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神豪刷〕〔大国上医〕〔黄泉阴司〕〔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百炼飞升录〕〔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女配自救靠美食〕〔重生末世:空间屯〕〔重生之金牌明星经〕〔我就是神!〕〔我在诸天开启无数〕〔万界最强帝皇系统〕〔太白剑星〕〔直播名场面:江南〕〔我的人生可以无限〕〔魔女异闻日志〕〔都市的巫觋在综网〕〔我成了神话〕〔德云:我,霄字科〕〔神医毒妃手下留情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域:新世界 第二十九章 花绮蓉的哀伤
    危险!建议战术性撤退!

    真实之眼并没有显示属性,而是弹出一行红字。

    “看属性!”江烨凝神,看向女人。

    姓名:花绮蓉。

    种族:火心之花。

    年龄:2652。

    等级:260。

    特殊精通:动物精通(200/200),植物精通(200/200)。

    元素精通:雷(200/200),木(200/200),水(200/200),火(300/200),土(200/200),风(200/200),毒(200/200),金属(200/200)。

    “我擦,这打毛啊?”江烨只觉得头皮发麻,想立刻离开这里。

    “不是说等级最多200吗?这又是什么情况?”

    江烨皱紧眉头,看着300的火元素精通,试图思考对策。

    “有什么办法吗?”狼薇跳开躲过攻击,催促道。

    “对手是植物,要不老陈你用火试试?”兔妈提醒着。

    “没用的,这植物就是火属性的。”江烨大喊,示意大家打消这个念头。

    陈烈跳开,用手抓紧藤蔓,与眼前的女人拼力气。

    “那你说该怎么办?”陈烈大喊道。

    “你退下,所有人后撤!”

    江烨突然回想起自己植物精通是满级的,有一条效果,便是操控植物战斗。

    那么...用此方法至少能限制住眼前的怪物!

    “我有办法。”江烨大喊!

    “我倒数三个数,你们就跑!”

    3

    2

    1

    陈烈一脚踢开藤蔓,向后跃去,撒丫子就跑。

    趁怪物蒙圈之际,江烨释放魔力,将花母定在原地,伸来的藤蔓也被定住。

    众人见花母被定住了,松了口气。

    而江烨脸色阴沉,他的魔力每秒就要被耗掉一成。

    “快跑,我撑不了多久!”江烨面露难色。

    众人刚以为得到一丝喘息,结果却大跌眼境。

    “快跑!”

    回过神后,众人迈开腿向缺口跑去。

    江烨紧随其后,一边控制,一边向门处移动。

    待魔力剩下两成后,拉起发呆的小白就跑。

    被定住的花母恢复神智,显然已被激怒。

    “还我孩子!”

    随后,她张开大嘴,喷出三根毒刺,直指江烨。

    兔妈的耳朵最先知晓了这小动作,随即从怀中掏出三根胡萝卜,丢向毒针。

    虽然没有抵消冲击,但通过奇特的角度攻击,将毒针偏转至一旁...

    有惊无险!

    “你们等等我!”

    此时...不到一米高的田筝,劣势便显现出来,腿动的频率再快也赶不上其他人。

    狼薇见状,迅速折回,扛起田筝继续跑。

    “你们这群妖魔入侵者,还我孩子的命来!”

    凄厉的声音再次传入众人的耳朵,让所有人顿了一下。

    田筝大喊:“快点!她追上来了!”

    怪物与江烨一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大姐,我没动你的孩子啊!我一生行善,没干什么缺德事儿,求你放过我!”陈烈看着花母已经追了上来,哭丧着脸喊道。

    “陈大叔,你不是很厉害吗?”喵美仍不忘吐槽一句陈烈。

    “我不厉害!我就是菜鸡!”

    路过一个转角,其他人顺利通过,而狼薇有些紧张,踩到了一块圆滚的石头上,为了平衡,努力调整...

    但惯性太大,加上手忙脚乱,直接左脚踩右脚,重重地摔在地上,肩上的田筝直接被甩了出去。

    狼薇捂住后脑勺,以此来缓解剧痛。

    而田筝正好滚到花母的脚下。

    众人听到了摔倒的声音,立刻折回。

    不能落下任何一名同伴!这是兽人界的准则,否则必被天谴。

    花母看到了滚落在前的田筝,拔出身后的尖刺,准备刺向他。

    此刻,田筝内心万念俱灰,看着逼近的尖刺,他想起了小时候,照顾自己长大的母亲。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一定在晨曦城内享福...

    “这就是回光返照吗?”田筝放弃抵抗,跪在花母面前,闭上了双眼,发自内心地说道...

    “妈妈,我爱你~”

    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脑海中不断涌现幼儿时的场景。

    众人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

    半分钟过去了...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尖刺停在距离田筝一厘米处,没有继续扎下去。

    “你说什么?”凄厉的女声瞬间变得温婉起来。

    田筝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而这温柔的声音,则是妈妈的声音。

    便下意识回答道:“妈妈,我来看你了。”

    ‘咣当。’花母松开了手中的尖刺,抱起跪在地上的田筝。

    “我的孩子...”花母不再哭泣,声线彻底转变。

    田筝愣住了,感觉自己两脚好像离地了,便睁开眼睛。

    刚睁开眼,就看到满脸是血的人脸,田筝差点叫出声来。

    但仔细一看...这张脸没之前那么凶狠了。

    这么近的距离...田筝看到了女人的脸好像还带着笑容。

    只不过仍有些渗人。

    得知自己暂时安全,田筝悄悄转动眼珠,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的下巴都掉了...

    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更没想到!全程都在摸鱼的田筝...才是众人的救星。

    江烨看到这,拉着小白立刻跪下,也喊道:“妈妈。”

    喵美和狼薇也学着江烨,跪下温柔地喊了声‘妈妈’。

    陈烈和虎彪极不情愿地跪下,拉着老脸,也开始认娘。

    江烨凑到陈烈耳边,小声道:“喊一声妈妈,不亏,她2600多岁了。”

    “你怎么知道的?”陈烈有些难以置信,疑惑地看向江烨。

    “看花纹。”江烨没办法解释清楚,只能胡编一通。

    陈烈虽然满头雾水,但还是相信了江烨的鬼话。

    “你们都是坏孩子,这个才是最乖的。”

    花母站在原地指点着,随后抱紧田筝,向大厅方向走去。

    来时的路被堵住了,众人也不知道其他离开的路,只能跟着回去。

    返回到大厅中央,花母将田筝放在大厅中心的墓碑上。

    将田筝放好后,花母从体内取出一朵小花,放到田筝的手心里。

    “好孩子该得到最好的奖励~”花母满心欢喜地摸着田筝的头。

    “这是...”

    田筝作为工匠熟读材料书,而眼前这东西,是早已消失的火心之花。

    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

    这是一种不会熄灭的永恒之花,对生物没有任何伤害。

    但可以融化所有金属,绑在木柄上,就是天下最好的锻造锤。

    直接砸在金属上,除杂塑形,一步完成...

    这种花由母花繁育出来。

    田筝手里拿的是子花,子花和母花建立连接,在生命垂危时,子花会释放能量,救主一命。

    使用过后,花会变做一块坚硬无比的木花,50年之后才能再次燃烧起来。

    “嗯...50年冷却的复活啊。”江烨透过真实之眼,感慨道。

    “田兄,你赚大发了。”

    田筝刚才哭丧着的脸,突然喜笑颜开,咧着大嘴,不停地喊着:“谢谢妈妈!”

    江烨等人在一旁傻站着,看着田筝和花母,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

    一个小时后,江烨觉得这么待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开口道:“妈妈,要不我们回家吧?”

    “家?”花母一怔,回过头,继续说道:“家就在这里啊,外面很危险,在这里,妈妈会保护你的,饿了渴了,我来解决。”

    江烨不知如何作答,便继续看着花母。

    此时,小白凑了过来,贴在江烨耳边小声道:“烨哥哥,你看没看到花母身上的怨气?她现在能停下攻击,完全是靠着刚刚被唤醒的理智啊!不知道一会儿会如何,还是尽早做决策吧。”

    江烨点点头,继续看着花母,思索着对策。

    之前田筝那一句,发自真心的‘妈妈’唤醒了狂暴之中的花绮蓉。

    敞开心扉后,怨气便流了出来,恢复少许神志...

    “清晨的阳光是驱散怨气的最好办法。”江烨嘟囔着。

    兔妈眼珠一转,推算着时间...

    几人中唯一有块怀表的是田筝,只不过...他现在忙得不亦乐乎。

    喵美灵机一动,大胆地走近花母,边走边说:“妈妈,您还记不记得?要带我们看日出?”

    “靠,我怎么就没想到!”江烨拍着自己的脑门。

    既然是孩子,和妈妈撒娇就完了,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呢?

    想到这里,江烨拉着其他人一起附和道:“是啊,妈妈,您答应过我们的。”

    “看...日出...?”花母皱起眉头,伸出藤蔓按着太阳穴,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几秒种后,缓过神来,看着‘孩子们’,花母点点头。

    江烨做了个怀表的手势,并使了个眼色。

    田筝心领神会,打开怀表一看。

    “tmd,摔坏了。”

    田筝摇摇头,用口型告诉江烨,表坏了。

    江烨内心十分崩溃...

    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月底不够花,一看监控准坏掉...想什么~什么就不好使。

    绝了!

    回过神来,花母闭上了眼睛,伸出藤蔓触向岩石。

    几秒后,她再次睁开眼睛。

    “很快就日出了,妈妈带你们去看~”

    说罢,花母用藤蔓绑住所有人,沿着来时的路,向上走去。

    途中,大家又看见了那颗无比坚硬滚动的巨石...

    花母只是挥舞藤蔓,轻描淡写的一击,巨石便碎成了渣。

    路被清理开,就没什么能阻挡的了。

    一小时后,众人到达洞口。

    与此同时,太阳升起...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直射在大地上...

    花母体内的怨气被阳光炙烤着,一点一点消散在天地。

    太阳逐渐升起,江烨和小白用真实之眼能清晰的看见...

    她身上的怨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减少,眼中的鲜红也逐渐褪色。

    “心结被解开,怨气的盖子也被打开了,她应该会恢复理智。”江烨拉着小白,看着眼前这位可怜的母亲。

    十分钟后,江烨和小白眼中同时弹出一行字。

    星球贡献点+10000,解锁回忆,花绮蓉的哀伤。

    二人相视一会儿后,打开了回忆录。

    相传2600年前,花绮蓉曾是一位华夏人族的母亲,七个孩子都因战乱死去。

    有一天敌国来犯,她带着最后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孩子逃难。

    在逃难的路上,孩子不幸被箭矢射中,慌乱中,悲伤的母亲逃到一个山洞。

    满身疲惫的她,仍不知孩子中箭。

    待回过神来,发现孩子早已没了呼吸。

    她悲痛欲绝,而这怨念正好被一旁含苞待放的火心之花察觉到。

    这怨气和执念,被吸收作为了养分而浇灌了花蕊。

    就这样...花开了。

    花绮蓉因为力竭、丧失希望,含恨而终。

    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强大的执念转化成了恶毒的诅咒,她要让伤害自己孩子的人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她死了...

    但这份执念、诅咒还有对自己孩子的爱,却保留了下来,在火心之花中重生。

    重生后第一件事,便是以一己之力,将来犯的10万敌军尽数屠灭,而敌人的血肉则作为养料,使她变得更加强大。

    在消灭半个国家的敌人后,戾气与鲜血...彻底让她迷失了自我。

    做完这一切,她回到之前的山洞,嘴里不停地重复四个字“还我孩子”,并用尖锐的藤蔓在石壁上刻下这些...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早就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披着黑色的斗篷,漫无目的地徘徊在山洞周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古至尊李凡〕〔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快穿:那个炮灰我〕〔万世巨星林羡〕〔洪荒最强幕后黑手〕〔苏软软〕〔叶牧龙叶莹小说〕〔王者归来林风〕〔罗小黑我变成妖精〕〔[快穿]拿下那个绝〕〔皇宫签到:女帝发〕〔苏玥马强马老二〕〔终秦结〕〔恃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