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极战神 第五章 血衣狂将千落峰
    北漠,位于楚国和梁国交界,茫茫北漠,自古的战场,兵家必争之地,无数年来,在这片战场之上,不知道多少人埋骨。

    大龙崖,乃是北漠一处险地,有传言,大龙崖内有一条黑龙,乃是龙魂所化,却不知道真假。

    但自古以来,进入大龙崖内部的人,没有一个活着走出来的,这也奠定了大龙崖的绝地之名,以至于即便北漠的两国将士,对于大龙崖也是闻之变色。

    云家军旧部溃散而逃,面对楚国的围剿,为了生存,不得不以身犯险藏身大龙崖。

    当然,云家军旧部也不敢真正深入到大龙崖内部,只是栖息于大龙崖中间山腰部位。

    大龙崖地势险恶,山腰处有一片巨大的广场,云家军旧部来到这里之后,在血衣将军的带领之下,又开辟出了一定的范围,搭建了不少房屋,用来暂时栖息。

    当云逸跟着袁朗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是庄严的军队,严肃的军人。

    不少将士都在广场上操练,一个个血气冲天,丝毫没有半点败军之将的颓废感。

    这就是云家军,飞龙云帅调教出来的军队。

    “少帅,血衣将军说,把你带回来之后,立刻去见他。”

    袁朗说道。

    “好,我和血衣叔叔也好久没见了。”

    云逸道,提起血衣叔叔,他的嘴角忍不住溢出了一丝笑意。

    血衣狂将千落峰,横杀千里不留请!

    云家军第二高手,纵横北漠,所向无敌,所过之处,无不令人闻风丧胆。

    只因他一身血衣,所有才有了血衣狂将之称。

    云家军旧部之所以溃败之后还能够用如此凝聚力,完全是因为血衣狂将还在,他是云家军第二主心骨,也是云飞龙的左膀右臂。

    在袁朗的带领下,云逸穿过广场,大步向着千落峰所在的地方而去。

    “少帅来了。”

    “太好了,少帅没事,云家遭此大难,不管如何,我们都要保住云家的血脉。”

    “可惜,少帅无法开灵,就算他来了,也无法撑起我们云家军重振旗鼓。”

    “是啊,上天真是不公,云家三代英才,一个比一个天赋卓绝,云帅更是楚国第一天才,如今已经达到了先天境一重天巅峰的地步,到了少帅这里,却成为了一个无法开灵的废物,哎!悲哉!”

    “行了,别说了,不管如何,少帅活着就是大好事,而且老爷子和云帅现在也只是被关押在天牢,楚皇帝在没有把云家军旧部赶尽杀绝之前,怕是不会杀老爷子和云帅,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在此之前,我们能够为云家做到,就是保护好少帅。”

    ……

    广场上的将士都看到了云逸,只是云逸将气息完全收敛,再加上他无法开灵的废物事实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将士们也没有对他的修为仔细查看。

    在他们看到,少帅能够不死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一大幸事。

    越过广场,是一处军帐,袁朗带着云逸来到军帐内,就看到一个雄壮的身影正背对着站立。

    看到这熟悉的背影,云逸的眼神都变的无比柔和起来,他不会忘记从小到大这个粗狂的男人对自己的溺爱和呵护。

    “血衣叔叔。”

    云逸忍不住叫了一声。

    前面的血衣身影本身好似陷入沉思,听到这一声血衣叔叔,身躯顿时一震,连忙转身看向云逸。

    面若刀削,虎目鹰眼,眉宇间被一股狂霸之气充斥,浑身随意散发出先天灵气。

    这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刚毅男人,便是血衣狂将千落峰。

    “好,好啊,逸儿,你没事,实在太好了。”

    看到云逸,千落峰无法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自从云家变故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当日从云家逃出来的云逸了。

    “你的修为?你开灵了?”

    下一刻,千落峰双眼瞪大,整个人好似遭遇到雷击一般,目光落在云逸的身上,一眨不眨。

    “将军,少帅不但开灵,而且修为达到了开灵境五重天巅峰,还杀死了阳侯府开灵境七重天的高手……”

    袁朗将之前山谷内所看到的场景给千落峰说了一遍,即便是现在想起,袁朗依旧无法掩饰兴奋的情绪。

    听完袁朗的话,千落峰愣在了当场,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目光只是在云逸的身上来回打量。

    见状,云逸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能够理解千落峰此刻的心情,他这次来,就是要当云家军的主心骨,给云家军吃一颗定心丸。

    哈哈……

    良久之后,千落峰哈哈大笑,笑声久久不停。

    笑的眼泪横流。

    笑的血气澎湃。

    千落峰的笑声回荡在大龙崖的半山腰,广场上无数的目光都看向军帐,他们不知道,血衣将军为何无故发笑,自从云家变故之后,他们再也看不到这个大将军的笑脸了。

    “苍天有眼,谁说虎父犬子,谁说百年废物,我云家军,注定不倒,楚皇帝,你害怕功高盖主,你害怕云帅再晋升一个级别会威胁你皇室,你却想不到,比云帅更加可怕的人物,已经诞生。”

    千落峰的语气,从冰冷到豪迈,说出了满腹仇恨。

    “袁朗,你先出去。”

    千落峰对着袁朗说道。

    “是,将军。”

    袁朗抱拳退出军帐。

    “逸儿,你开启了罕见的黑暗灵体,这是一种恐怖的杀戮灵体,而且你开启灵体之后修为就突飞猛进,足以说明你灵体的不凡之处,这一点从你可以跨越两个级别杀敌就足以证明,你的天赋,已经超越了你爹,现在,云家遭难,云家军军心不稳,你是云帅的儿子,只有你,才能够重振云家军。”

    千落峰看向云逸,无比凝重的说道。

    “我云家血脉不灭,云家血仇,还有两万多云家军将士的冤魂,我云逸,定要给他们讨回一个公道,给英灵一个安宁。”

    云逸冷冷的说道。

    “云帅的旗帜,唯有云家后人扛起,才能够强悍军心,云逸,你敢扛旗吗?”

    千落峰目光迥异。

    “如何不敢?”

    云逸站得笔直。

    “要扛起帅旗,需经过两重生死考验,你可敢?”

    “如何不敢?”

    云逸两句如何不敢,让千落峰彻底明白,眼前这个少年,已经真正成长起来。

    “袁朗,布置夺帅台。”

    千落峰大喝一声,声音从军帐远远传播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