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0章 被孤立了
    ,!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夏琉不太习惯这种没有强力训练的日子,这三个多月,她已经习惯了负重二十斤的晨跑、繁琐枯燥的枪械训练、艰辛痛苦的擒拿格斗,以及晚上种目繁多的突击训练……

    可惜,她只能虚弱的躺在床上。

    陆离来了几次,每次冷着脸嘲讽她几句,仿佛要从她这里愉悦自己以获得生活的动力。

    搞笑的是,陆离一直带着墨镜。

    她觉得自己重新认识了陆离,他的毒舌和他的冷脸,原来都是极具杀伤力的。

    女子突击队的领导都这么无聊吗?夏琉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要说都呢?

    因为言书岂也很闲,她见陆离和言书岂的频率都要比见苏淇淇都要多,难道清闲程度和官的大小有关联?

    而且,两个人都戴着墨镜,这是最近的潮流吗?

    黑着脸目送陆离离开,夏琉拉起被子盖在脸上,每天都要来讽刺她几句,她不开心他就舒坦了是吧,陆大长官是太无聊了吧!

    言书岂戴了三天的墨镜。看不见他温柔的眸,倒是嘴角依旧含笑,比起陆离的冷脸,还是言书岂的看着舒服。

    “夏夏,”言书岂又来到了她的宿舍,每天都能见到他,夏琉从最初的惶恐到如今的淡然,可见言书岂是个很懂人际交流的主儿。

    三个女人就是一台戏,各路角色争的,无非是女人之间那虚无缥缈的虚荣心。和异性的关系亲密与否就是最直接的战利品,从古到今,不外如是。

    夏琉越来越觉得,这些女人看她的目光越来越不友善,特别是同宿舍的刘萌萌几个,有时候凶的跟要活活撕了她似的。

    特别是每次训练完毕的空档,她们凑巧遇见前来探望她的言书岂和前来打击她的陆离的时候,两个人在时,她们笑颜如花,温柔的不像话。没有他们的时候,冷嘲热讽、指桑骂槐、各种手段纷出,夏琉苦中作乐的想,她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了那些狗血言情剧里的女主待遇。

    可惜夏琉不是小白花。

    以德报怨?不存在的。以牙还牙才是她的风格。

    流言渐渐在训练基地的预备成员中扩散开来,而且愈演愈烈,从她“狐媚子长相,勾引陆老大、言副官”到她“自荐枕席,被陆老大、言副官岂如敝履”等等版本,精彩程度和八点档狗血剧有的拼。

    夏琉的病终于好了,她发现,只有苏淇淇还敢跟她来往,她貌似,被孤立了。

    为了什么?因为陆离和言书岂来探望她,她就成了罪人了么?呵,这群女人真是够可以的,以为这样就让她怎样了吗?

    训练还在进行,不会因为这些预备成员之间的暗潮汹涌就有所改变。

    只是,暗潮依旧汹涌。

    枪械的拆卸与组装的训练中,分到她手中的枪械永远是最为破旧、破损最严重的;擒拿格斗的分组练习中,没有人愿意跟她一个组,苏淇淇受她牵连,每次都被格外强劲的对手格外“关照”;负重晨练时,因为没有队形限制,没有人愿意靠近她……

    对于夏琉来说,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除了那些与苏淇淇有所牵连的事,其他的她都不甚在意,她在这里的意义不是为了与这群没脑子的女人争奇斗胜的。

    这天的附加训练是壁垒突击演习,三十个精英预备成员被分成红方、蓝方两组,先夺得对方旗帜的阵营即获得胜利,夏琉在蓝方。

    演习开始之前,夏琉的左眼皮一直在跳,她皱眉,心里有点不*稳的感觉。

    大概是幻觉吧,她安慰自己。

    分给夏琉的任务是守旗,演习一开始,她就知道她可能会被针对,但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被动,这样的孤立无援。这群人,为了针对她,连胜利都不要了……

    演习开始第十五分钟,对面的女兵围了上来,她咬牙,这次演习倒是给了她们光明正大围殴自己的机会啊。

    双拳难敌四手,那种一挑一群的事,只会存在在脑洞中。

    “夏琉,没想到吧”,刘萌萌为首的这群女兵目露凶光,“啧啧啧,再高明的狐媚手段也没男人来救你了”

    “那么多话干嘛,看这女人不爽很久了,哼,装什么清高!”

    ……

    一群女人七嘴八舌,仿佛她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逃,呵,真当她夏琉是好捏的柿子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夏琉也不管旗子会不会失守了,那群所谓的队友都能卖了她,她又何必费心费力。

    当机立断,夏琉转身就跑,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观察好了地形,甚至提前做好了逃跑路线的规划,不是她怂,实在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今天必有危险。

    这叫未雨绸缪,事实证明她是对的,不然,今天怕是走不出这里了。

    一群人围追堵截一个人,这场演习已经没人在乎旗子的失守与否了。

    夏琉大病初愈没多久,体能还没完全恢复,和那群人的差距越来越小,夏琉心里苦笑一声,她家老夏都没打过她呢,今天怕是少不了了。

    她有点委屈。

    言书岂和陆离怎么样,是他们的事,她夏琉管不住,凭什么错都是她的,这群女人凭什么针对她?

    言书岂心血来潮的想去看演习,他抬头,问正在伏案处理文件的陆离,最近陆离都快把女子突击队的办公室当他根据地了。

    “陆离,去不去看看那群女兵的突击演习,应该 会很有意思吧”

    “不去”。陆离头也不太,他没兴趣让一群预备成员占据他太多的注意力,时间宝贵,不能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浪费。

    言书岂勾起唇角,“我刚好有时间,正好没什么事,我去看看,就当解闷子了。”

    陆离挥挥手,他才不管言书岂要去干嘛,他一个副官,大小事不需要他处理,他当然闲了,最近军团那边事情堆积如山,再不处理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处理完了。

    心里哀叹一声,冷脸继续处理政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