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五十七章 沈宛虞回家
    沈府

    “快去通知老爷、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不是呆在天启爷身边么?怎么突然回府了?看这架势……

    “唉……”家丁拔腿就跑。

    沈宛虞走下马车,对着旁的两名锦衣卫,微微一礼道:“多谢两位大人的一路护送小女子,为聊表谢意,两位不妨到寒舍休息片刻?”

    锦衣卫抱拳说道:“我等也是奉命行事,姑娘好意在下心领了,我等还得赶回去复命!沈姑娘,告辞。”

    沈宛虞微微欠身,正准备往府里走去,耳边传来声音。

    “大小姐,你怎么孤身回来了?”

    我不孤身回来,难道还……

    呸……想什么呢!

    沈宛虞说道:“何伯,这不是春节了吗,皇上放了我两个月假。”

    何管家“哦…”了声,捏着胡子道:“原来如此,天启爷还是蛮体谅我家小姐的嘛!”

    本小姐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是在皇宫,还得端茶递水……

    这哪里是体谅我啊……

    沈宛虞羞道:“何伯不要胡说,免得被人误会。”

    “大姐…大姐…你可算回来了,自从你不在家里虎儿可想你了。”

    沈宛虞看见自己的亲弟弟,边跑边喊着自己。

    小脸红扑扑的停在自己前面,张开小小的手臂,道:“大姐,抱抱。”

    沈宛虞躬下身子,捏了捏弟弟胖嘟嘟的脸,一把抱在怀里,笑着说道:

    “大姐没在家,虎儿乖不乖啊!”

    “虎儿可怪了,先生都夸虎儿聪明呢,大姐我背个你听你。”

    “好呀,背给姐姐听听。”

    沈从虎奶声奶气的背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不一会沈宛虞便来到大厅,看见爹爹和娘亲端坐在椅子上。

    正想上去诉苦一番,便看到爹爹黑着脸吼道:“跪下。”

    沈宛虞放下弟弟,满脸都是委屈,眼眶开始发红……

    噗通……跪在地上。

    虎儿一脸迷茫的看了看爹爹和姐姐,大姐没犯错啊,爹爹为何要大姐跪下?

    “你说你不好好呆在皇爷身边,跑回来做什么?啊……”

    “你爹我花了这么大的力气,让你能呆在皇爷身边,多不容易啊……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沈夫人在一旁劝道:“老爷…消消气,啥事不能好好说话?这天寒地冻的,地上凉,宛虞起来。”

    沈腾飞大手一拍扶手。

    砰…

    瞟了眼沈夫人,暗骂,真是妇道人家。

    “不准起来…”

    “说…你是不是惹恼了皇爷?才打发你回来的。”

    沈从虎用力的拉着沈宛虞。

    “大姐,你起来,起…来…”

    噗咚……

    沈从虎用尽吃奶的力气,也没拉起沈宛虞,反而弄得自己摔倒在地上。

    哇……哇……

    沈腾飞梭的一下,从椅子上跑下来,抱起儿子,一脸心疼,道:“唉哟……我的小祖宗……摔倒哪里没有?”

    沈宛虞听到爹爹的话语,心里更伤心了,泪水开始不要钱似的滴落在地上……

    沈从虎揪着老爹的胡子,虎着脸,道:“你不让大姐起来,我就拔光你的胡子。”

    唉哟……

    沈腾飞下巴一疼,儿子手里生生的拽着几根胡须。

    “小祖宗唉…你爹我都快成秃毛鸡了。”

    被自己宝贝儿子这么一闹,气也消了大半,摆了摆手,道:“起来吧。”

    沈夫人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

    扶起沈宛虞,用手帕擦了擦沈宛虞的眼泪,一脸心疼说道:“唉……可苦了你了。”

    沈宛虞抽泣着说道:“娘亲,宛虞没事,女人不都是如此吗?”

    沈夫人长长叹了口气,唉……

    “你们母女俩,嘀嘀咕咕啥呢?”

    沈夫人扶着女儿坐在凳子上,转身没好气说道:“老爷,我们母女俩能说啥?”

    沈腾飞重重的“哼”了声,道:“慈母多败女,宛虞你怎么就不明白爹爹的一番苦心呢?”

    沈夫人嘴里嘟囔道:“慈父多败儿,你也不瞧瞧自己宠虎儿宠成什么样?”

    “唉……我们女儿家家的就是命苦啊……”

    这在管教孩子呢,夫人拆我台干嘛?难道我不是为了沈家着想?女儿要是能为皇上生下儿子……那可是……

    可如今这梦都快破碎了,老夫能不生气嘛!

    沈腾飞没好气说道:“夫人,当初宛虞能留在皇上身边,你可是比我还高兴那!”

    沈夫人满脸委屈说道:“我哪知道天启爷会看不上宛虞啊!老爷你说宛虞长得亭亭玉立,也是个大美人,这天启爷怎么会不心动呢?”

    你问我,我哪知道?

    沈腾飞对着夫人使了个眼色,道:“老夫带虎儿去玩了,你们娘俩说说话。”

    沈从虎不乐意了,反抗道:“爹,我要跟姐姐玩。”

    “听话,爹带你去吃好吃的。”

    沈从虎掰着手指头,歪着脑袋,道“那…虎儿要十根糖葫芦。”

    沈腾飞被这一幕逗的哈哈大笑,狠狠的亲了口虎儿。

    “哈……好……就十根。”

    沈从虎一脸嫌弃的样子,说道:“爹…你胡子扎到虎儿了。”

    “哈……哈……”

    沈夫人拉着女儿的手,满是关切的说道:“女儿,你跟娘说说,皇上是不是赶你回来的?”

    沈宛虞摇了摇头,道:“娘亲,女儿也不是很明白,皇上说,就快春节了,叫女儿回家看看,就给女儿放了两个月的假。”

    沈夫人脸上满是疑惑,按女儿所说,天启爷这是关心自家女儿。

    可是如果天启爷真对女儿有意思,也不该放这么久的假啊?

    沈夫人一脸严肃问道:“女儿你把进宫这段时间的事情都给为娘说说,不许隐瞒,知道吗?”

    沈宛虞歪着脑袋想了想,细细的梳理了一遍,道:“女儿当初可是讨厌死他了,可是后来…………”

    看着女儿时而皱起眉头,时而紧锁眉头,时而面带微笑,时而紧张兮兮……

    大事不好啊……

    天启爷没被女儿勾走,反到女儿被天启爷勾走了魂,只是这傻女儿还不自知!

    至于说皇上好色,天下哪个男人不好色?想当初你爹还想纳妾呢?最后还不是我把女儿报回娘家,你爹还不是妥协了吗?

    呸……这没事扯上你爹干嘛!

    沈夫人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家女儿泛着桃花般的笑容。

    头疼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