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极战神 第二百八十六章 梁国三皇子
    云逸带着黑风一路飞驰,用了两天半的时间,终于横跨了整个玄州,来到了千阳山之外,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千阳山一如既往的深沉,时不时有妖兽的吼叫传出,给人一种极其凶险的感觉。

    而事实上,千阳山也的确凶险,但现在的云逸,却已经毫不在乎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横跨千阳山,震慑的那些妖兽连动都不敢动,此刻云逸再次踏上千阳山,绝对算得上是王者归来。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几个月时间了,不知道云国现在什么样?有我爹在,想必一切都安好。”

    云逸笑道,看到万里千阳山,云逸也是唏嘘不已,忍不住想起当初自己进入千阳山的场景和经历,就是在这千阳山,他碰到了阎王蛤,成就了自己万毒不侵之躯。

    “继续赶路,估计明日清晨便可到家了。”

    云逸说道,他思乡心切,救爷爷心切,逍遥之翼再次震动,眨眼间飞上千阳山的高空之上。

    齐州,云国,帝都。

    虽是夜晚,整个帝都却灯火通明,而此刻的帝都城之上,却是弥漫着一层浓烈的紧张气息,还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无形压迫。

    如今的云国,并没有云逸想象中的那么平静,毫不客气的说,此刻的云国,正面临着真正的劫难,生死大劫。

    帝都城外三百里,一片绵延数十里的庞大军营盘扎着,到处都是屹立在寒风中的军帐,夜色都掩盖不住来自于军帐中的肃杀之气。

    这不是云国的军营,军营之外一个冲天而起的大旗,旗帜上面殷红色的一个字异常醒目。

    梁国的大军,盘踞在云国帝都城之外,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即便当初的楚梁之争,战争也一直都是在北漠,如今梁国大军打到了云国帝都,只能够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云国,在北漠战败了。

    当初云逸离开之时,云国八方来贺,即便是梁国的皇帝,也主动前来修好,迎来了齐州一片和平盛世,如今转眼数月时间,一切似乎都变了,当初的修好,也已经变成了兵戎相见。

    而这一次的战争,从开始到现在,才仅仅持续了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云国在素有飞龙云帅之称的云飞龙手中战败如此,绝对不是因为云飞龙不行,必然是另有原因。

    而帝都城外面,云国数万将士,也是严阵以待,一个个神情凝重,眼露血丝,可以看出云国此刻的境遇,已经糟糕到了何种境地。

    帝都皇宫大殿,云飞龙端坐在龙椅之上,旁边一个老者坐着轮椅,血衣狂将千落峰在左侧,下面站满了云国的将领。

    整个大殿内,气氛沉闷到了极点,没有一人开口说话,不少将领灰头土脸,有人身上更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皇上,梁国三皇子给了最后期限,如果我们不投降的话,明日一早,便要攻城。”

    一个将领站出来,壮着胆子说道。

    云飞龙双拳紧握,满眼都是血丝,数月时间,他的修为已经增长到了先天境四重天,这样的晋级速度,在齐州这样的地方,可以称得上神勇了。

    然而面对梁国突然间冒出来的三皇子,纵然是飞龙云帅,也是没有半点手段。

    “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三皇子的。”

    云飞龙一脸的气愤。

    就是这个三皇子,数日前突然出现,打乱了齐州和平的格局。

    “据说这个三皇子年少的时候负气出走,离开了多少年,连梁国几乎都忘记了他这个存在,却没有想到此人,天赋异禀,据说还加入某个大势力,如今年仅二十岁,修为就达到了灵元境,学成归来,直接颠覆了梁国的政权,看样子,是要统治整个齐州了。”

    千落峰说道,提到这个突然间从天而降的三皇子,言语间越是诸多无奈,灵元境的强者,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这其中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打不过,毫无悬念的战争。”

    云飞龙泄气了,满脸都是绝望。

    他云飞龙纵横战场,但毕竟只是世俗战场而已,灵元境的高手,可滕飞天地,在世俗人的眼中,那就是上仙一般的存在,只能够仰望,根本没有办法去与之争斗,真要争斗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云飞龙纵然再不甘心,却也无济于事,他必须要面对现实。

    “皇上,难道我们真的要投降臣服不成吗?”

    一个将领无比不甘心的说道。

    “还能怎么办?”

    云飞龙苦笑。

    “我不服。”

    有人大喊。

    “众将士听令。”

    云飞龙豁然从龙椅上站起来,气势十足的说道。

    哗啦……

    众将领齐齐下跪。

    “明日一战,不可硬拼,朕若战死,你们就投降归顺,减少伤亡。”

    云飞龙说道。

    “皇上。”

    闻言,众将领脸色均是大变,他们都已经想到了云飞龙的用意。

    “云国建立仅仅数月,就要在我云飞龙的手中覆灭,我云飞龙是灭国之主,却不想做苟且偷生的君主,云国在,云飞龙在,云国灭,云飞龙亡,你们好好活着,照顾好我爹,他日自然有人带领你们重现云国雄风,报仇雪恨。”

    云飞龙声色俱厉般说道,他云飞龙一生,从未投降过,既然要灭国,那死亡对于他来说,是最后的尊严。

    “皇上,使不得。”

    众人神情大变,他们大多数都是曾经跟随云飞龙久经沙场的战将,非常了解云飞龙的秉性,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他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云飞龙口中说的那个可以带他们重振云国雄风,报仇雪恨的人,他们自然清楚是谁,那个曾经颠覆了楚国的白衣少年,他们的妖孽少帅。

    没有人怀疑少帅的本事,也没有人怀疑云飞龙口中他日重振云国雄风的话,但现在,他们却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看着云飞龙去战死,而他们苟且下来做他国傀儡。

    云沧海一句话不说,一脸的沉闷,他不会去改变自己儿子的决定,他也不畏惧死亡,但他的眼神之中,却有期盼和牵挂,他无法想象,待自己孙儿回来那一日,能够看到的只是爷爷和父亲的孤坟,会如何去承受这种惨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