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极战神 第三百零五章 再斩方相
    “混蛋。”

    看到云逸杀了赤阳公子,方相也是脸色狂变,高举着战锤再次扑杀而来。

    赤阳公子死了,让方相立刻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之感,他很清楚,单打独斗,自己根本不是云逸的对手,赤阳公子一死,对于他来说,就是真正的危险。

    轰隆……

    狂暴的金灵力配合足以敲碎大山般的巨锤,这样的狂暴攻击,换成一般人的话,直接就心惊胆战了。

    但在云逸面前,方相的攻击根本不够看,毕竟方相本身的实力和赤阳公子相当,战力比拼起来,和云逸多少有一些差距,再加上云逸的手段比较强大,无论是战技还是战兵,都略胜一筹。

    云逸陡然转身,战剑暴起,狂暴的气浪席卷一切,剑气如龙,如此近的距离,九极剑的战兵威势完全发挥了出来,恐怖战剑携带着云逸全部的力量,正面和方相的战锤狠狠撞击到了一起。

    轰隆……

    大地颤抖,狂暴的能量冲击,直接将整个广场都给撕裂了,地面寸寸断裂,犹如地震了一般。

    方相依然使出了浑身解数,但即便在他施展出全力的情况下,依旧不是九极剑的对手,连人带锤都被掀飞了出去,落在十几丈之外。

    方相奋力稳住身子,脚步都陷入了地面之下,那握住战锤的手臂,剧烈的摇晃颤抖,鲜血顺着手臂不断流淌,滴落在战锤之上。

    很显然,实在这一击,对方相造成的伤害太大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没有继续和云逸对战的能力,再打下去,恐怕连手中战锤都举不起来了。

    方相目光死死的看向对面依旧气定神闲的云逸,内心的震动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不和云逸亲自对战,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个妖孽究竟有多强,而体会到云逸可怕之后,简直就是一种绝望。

    好比此刻的方相,已经彻底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决心,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血泊中的赤阳公子,还有毒发身亡,浑身焦黑的蝎子精,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

    “云逸,今日之耻辱,来日加倍奉还。”

    方相留下一句狠话,然后踏空而起,竟然向着赤阳山庄之外飞去。

    对于方相来说,这个时候选择逃跑,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继续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关键时刻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人死了,可就什么都做不了,就算以后有人可以杀掉云逸为自己报仇,那自己也是根本看不到。

    “来日?你恐怕不会再有来日了。”

    云逸一脸冷笑,他岂会给方相半点逃跑的机会,好不容易将其重创,要是就这样让对方给跑了,今日这赤阳山庄,岂不是白来了。

    云逸腾空而起,逍遥之翼铺散开来,整个人完全化为一道闪电,刹那之间就追上了逃亡的方相。

    啸!

    战剑犹如狂龙从天而降,落在方相的头顶。

    “不。”

    方相惊呼,肝胆欲裂,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了他的灵魂,他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赤阳城内,而让他死亡之前更加不能够接受的是,自己不但实力打不过云逸,在云逸面前,自己竟然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噗嗤!

    九极剑不会有半点感情,杀伐只会让战剑本身更加的畅快。

    方相留下最后一道惨呼,整个人被云逸一剑劈成两半,鲜血撒在半空,两半残躯跌落在广场的一个边缘地带。

    整个广场突然间变的无比安静起来,剩下那几十个来参加群英会的人,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蝎子精死了,赤阳公子死了,方相死了,他们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三个尸体,再加上之前云逸一剑斩掉头颅的那壮汉,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沉重起来,无形中的死亡阴影笼罩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周围。

    有人心惊胆战,身躯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没有人敢去看云逸,在他们的眼中,此刻的云逸就是恶魔,是杀戮狂神,他们后悔前来参加这群英会,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有人站在那里都不说话,没有人看云逸,也没有人敢迈腿而逃,他们都不是傻子,他们很清楚自己和云逸之间的实力差距,如果云逸真的要杀他们,那么他们根本没有半点逃跑的机会和可能。

    而事实上,云逸也懒得搭理这些人,这些人杀不杀,对他都没有半点影响,他们本身也对自己没有半点威胁,云逸并非滥杀之辈,毫无意义的杀戮,他也不会去做。

    轰隆……

    就在这时,六七道强横的气息从赤阳城中心浮动起来,紧接着,一道道身影踏空而来,直接来到了赤阳山庄的广场上空。

    领头一人,身躯雄壮,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脸的威武霸气,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灵元境六重天,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老者,均是灵元境六重天巅峰的修为,剩下四人,修为也均是达到了灵元境五重天。

    这样的一个阵容,在玄州威慑力不可谓不大,而能够在赤阳城如此肆无忌惮出现的人,几乎不用想,云逸就能够猜到,来者是城主府的人,领头那一个,应该就是赤阳城主。

    云逸猜测的没错,来者正是赤阳城主,和他的手下,之前赤阳山庄这边出现恐怖的打斗波浪,赤阳城主自然感受到了,所以带人前来查看。

    赤阳城主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赤阳公子,当场睚呲欲裂,怒火喷涌。

    “我儿,是你杀了我儿。”

    赤阳公子暴怒,浑身剧颤,用吃人的目光看向云逸,这一刻,赤阳城主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要知道,一直以来,赤阳公子都是他的骄傲,是他最疼爱的,如今赤阳公子在赤阳城被人给杀了,这样的结局,让赤阳城主如何受得了。

    “是,怎么?你要报仇吗?我劝你还是不要冲动。”

    云逸看向赤阳城主,不咸不淡的说道,他不会去考虑赤阳城主的丧子之痛,赤阳公子要杀他,他就反杀之,别无选择。

    修行便是如此,残酷无处不在。

    “杀我儿,拿命来”

    赤阳城主哪里听得下去云逸的话,在他的眼中,云逸就是生死仇敌,不共戴天,此刻杀自己儿子的凶手就站在自己面前,他根本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