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31章 不平等条约
    ,!

    客厅里,两人的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

    一方是面沉如水,冷着一张脸的陆离;另一方是怒气值up的夏琉 。

    夏琉心想 ,我到要看看,陆离能有什么歪理来要她赔偿,这么龟毛,活该这么大年纪了连女朋友都没有。

    “在我没走出被你强吻去初吻的阴影之前,作为受害人,我要求你要照顾好我。”

    陆离一脸理所当然。

    照顾好他?他这是要通过这种碰瓷一样的行为给自己找了个保姆?

    “陆离,你这是要给自己找个保姆?”夏琉一向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

    “不不不,可没有哪家的保姆敢偷亲业主。”

    “陆离,你不要揪着这事不放,这么龟毛机车!”

    陆离没看过某岛电视连续剧,不知道“龟毛机车”什么意思,但在现在的夏琉嘴里冒出来的 想一想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词。

    经过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两方终于达成口头协议:

    乙方(夏琉)要在从现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维护甲方(陆离)的形象,并适当做出劳动性质的补偿。甲方(陆离)有权向乙方提出部分要求,能力范围之内的事,乙方不得推辞。

    陆离达到目的了,整个人就像偷了腥的猫,在心里满足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而夏琉,顶撞镜子里的自己,觉得生无可恋。

    她怎么就这儿一时想不开。

    不管发生了什么插曲,女子突击队的训练都在继续,训练的不懈怠,保证了女兵的各项素质都保持在巅峰状态。

    回到基地的时候,是陆离顺路送夏琉去的。 毕竟作为一个对下属有那么顶点想法的长官,不能放任下属去挤公交车去。

    “夏琉,合约上说了,我有权提出部分合理的要求,为了保证你没有用轻薄过我的嘴唇再去轻薄别人,所以,你要跟所有异性保持俺去距离”

    陆离没看她,薄唇轻启,话语极具讽刺味,“毕竟,我陆离丢不起那么个人。”

    夏琉点点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女子突击队,哪来的异性啊。

    很快,夏琉就觉得脸疼了。

    她看见,女子突击队的门口,言书岂捧着束花,笑容满面的在等人。见到她露眼,言书岂立马向她挥手。

    陆离咳嗽了一声,挑眉望着她,像是再说:夏琉,你可别忘了刚刚答应了我什么?食言而肥,也没见过食言这么迅速的。

    夏琉横了眼陆离,然后踩着恨天高摇曳生姿的走向言书岂,出去撸串儿喝酒的时候,一群女生都盛装打扮。她不好意思扮演另类,就随大流踩了双恨天高。

    陆离家没有她能穿的鞋子,所以到现在她还是踩着那双鞋。

    陆离在后面啧啧啧称奇,他就佩服女生这一点儿,为了美不顾一切。

    在离言书岂还有三两步远的时候,夏琉停下了。

    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即便是陆离无理取闹,只要她答应了,她就会做到。

    “夏夏,这束花是为了庆祝你考核圆满通过的,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夏夏一定是最棒的”,言书岂仿佛没看到后面跟着的车子,他把花束放在夏琉怀中 。

    花是满天星。夏琉很喜欢这种细碎的花,抱着花束不着痕迹的推了一两步,喜欢是喜欢,可是约法三章的甲方还在后面盯着呢……

    言书岂发现了夏琉的小动作。

    怎么,他一个活人的魅力还比不上一束花吗?陆离在这几天对她做了什么?他出差之前建立的优势荡然无存。

    言书岂眼神一暗,他上前,在夏琉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把抱住了夏琉,附身在她耳边低低的开口,“夏夏,我想你了。”

    夏琉不知所措,她想推开他,可是没有言书岂的力气大,不推开的话,她怕陆离看不过眼,在在条约上加上什么古怪的要求。

    陆离跳下车,疾步走上前去,拉开言书岂,微皱的眉头衬的脸色有点骇人。

    “言书岂,大庭广众之下,你要对我的下属做什么?”陆离的语气很正常,但熟悉他都人知道这家伙怕是要发脾气了。

    言书岂被拉开也不生气,他不卑不亢,“报告长官,我在跟新兵联络感情,夏琉,她也是我的下属”。

    陆离斜斜的扫了言书岂一眼,明明剑眉星目的面貌,偏偏匪气十足,“现在开始不是了,夏琉是训练基地的预备成员,你从现在开始,不是教官了。”

    言书岂深深地看了陆离一眼,缓缓的吐出一个字:“好。”

    夏琉被陆离拉在身后,看不到言书岂的神情,但是他一定生气了。

    陆离这混蛋,这么感情用事,言副官那么温柔的教官,女兵们最喜欢他了。

    “陆离,你不能这样,言副官是个很好的教官,你没有理由撤他的职!”夏琉义愤填膺。

    “哦?在这里,这个女子突击队,没有我不能,只有我不想。夏琉,在这里,我就是道理。”陆离附身,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知所以的人会以为两人的姿势是在深情对视。

    “夏夏,我只是暂时不是你……们的教官了,并不会离开这里,放心,陆离做事,自有他的道理。”言书岂依旧笑的温润如玉,金丝眼镜后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不见里面是星夜还是深渊。

    陆离拉着夏琉的手,丝毫没在意旁边的言书岂,“你已经因为醉酒耽误了一天的训练,今天必须补上。夏琉,你必须时刻记住,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留在这里。”

    夏琉甩开陆离的手,看着陆离的眼睛,认真的说道:“陆离,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为什么来到这里 又为什么留在这里,但是,请陆长官也不要忘记,您为什么建立女子突击队,又为什么成为军人!这里是华国女兵的巅峰训练营,是所有女兵的梦想,不是你的一言堂,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地方!”

    最后的话,几乎都是喊出来的。

    说完,她走向宿舍的方向,准备换衣服继续训练,任何事情都不是她逃避训练的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