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四十九章
    “臣等恭贺皇上。”

    朱由校心情格外舒畅,笑道:“哈…哈…同贺…同贺…”

    一番歌功颂德后,朱由校淡淡说道:“说吧,有什么事?”

    一群老狐狸,都不愿做出头鸟,非要朕问才肯说。

    周延儒拱了拱手,奏道:“皇上,有人弹劾卢象升卢总兵…”周延儒偷偷的瞟了瞟朱由校,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卢总兵在山西目无王法,私自斩杀朝廷将士,私设官员……”

    朱由校摆了摆手,道:“不用说了,卢总兵在山西的一举一动都是朕示意的,每隔三天都有奏折送到朕的手中。”

    朱由校话锋一转,冷哼道:“至于这些人,朕不得不怀疑其用心,抓几个典型处理了,朕不相信他们屁股是干净的。”

    这…这皇上不按套路出牌,怎么把弹劾之人抓了?

    施凤来出来奏道:“皇上,这是不是处理的不妥当?”

    朱由校双手撑在桌案上,吼道:“朕要的是能做事的人,不是要那些混吃等死之辈的胡乱指责。”

    朱由校平复下心情,道:“这事你们内阁商量处理,再报于朕。”

    周延儒道:“是,皇上。”

    朱由校随口问道:“对了,羊毛收购的怎么样了?”

    周延儒回道:“已经开始收购了,只是这数量?”

    朱由校大手一挥道:“明年冬天朕至少需要500万套大衣,朕把衣服的样式画出来了,稍后再给你,然后再做几件样品给朕瞧瞧。”

    “对了,给朕也做几件。”

    有朕带头穿,还不掀起一股浪潮来?到时还愁销量?

    孙承宗磕磕巴巴道:“皇…上…,这会不会太多了?”

    内阁成员先是错愕,然后开始担心卖不出去,这可是投了银子的,亏了不心疼死?

    朱由校鄙视了一番众人,道:“大明将士每人发两套,然后每年发一套,算算要多少?”

    孙承宗苦着脸道:“这国库空虚,恐怕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洪承畴奏道:“皇上,500万套,明年国库肯定负担不起啊。”

    朱由校抬了抬眼皮,妈的不知道想办法吗?又开始打朕的主意了。

    “你们不要盯着朕的内帤好不好,朕很穷的。”

    九位阁老差点被皇上的话噎死,你穷?那我们不就是叫花子了?

    不说锦衣卫东厂捐献的,单单魏忠贤几人就不下1000万两,还抄了京城十几个官员的家产,还有拍卖行日进斗金,如今还在查抄山西十一家商人几百年的积蓄,皇上还有比你更有钱的吗?

    朱由校被这几人看的有点遍体发寒,无奈道:“那个,那个朕最多拿1000万两给国库。”

    “皇上圣明…”

    阁老们集体拍了拍朱由校的马屁,开了这个口子,就不怕你的银子不出来。

    朱由校暗骂道:妈的,一群老油条,敢算计朕。

    朱由校嘴里露出一抹笑容道:“你们觉得朕的拍卖行赚不赚钱?”

    “皇上,实乃日进斗金啊。”

    ……

    朱由校说道:“朕愿意拿出拍卖行利润的百分之三十上交国库,至于其他人想跟着朕搞拍卖行也不是不可以,必须也得拿出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上交国库,否则……”

    “嘿嘿……”朱由校咧着嘴笑着。

    内阁成员齐齐打了个寒颤。

    朱由校摸了摸光洁的下巴,道:“想到银子,朕就心痒痒,南京宝船厂不是快要废弃了吗?把那些造船工匠全给朕送到天津和青岛,日本的银子可是等朕去拿呢?”

    皇上你这思维跳的太快,我们都快跟不上你的节奏了。

    周延儒奏道:“是皇上。”

    朱由校淡淡道:“谁敢阻拦,直接禀报东厂查清楚其底细,若有罪按律法处置。”

    皇上真的是不按套路出牌,动不动就拿东厂吓唬人。

    “对了传朕旨意给郑芝龙,带着天津和青岛船只,给朕去安南、日本等国去收购粮食,越多越好,由国库出钱买。”

    内阁成员嘴里又开始抽搐了,感情你刚拿出来的银子转手又没了。

    孙承宗出来奏道:“皇上,如今京营将士已经招的差不多了,只是这武器有点跟不上。”

    朱由校挠了挠头,这个还真没注意到一个月能打造多少杆,问道:“那个火器局一个月能造多少杆燧发枪?”

    孙承宗老实的回答,道:“还是因为皇上的改进,现在一个月能打造0杆。”

    噗……

    朱由校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老子的火器部队那,京营八万将士,等配齐要十个月,这还不考虑训练报废的情况。

    苍天呐…大地呐…

    劳资想找块豆腐撞死…

    朱由校厉声说道:“给朕扩建火器局,工匠如果不够就从南京调集工匠,五个月时间朕要配齐京营。”

    孙承宗苦着脸,道:“皇上,老臣建议京营必须配备骑兵?”

    朱由校想了想道:“先增加5000骑兵,把架子拉起来,老师觉得如何?”

    孙承宗恭敬回道:“皇上圣明。”

    朱由校摆了摆手,诚恳说道:“老师送俩个伶俐点的族人来朕的皇家科技院吧。”

    孙承宗想都没想,回道:“老臣领旨。”

    这下其他人不干了,皇上你不厚道啊,有好事情只想到你老师,不想想我们。

    内阁成员用眼神彼此交流着,最后都看着周延儒。

    首辅大人,全靠你了…

    周延儒很想说句p,出来奏道:“皇上,老臣可否也…”只是半天也没有憋出下文。

    朱由校嘴角露出一抹贱笑,道:“可以啊,只是进了学院就得照学院的规矩办。”

    周延儒义正言辞,道:“皇上,如果哪个兔崽子不听话,皇上尽管抽他。”

    朱由校笑道:“朕不会抽他,朕只会让他退学而已。”

    “启奏……”

    “启奏……”

    朱由校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想送的族人进学院的都准了,不过每人两个名额。”

    “老臣,谢过皇上,吾皇圣明。”

    妈蛋,和这些老狐狸打交道真是累,有什么就说,搞这些弯弯绕绕的。

    朱由校揉了揉眉心道:“没事就退下吧,首辅大人和老师随朕去御书房。”

    “吾皇万岁,臣,告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