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晚明逆转未来 第六十六章 抵达天津
    朱由校昨天晚上可是激动了半宿都没睡着。

    对于自己生长在后世和平年代来说,战争一直离自己很遥远。

    可能自己骨子里就渴望战争,非常期待自己能在战场上大杀特杀。

    始终无法压制心中那嗜血的念头。

    一直出了京城东城门后,朱由校骑在马上,笑着说道:“曹将军,打个商量如何?”

    曹文诏听到皇上叫自己,急忙回道:“皇上有何吩咐。”

    朱由校道:“你说你一个总兵,这次战场上一直跟着朕,半点功劳都捞不到,不觉得委屈吗?”

    难怪首辅和孙阁老再三叮嘱自己看好皇上,别让皇上胡作非为,处于险境。

    曹文诏斩荆截铁的回道:“能护卫皇上的安危,是臣的荣幸,岂能说委屈?”

    朱由校谈了个没去,瞄了瞄张羽小太监后背上的全球第一杆狙击手,也是唯一一把装了瞄准镜的狙击枪。

    嘴角微微上扬,我是狙击手,又不是刀盾手,我又不傻,提把砍刀上去和人家真刀真枪的拼命吗?

    朱由校大声说道:“小羽子,注意保护好朕的枪,像对待朕一样对待它。”

    张羽连忙回道:“唉,是的,万岁爷。”

    乖乖……当初皇上试枪的时候自己可是在跟前,500米内指哪打哪。

    曹文诏瞄了瞄张羽小太监背着的火枪。

    这是什么枪?燧发枪不是这个样子,难道是天启步枪?

    这装个长长的圆筒是干什么用的?

    刚刚落了皇上的面子,也不敢上去问,只好先把疑问存在心里。

    这时朱由校一挥马鞭,大声说道:“曹将军叫大家加快速度,明天傍晚之前必须给朕赶到天津码头。”

    “遵命!”

    “驾……”

    ……

    朱由校老远就看到卢象升和朱朱纯臣带着百来个人来迎接自己。

    众人齐齐行了个军礼,道:“参见皇上。”

    朱由校一个漂亮的翻身下马,牵着缰绳道:“不用多礼,走,进去吧!”

    “谢皇上。”

    朱由校把缰绳丢给龙卫,拍了拍朱纯臣的肩膀,道:“国公许久不见,倒是越发干练了!”

    朱纯臣受宠若惊的回道:“多谢皇上夸奖,臣已经安排好住处,请皇上随臣来。”

    皇上不是去打仗吗?怎么带着一群看着英姿飒爽的女人?

    朱由校点了点头,道:“带路吧。”

    朱由校转头对着卢象升,指了指曹文诏,说道:“建斗,这是太原总兵曹文诏,你们相互认识下。”

    说完便快步跟上朱纯臣,不再理会寒暄的两人。

    实在是骑在马上颠簸了两天,朱由校两股和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直发颤。

    朱由校现在唯一的想法是找个地方休息休息,看看破皮了没有。

    没过多久朱纯臣便领着朱由校来到一座非常精致的宅院前面。

    “皇上,房子……”

    朱由校大手一挥,道:“朕又不是来享受的,有这么漂亮的地方住就很不错了。”

    朱纯臣施礼道:“皇上,热水啥的都已经烧好,有需要吩咐一下就可以了。”

    “国公有心了,朕就先去洗漱一番。”

    朱由校可不想再墨迹下去了,抬脚就往宅子里面走去。

    等朱由校走进房间,浴桶已经盛好热水,两名小丫头现在旁边。

    这是从张羽身上传来了一阵尿骚味,朱由校抽了抽鼻子。

    张羽啊你要不要这么衰?你不会骑两天马就小便失禁了吧!

    “张羽,不用管朕了,自己去休息吧。”

    张羽也知道自己现在并不适合伺候皇上,连忙施礼道:“奴婢,叩谢万岁爷。”

    看着杵着在那不知所措的两名凤卫,朱由校挥了挥手笑道:“你俩也出去吧。”

    两名凤卫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可心里面还是有些坎特不安。

    两人恭敬回道:“是皇上,臣等就在门外,有事皇上尽管吩咐。”

    在两名侍女羞涩的服侍下,朱由校被脱的只剩下裤衩子。

    朱由校低着头瞅了瞅大腿内侧,还好穿的厚,皮肤只是发红,并没有磨破皮。

    随手脱掉裤衩,一脚跨进浴桶,眯着眼睛呻吟道:“真td舒服,替本将军擦擦背。”

    ……

    第二天一大早,朱由校起床便在院子里锻炼身体。

    洗漱完之后,张羽迈着八步走过来,道:“万岁爷,早饭已经备好了。”

    朱由校直直的盯着张羽的两腿间,直把张羽盯得脊椎骨发凉,笑问道:“破皮了?”

    张羽期期艾艾的红着脸,回道:“劳万岁爷费心了,奴婢没事,就只是破了点皮而已,已经上了药了。”

    朱由校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道:“哈……叫他们端过来,你也坐下吃点早饭,这几天你就不用跟着朕了,自己好好休息休息。”

    张羽施礼谢道:“奴婢多谢万岁爷。”

    这时龙卫进来,道:“皇上,朱国公、卢总兵还有曹总兵求见。”

    “传。”

    看着要起身的张羽,道:“回去休息,不用在这伺候了。”

    “是,万岁爷。”

    不一会三人在龙卫的带领下,走进来,施礼道:“臣,参见皇上。”

    朱由校指着凳子,道:“坐,咱们边吃边聊。”

    “谢皇上。”

    看着三人坐下,朱由校对着朱纯臣,道:“那个南居益能力如何?”

    朱纯臣脸色微红,尴尬说道:“皇上,这个天津港口和海军建设事宜,臣基本上都是依靠南居益。”

    朱纯臣好想跟朱由校说,皇上啊你快把我撸了吧,这事我真干不来啊!

    朱由校点了点头,当初也是找不到人,只好死马当活马弄了。

    “别抱怨了,过段时间商会会长沈有腾会带人过来,到时给朕送到皮岛去。”

    不就是送些人嘛,朱纯臣拍着胸脯,恭敬回道:“皇上,臣会把他们安全送到皮岛。”

    皇上这是要搞事情啊,得问清楚一下。

    卢象升赶紧奏道:“皇上,送这商人去辽东?”

    朱由校露出满口白牙,道:“建斗,你觉得朕这牙齿如何?”

    卢象升也搞不懂皇上的意思,回道:“好…”

    朱由校拿起馒头说道:“那不就结了,你以为建奴值得朕御驾亲征?根据魏忠贤的消息显示,朝鲜咸镜北道茂山郡有座茂山露天铁矿,其储量丰富无比,拒老魏所说至少可开采出1000000000吨,其储量远高于10亿吨,朕是要他们去朝鲜挖矿而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