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极战神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三宗罪
    此刻,段天野,萧若水,李流沙等人的脑海中不约而同浮现出了一个名字:赵元吉!他们知道,云逸是一个言出必践的人,当日在元吉岛,答应赵元吉要为其报仇,必杀萧从三人,今日大比,云逸之所以要杀萧从,根本不是因为战力符的事情,而是因为

    赵家的仇。

    而天双城赵家的遭遇,也让段天野几人痛心疾首,深深觉得萧从该杀。

    萧天龙眼看萧长鸣生气,甚至对云逸动了杀意,知道自己再不发声不行了,云逸是他得意的弟子,但萧长鸣也是炎武家族的元老,颜面不可不顾。

    “云逸,萧从已经认输,你得饶人处且饶人,至于他使用战力符违反大比规定的事情,本座会亲自处罚他,还你一个公道。”

    萧天龙大声说道,这句话已经是给足了云逸面子,顺便也是要给云逸一个台阶下。

    只是,这个台阶,云逸恐怕不能去接。

    “族长,我要杀萧从,并非是因为战力符,我要杀他,是因为他该杀。”

    云逸看向萧天龙,态度依旧坚决,完全没有半点要放过萧从的意思。

    “混账,云逸,你把话说清楚,萧从如何该杀?”

    萧长鸣怒不可歇,如果不是他害怕云逸当场杀了萧从,此刻恐怕是已经不顾萧天龙的阻拦直接杀过去了。但萧从被云逸控制,萧长鸣心里也是有着三分忌惮的,即便他有着七重灵王的超强战力,即便他可以碾压云逸,但正如云逸所言,如果云逸决心誓杀萧从的话,肯定能够

    在自己动手之前将萧从给杀掉。

    所以,纵然萧长鸣咬牙切齿,也不敢轻易出手。

    “云逸,你在说什么?我萧从虽然刚才施展战力符,但以前却从未得罪过你吧,除了战力符之外,你还有什么必杀我的理由。”

    萧从大喘着粗气,直到现在,他依旧不相信云逸真的敢杀自己,他不相信自己七重灵王级别的爷爷都保不住自己。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该死的理由。”

    云逸捏住萧从的脖子,大力压迫之下,萧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云逸的气势将其笼罩,萧从极力反抗,却也无法挣扎起身。

    “云逸,你羞辱于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萧从满脸涨红,大声嘶吼,当着整个炎武家族的面跪在地上,此等奇耻大辱,让萧从整个虎堂堂主,颜面尽失。云逸站在战台之上,对着族长抱了抱拳:“族长,我云逸,今日要为一人兑现承诺,也为炎武家族清理门户,在杀萧从之前,我要说出萧从的三宗罪,而在这之前,我还要

    找两个人。”

    哗啦……

    此话一出,整个演武场再一次躁动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如何还不明白,云逸要杀萧从,根本不是因为战力符,而是另有缘由。

    而能够让云逸不惜一切在大比之气灭杀萧从的缘由,人们都想要知道,这三宗罪,究竟是什么。

    “族长,老夫申请拿下这个狂妄之徒,炎武家族,还轮不到他还指手画脚。”

    萧长鸣开口说道。

    然而,萧天龙挥了挥手:“无妨,本座倒是要看看,云逸如何控诉萧从三宗罪,如果云逸故意捣乱,本座会亲自处罚他,而且会全力保萧从无视。”

    随后,萧天龙看向云逸,无比威严的说道:“云逸,本座看看你如何清理门户,如果你胡搅蛮缠,本座绝不饶你,说吧,你还要找谁?”

    萧天龙知道,云逸虽然无法无天,但也绝对不是一个鲁莽之人,他能够看出云逸的怒火和杀意,他倒是要看看,这萧从,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而且,事已至此,他必须要弄个水落石出,不然的话,萧长鸣这关,都不好交代。

    “虎堂萧原,萧单何在?”

    云逸目光灼灼,看向演武场无数弟子,声音滚滚。

    闻言,两个青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二人实力强大,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达到了二重灵王,只是二人一脸迷茫,不知道云逸为何在这种时候点了他们的名字。

    “你们两个,上来。”

    云逸大喝一声,语气不容置疑。二人相互对望一眼,眉头紧蹙,不知道云逸这股怒火,缘何烧到他们身上,但他们自然没有招惹过云逸,所以也不害怕,而且族长在这里站着呢,云逸也不敢无缘无故的

    随意杀人。

    萧原和萧单纵身一跃,跳上了战台。

    “云逸,你喊我们上来,所谓何事?”

    萧原问道。萧原的这一句所为何事,让云逸眼中的怒火更盛:“我以为,你们能够想起来缘由,看来在你们的眼中,奸淫少女,残害无辜,已经习以为常了,自己做的事情,都已经忘

    记了,既然如此,我就提醒一下你们。”

    说完,云逸向前一步跨出,恐怖的能量四溢开来,萧原和萧单脸色大变,在云逸的气势压迫之下,只觉得呼吸都无比困难。云逸在战台之上转了一圈,看了看演武场上密密麻麻的人影,朗声说道:“半年前,混乱海之行,有一岛屿,名叫元吉岛,岛主赵元吉,专门猎杀我炎武家族弟子,使得我

    炎武家族弟子不少死于非命,损失不小,这件事情,相信不少人都清楚吧。”

    元吉岛的事情,当时的确很多人都知道,不少人还吃了大亏。

    演武场上很多人点头,却不知道云逸为何要拿元吉岛说事。

    “今日我要说的,便是赵元吉为何针对我们炎武家族。”

    云逸气势再次震动,犹如刀锋一般的目光看向萧从三人:“五年前,天双城赵家所发生的惨剧,你们三个还记得吗?忘了也无妨,今日我帮你们好好回忆一下。”

    “萧从,五年前,你带着萧原和萧单外出游玩,路过天双城,见天双城赵家之女赵双儿颇有姿色,便心生歹意,将其玷污,是也不是?”

    云逸的话利用强大的灵魂压迫说出,震慑萧从的灵魂,让萧从根本产生不了半点说谎的心思来。

    “是。”萧从下意识的点头,一旁的萧原和萧单已经汗如雨下,很显然,他们已经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