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苏年医妃权倾天下〕〔相思随你入心间郁〕〔毒奶影帝的相亲人〕〔快穿之愚姐不好惹〕〔破梦者〕〔全职法师之全职召〕〔许你一世欢宠〕〔不朽女天尊〕〔穿越之农家悍妻有〕〔被迫咸鱼的日常〕〔求求你别再演我了〕〔长生仙缘路〕〔一尺河山寸寸血〕〔荣耀:王者在上〕〔齐天大圣与漫威〕〔带着军需来大明〕〔我的修仙有点儿邪〕〔我发现自己是反派〕〔西游开荒手札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东宫藏娇 第162章 又见秦归
    池棠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在说谁。

    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下:“其实只有三姐姐一时冲动口不择言,后来大伯母押着三姐姐来道歉了。”

    池长庭冷笑道:“一时冲动说出口的,不就是平时在心里想的?她这样藏不住的性子,哪里来这种想法?还不是有人在她面前表示过!”

    池棠有点无奈:“总不能人家在心里想,我们也要报复吧?”

    池长庭冷哼不语。

    池棠又道:“那就算三姐姐不对,二姐姐也不好,可任二郎这样的人,难道我们以后要跟他成亲家?”

    池长庭这才不情不愿道:“行了!我知道了!”顿了顿,又道,“齐国公府宴就不要带阿珠了,省得给你添麻烦!”

    这个池棠倒无所谓,不过——

    “爹爹……”她小心翼翼问道,“齐国公府宴,太子殿下会去吗?”

    虽然问了,但是心里隐隐已有答案,她能去,那太子殿下多半是……

    果然,池长庭瞥了她一眼,冷冷一笑:“初六会审姚无忌,太子殿下忙着呢!”

    ……

    姚无忌没有死,和他的七子八女以及众多王府僚属一起被押送到了京城。

    姚氏是舜帝正统嫡系后人,世居吴兴千年,盘根错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拔起的,即便罪证确凿,也要开堂审理,否则无法给江南士族一个交代。

    这次堂审姚无忌的级别很高,三司会审之外,皇帝还指了太子殿下听审。

    听审完了,当然还得回去向皇帝复述一遍。

    这么一来,太子殿下不可能有时间再来齐国公府凑热闹了。

    池长庭是这么想的。

    池棠也深以为然,于是十分肯定地告诉前来哭诉不能赴宴的池珠:“太子殿下不去齐国公府!”

    也不知爹爹怎么跟大伯父说的,总之,大伯父亲口发话,让池珠不要跟去。

    池珠当然还是想去的,但听说太子殿下不去,心里总算没那么遗憾了。

    初四、初五下了两天的大雪,到了初六傍晚要出门时,格外寒冷。

    池长庭站在门口等着,就见他家小姑娘踩着鹿皮靴、裹着火狐裘,圆滚滚地朝外走来,不由一笑,道:“冻坏了吧?刚好下了雪才这样冷,京城最冷也就这几天了。”

    “我还好……”池棠缩在毛茸茸的护颈中含含糊糊地回答。

    池长庭见她眸光水亮,两颊白里透红,看着十分有精神的样子,也放下心来,一边扶她上车,一边叮嘱:“车里我只放了一个炭盆,还是刚开始烧的,你等烧热了再脱衣,不然乍冷乍热容易生病……”

    池棠乖巧应下。

    等炭烧起来了,却没有脱衣,而是喊了一声“走慢些”,打开车窗一缝往外看。

    她来京城好几天了,因为天气太冷,还没出去逛过。

    池家在城东的常乐坊,要穿过东市才能到齐国公府所在的光禄坊。

    池棠好奇地趴在窗口朝外看,。

    吴县的市也热闹,但比起京城就差远了。

    现在还没到下衙的时间,东市已经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但行人都会自觉将道路当中让出来,因为京城贵人多,出行车马也多,不好好走路边,真被个贵人撞上了也是自己倒霉。

    行人有布衣百姓,有青衫学子,有锦衣儿郎,还有异域衣饰的胡人。

    当她的马车路过时,行人纷纷回头注目。

    不过注目的不是她,而是今天兴致高昂要亲自驾车的池长庭。

    池长庭虽然卸了太守一职,身上还有散阶官品,因此仍旧穿了绯色常服,明眼人一看便知身份不俗。

    身份不俗,容色不俗,气度更是不俗,却亲自执辔驾车,不由更引人注目。

    池棠虽然看不到他此刻的模样,也能想象得出风流倜傥姿态,心中暗自得意。

    目光飘飘然自人群中随意扫过时,眼角余光瞥见一人转头看来——

    脑中瞬间一滞,池棠猛地回转目光。

    人群依旧济济,却没有再找到刚才那人。

    池棠倏地关上车窗,心头狂跳,顾不上车内侍女们的询问,冲到车门口。

    “爹爹——”

    池长庭听她声音不对劲,转过头来看她。

    刚刚还小脸红扑扑的姑娘这会儿却面色如雪,目光颤颤,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

    “我看到他了……”池棠艰难地说。

    “谁?”池长庭皱眉。

    池棠咽了咽口水,道:“秦归!”

    池长庭目光一缩:“在哪?”

    池棠指了指。

    “展遇!”

    “是!”数道身影从马车旁离开。

    “回去坐好。”池长庭面色冷冷,“青衣警醒一些!”

    马车依旧向齐国公府驶去,池棠下意识摸了摸手臂。

    上次那个银钏丢在了山谷里,没想到爹爹又给她弄了一个新的一模一样的。

    可同样的招数对付同一个人还有用吗?

    戒备和不安中,却一路平静无阻地到了齐国公府。

    马车还没停稳,便听到外头有人迎上,热情寒暄。

    “不想池二郎文章风流,君子六艺,竟是无一不通!”

    “等会儿射礼上池郎若不取头名,必当罚酒三杯!”

    池长庭一一应下,不一会儿,车窗敲响,池棠将窗打开少许,他在外头含笑嘱咐:“仆人会引车从旁门走,莫要紧张,让青衣寸步不离跟着你,爹爹先进去了。”

    池棠点点头,小声问道:“爹爹,我能去观射礼吗?”她也好想看爹爹取头名啊!

    池长庭低声笑道:“这要看薛郡君的安排,你想看就跟她说。”

    池棠点头。

    车窗关上,马车重新驶动,过了一会儿,停下,外头有女声殷勤请下。

    下车一看,已经在齐国公府内了。

    侍女殷勤引路入内。

    沿着抄手长廊一路走来,池棠略有些紧张的心情在侍女的妙语下渐渐放松。

    转了个弯,前方就是连接内外的二门了。

    门槛以内,几名少女正一边说话一边转身往里走,娇声俏语,笑容可掬,其中被簇拥在中间的正是文成郡君薛筝。

    池棠一见薛筝,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下意识放慢脚步,祈祷着薛筝没看到她——

    “郡君!池乡君来了!”池棠身边的侍女高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医药空间:农女夜〕〔娇妻还小,大叔宠〕〔我只能看见属性面〕〔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叶凡〕〔头号男秘〕〔靳总宠妻有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