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三十三章 亭中叙话
    朱由校撇了撇嘴,你一个小破孩,国家大事哪能用得到你来操心?

    看着痛哭的朱由检,朱由校心情顿时舒畅起来。

    周氏看着蜷缩在地上痛哭的丈夫心如交割,挣脱姚清清的双手。

    扶起朱由检,看着朱由检嘴角溢出鲜血,哭的更加伤心。

    看着哭哭啼啼的几人,朱由校一阵烦操。喝道:“都不要哭了,都给朕闭嘴。”

    说完用眼睛瞪着朱由检,继续道:“你说你一个小破孩知道什么是国家大事?不好好学习,瞎掺和什么?”

    朱由检双目圆睁,恶狠狠的瞪着朱由校,虽然你**上打败了我,但是我还是不服气。

    好嘛,还不服气,后世你可是为了银子拉下脸去要,可谁给你面子了?

    朱由校勾了勾手指头,道:“在朕看来你就是一个傻子。”

    “还别不承认,你说说你,文治武功不行、经济更是一窍不通、科技技术就不要说了。”

    朱由检满脸鄙视的看着朱由校。

    “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朕说错了吗?”

    “别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朕今天要让你心服口服。”

    这时张羽小跑进来,:“万岁爷,孙阁老求见,只是今天孙阁老有点不一样。”

    啥?这孙承宗怎么也跑来凑热闹了?

    朱由校满脸疑问说道:“传,张羽去朕的书房把那本朕最近写的那些纸张拿来。”

    张羽领命道:“奴婢遵旨。”

    没过多久孙承宗就来到御花园的亭子里,盯着大大的熊猫眼恭敬的对着众人一一施礼道。

    发生什么事了?皇后、信王、和信王妃明显刚刚哭过,而信王衣服上很明显能看到几个大大的脚印。

    貌似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还是赶紧认错完远离这是非之地。

    孙承宗作揖道:“皇上,老臣有罪。”说完就要跪下。

    朱由校单手拖住,说道:“老师这是何必,没什么大不了的,想明白即可。”

    “多谢皇上,那老臣告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孙承宗赶紧告退,离开这是非之地,好回去补个觉。

    “不急,坐下来听听。”朱由校说道。

    朱由校接过张羽送来的几页纸,瞪着朱由检骂道:“自己看看,别像个白痴样被人当枪使,还不自知,反以为荣。”

    孙承宗坐在石凳上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两兄弟吵架,皇上把我留在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要老夫劝架?…

    看着孙承宗这服样子,朱由校没好气说道:“看完给孙阁老看看。”

    朱由检接过朱由校递来的密密麻麻写满东西纸张,端坐在石凳上,开始看了起来。

    永乐四年:天下户口968万,人口5152万。

    ……

    弘治元年:天下户口911万,人口5020万。

    ……

    天启元年:天下户口983万,人口5165万。

    朱由检把这张看完的纸张递给孙承宗,茫然看着朱由校,心里满是疑问,这没问题啊?

    朱由校努了努嘴道:“先看完再说话。”

    朱由检也只好压住心中的疑问继续看下一张。

    大明历朝宗室俸禄报表:

    洪武年间5人,俸禄

    永乐年间,增至127人,俸禄

    ……

    嘉靖三十二年增至19611人,俸禄

    万历二年增至30012人,俸禄978万石。

    万历七年15031人,俸禄

    万历三十二年又增至8万多人,俸禄

    万历三十三年翻了一倍达到15万7千多人,俸禄

    万历四十年60多万人,俸禄2万多石。

    天启七年80多万人,朕拿什么来养活宗室人口?

    ……

    朱由检额头冷汗直流,要不要这么恐怖?这宗室人口怎么这么多?万历七年之后这递增的速度也太恐怖了吧,要不要这么能生?

    朱由检开始期待剩下几张纸上的内容,随手递给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孙承宗。

    孙承宗饿狼般夺过朱由检递来的纸张。

    孙承宗可不是朱由检般不谙世事,大明三百来载怎么可能人口只比永乐四年增加了十三万?这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第二张写的到没给孙承宗太大的惊讶,宗室问题一直就困扰着大明。

    至于万历七年比万历二年宗室人口不升反降,这就是张居正的改革,清荫的效果,此事自己也是知晓的。

    至于后面爆发式增长,一个是张居正改革失败,例外一个就是哦们老朱家太能生了。

    如此看开皇上这是要对宗室开刀了?难道皇上要让我提出来?

    孙承宗打了个寒颤,后背都开始冒冷汗,实在是不敢在往下去想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朱由检和孙承宗双双看完剩下三张纸上的内容。

    两人仿佛从水中捞出来一样,孙承宗抹了抹额头的冷汗,皇上这是要官绅一体纳税,加收商税,收矿税,清理宗室,开海禁……

    这哪个放出去不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孙承宗心里发苦,自己怎么赶上这事了?

    朱由检抿着嘴唇,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可如今看来,大明似乎……

    朱由校一直冷静的等着两人看完,说道:“其他人都退出去,谁敢偷听,杀……”说完用眼神示意张嫣。

    等其他人退出去,亭子里只剩下朱由校、朱由检、孙承宗三人,朱由校说道:

    “信王可知诺大个大明,哪个地方不需要花钱?如今已是入不敷出,等到哪一天朕连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朕该怎么办?大明江山怎么办。”

    朱由检低着头跪在地上,道:“皇兄,臣弟错了,臣不该听信谗言。”

    朱由校笑了笑又摇了摇头,道:“其实里面很多问题大明官员都懂,就你被蒙在鼓里,而你却自以为是。”

    “知道为什么纵观大明只有寥寥几人提出过其中某些问题吗?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可明白?”

    “明白,为了朱家江山,我敢。”朱由检握紧拳头,目光满是坚毅的盯着朱由校。

    “朕相信你,如果今天不是你来质问朕,朕也不会今天拿出来让你看。”

    “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明此时可谓是千疮百孔,稍有不慎就会轰然倒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