来以后也会独立开来。

    周延儒和孙承宗好想问问朱由校,你步子迈这么大不怕扯到蛋么?

    朱由校看着两人不作声,黑着脸道:“怎么?有意见?”

    张嫣和姚清清也是一脸懵逼,这皇上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不就是办个学院吗?

    周延儒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伴君如伴虎啊,自己这位置完全就是皇上选定的,如果哪一天失去其作用?

    ……周延儒灵光一闪。

    勉强挤出个笑容,道:“老臣是绝对赞同滴,老臣刚刚只是在想这学院地址选在哪里。”

    孙承宗一脸错愕的看着周延儒,你这首辅的气度呢?首辅的尊严呢?看来得重新认识这位当朝首辅大人了!

    “首辅大人真是深得朕心,朕险些错怪首辅大人了,首辅大人忠君卫国堪比朝臣典范。”朱由校欣慰说道。

    周延儒脸上燥得通红,皇上真的是开始不要脸皮了。

    周延儒作揖道:“皇上过奖了,臣受之有愧,倒是皇上学问贯彻古今,纵观大明也无人能及皇上万一。”

    朱由校摸了摸鼻尖,十分自恋道:“哎呀,朕也是略懂而已。”

    孙承宗眼角极速抽搐,你俩还有完没完?

    老臣实在看不下去了,作揖奏道:“皇上,不知这经济学由何人教导?”

    朱由校细细一想,道:“这还真是个问题,总不能让朕去吧?”

    “老师和首辅可有好的人选?”

    周延儒回道:“恐怕大明也找不到在经济学上能和皇上比肩的人,这行的又是商贾之道,总不能让商人去吧?”

    首辅大人你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是吧?大明从立国起就没出现过像你这种首辅…

    张嫣和姚清清小脸微红,这首辅大人怎么跟书上写的奸臣那么相似?

    孙承宗跪在地上劝谏道:“皇上不可啊,以商人做老师,会被世人所诟病的,还请皇上三思啊。”

    朱由校心了咯血也有些生气,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一言不合就下跪,难道你还要来个死谏?

    朱由校眯着眼睛,反问道:“老师可有人选?”

    孙承宗回道:“没有。”

    “既然没有,为何又劝朕不能让商人去当这个老师?”

    ……孙承宗自觉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幸也不说话。

    “老师你要记住,当权者不能因为自己喜恶去做事情,要从长远看其是否对大明有利。”朱由校站起身子,双手放在后背说道。

    “朕也就说这么多,老师好好想想。回宫…”朱由校迈开步子往外走去。

    虽然敬佩你对大明忠心耿耿,但也不能试图阻碍朕。

    “吱”

    包间里只剩下,周延儒和跪在地上的孙承宗。

    周延儒试着拉了拉孙承宗没有拉起来,说道:

    “你觉得皇上像是胡闹的人吗?虽然皇上做的事有些地方我也不理解,可我不会去反驳。”

    周延儒自嘲般笑了笑,继续道:“你可能会说我是佞臣。”

    孙承宗抬起头,看着周延儒,分明就是的表情。

    周延儒尴尬的搓了搓手,道:“皇上需要的是一个听他话的首辅,所以才选了我,你可明白?”

    “你观皇上做的每件事不是为了大明?不是为了大明百姓?”

    “虽然有些事我也不理解,只要对大明有利,我等就应该去执行,而不是……”

    …………

    出来的路上其他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深怕再惹怒皇上。

    马车上,张嫣推了推朱由校,道:“皇上可别吓着清清妹妹。”

    姚清清只想说:关我什么事,奴家也就一点点害怕嘛。

    朱由校一把搂住两人,道:“朕没事,让你们跟着担心了。”

    说完“吧唧”一人亲了口。

    两人脸色刷的通红一片,张嫣蚊子般说道:“皇上…”

    “嫣儿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

    “奴家哪有,你看清清妹妹脸比我还红。”

    姚清清不敢说话,朱由校的咸猪手都已经伸到衣服里面去了,深怕杯皇后瞧见。

    姚清清是又惊又怕,又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非常期待皇上的下一步动作…

    赶车护卫若有若无的听到马车里的动静,暗章道:皇上好兴致……

    今天上午的拍卖会,让许多茶馆酒肆多了些谈资。

    “快看,那不是老板吗?”

    “杨老板怎么不坐轿子啊?反倒走起路来。”

    杨老板催促道:“快快回府,今天都有赏。”

    “兄台有所不知,这杨老板拍得当今皇上一把太师椅,后天拍卖结束后就可携带两人参加皇上的宴会,小弟看嘛…这轿子里放的是那太师椅。”

    “哦…多谢兄台告知,小弟也是今日才到京城,今天有缘,小弟做东,兄台可否一起喝一杯?”

    “荣幸之至。”

    “兄台给小弟说说这拍卖会具体情况,小弟洗耳恭听。”

    “你有所不知,这太师椅是皇上亲手打造的,这次拍卖会一共有十件皇上亲手打造的物件,谁拍下谁就有资格参加皇上的宴会。”

    “原来如此,不知拍卖了几件?价格几何?”

    京城中都在谈论这次拍卖会。

    以至于拍卖会越传越广。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