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15章 自作自受
    ,!

    论如何优雅并且速度的吃饭,不得不说,对这群姑娘来说,是个难题,并且急需解决。

    吃的太慢,“获赠”陆离的冷眼一次;吃的太快,“获赠”lisa的记过一次,第一次觉得,吃个饭还不如不吃。

    可是不吃,又没力气训练。不要以为这一周只有这些训练,早上的负重晨跑,晚上的擒拿格斗,哪一项不需要力气?

    不得不说,陆离不愧是全军男神,他大手一挥,直接在附近弄了一个小型训练基地,三十个人训练起来绰绰有余。

    男神在前,这群女人斗志昂扬,争先恐后的表现自己。三天以后,管他男不男神,她们受不了了,太累了,这哪里是训练新兵,这是在测试她们的上限吧。

    夏琉表示,还好还好。毕竟在基地,陆离就是这么折腾她的,现在大家都能体验一下她的日常,她表示 有点开心。

    苏淇淇偷偷跟她诉苦。

    “琉琉,累死啦,陆老大的训练简直是地狱啊!”

    正巧刘萌萌从旁边路过,讽刺道,“好意思说累,那当初进突击队干嘛,真的累死了干嘛眼睛盯着老大跟言副不放!”

    她们私底下都叫陆离陆老大。

    “说的你好像没盯着似的”,苏淇淇反击道,“你不还一直叫累,看看我们琉琉,一个累字都没说。”

    即使是刘萌萌,在这一点上,对夏琉也是服气的。

    这天晚上,擒拿格斗训练结束以后,夏琉闹肚子,去了下卫生间。

    等她出来的时候,她发现,陆离要跟言书岂去酒店加餐。

    附近是a市市中心,没有她不熟的酒店,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陆离,你敢打我屁股,我要让你好看!

    a市酒店,首属御庭。陆离也只去过御庭。

    点完餐,包厢里,陆离与言书岂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这群突击队的新兵可比四十六军招的特种兵新兵好管多了,陆离,你是不知道那群“刺儿头”有多难管……”

    陆离半倚在椅子上,慵懒似豹,他眯着眼,眉宇间自有一股子倨傲,“难管,打一顿就好了。”

    说道打一顿,他想起了夏琉,那女人,最近安分的不寻常啊。这可不是她的性子啊。

    呵,第一个敢挑衅他的女人啊。

    夏琉打晕了一个服务员,换了衣服混进后厨,她刚刚跟在后面记住了陆离那个包厢的号码,加餐,还是让她夏琉来给他加点佐料吧。芥末和辣椒怎么样?要不都放点?

    天,这里的服务员什么时候开始穿旗袍式的工作装了,她,她有亲戚到访,真是不太舒服。

    在后厨,她偷偷往他们的菜里加了东西。进女子突击队这么久,这种动作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现在,她混在服务员中,上菜!

    看着菜上桌,她退出包厢,面带微笑的守在门口。感谢礼仪老师lisa,如果不是她,她今天绝对不会笑的这么完美。

    等了许久没有听见里面喊辣的声音,难不成他们耐辣?又过了一会儿,言书岂起身去了卫生间,她趴在猫眼里往里望,那盘菜他们到底吃了吗?

    咦?门怎么自己开了?

    她抬头,和勾唇冷笑的陆离望了个对眼。

    果然,这女人就是学不乖,以为他们没鼻子吗?能分辨出毒品种类的他们嗅不出来辣椒跟芥末吗?简直是,愚蠢。

    “你在看什么?”

    “报告长官,我在调查长官对这家饭菜的满意度,等下次对长官行地主之谊的时候,好有所准备。”夏琉不甘心的低头,她瞥见,那盘加料的菜压根没被动过筷子。

    “哦?”上调的语调显得主人有些兴味十足。

    “训练了一晚上,想必你也饿了,那里还有盘没动过筷子的,劳烦夏琉你帮忙吃了吧。”

    “不,长官,我不饿。”夏琉急忙拒绝,开玩笑,她又不傻。

    “看来,你对这里的口味不太满意啊,连自己的服务员都不满意都饭菜,我要不要找来经理呢/”陆离整理着袖口,打量着他,威胁意味十足。

    一调查可不就露馅了吗,她倒没关系,但不能连累那个被她打晕的服务员。权衡利弊之下,夏琉在桌旁坐下。

    她恨恨的瞪了眼陆离,,认命的夹起菜,看都不看直接吞了下去。瞬间一股辣意冲出喉咙,她觉得自己可能要喷火了。

    平复了一下喉咙处的不适,她看向陆离,“我吃了。”

    “呵,吃完它。”陆离不为所动。

    夏琉怒瞪他,吃完这一盘,她还有命回去吗?最终,在他冷意森然的眸子里败下阵来。她想起了初见陆离的那天,那种被对他的恐惧所支配的感觉。

    形势所迫,面对陆离的冷面,谁不低头?

    她觉得自己是真英雄,敢于真面陆离的怒火,敢于挑衅陆离的权威。

    夏琉苍白着脸,一口一口的吃着,感觉整个喉咙整个胃都不是自己的了,她只希望那亲戚放她一马,她明天还有训练呢。她要成为出色的军医,才不要因为这些耽误训练。

    咬牙吃完最后一口,夏琉心里的小人儿泪流满面,我的天,喉咙疼死了,胃疼死了,小腹疼死了 ……

    陆离皱起眉,看她苍白着脸捂住小腹,桌子上的冷水一口都没碰,瞬间明白了什么。女人啊,就是麻烦。

    “明天放你一天假,我送你去夏伯父那里。”陆离的口气有些不好,他有些生气,这女人真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他辛苦培养出合格的女子突击队成员,可不是那种为了小事糟蹋自己身体的。青山都不在了,管柴做什么?

    “我不!陆离,是你告诉我要成为一个军医,先军后医.”夏琉倔强的反驳,“轻伤不下火线,这又算什么,何况是我自作自受。”

    陆离向来不会管属下的意见,他的命令,属下只能执行。他拎着夏琉的领子,半强制的拉她回家休息。

    等到言书岂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陆离拉着夏琉走的那一幕,就像遛狗。

    言书岂眯起眼,神色莫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