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37章 谋划
    最近教官们像是发了疯似的,训练难度大大增大,女兵们叫苦不迭。

    除了日常的枪械训练已经格斗训练以外,还添加了大量的伪装训练,应急训练,一大堆速成训练让女兵们累的看到陆离都没有注意的力气。

    每日早上的负重训练已经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观察力训练。

    天还没亮,女兵们就要摸黑从周围环境的蛛丝马迹推理出这个位置发生过什么,从而推理出事情大概经过。

    陆离检查女兵们的训练也越来越频繁,教官们也都严肃的很,训练时长和训练难度也和以前天差地别。

    夏琉隐隐感觉到有大事发生,教官们做的,就像是在对她们“催熟”。

    她能做的,只有更加认真的投入训练,以应对未知的挑战。

    她最近也很少见言书岂,大概是被陆离分配了什么任务去了吧。

    苏淇淇最近也没什么劲头,累的没精力去盯着她观察,毕竟稍有不慎就会被教官们发现,然后就是惩罚。

    夏琉猜的没错,言书岂的却是被陆离派去搜集有关那群贩毒团伙的相关资料,陆离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战则必胜是他人生的原则。

    相关部门若用其他理由搪塞或阻碍言书岂搜集这些资料,呵,这可是把把柄往他手里送,真当他陆离玩不了权谋是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可是陆家出来的。

    从资料来看,这群亡命之徒贩毒历史已经有五年之久了,发迹于东南亚的这群亡命之徒,在这几年金三角越来越势大,各国都试图剿灭这支团伙可惜有的有所成果,有的折戟而归。

    华国在三年以前也对他们采取过行动,最为精良的中央四区特训营特种兵给予了这群贩毒团伙以重创,可惜因为当地人民与那群亡命之徒勾结太重,没能剿灭他们。

    经过多国的军事行动,现在,他们更加谨慎,更加狡猾,想抓住他们的行踪都是难题,更何况是剿灭?这山芋着实烫手。

    幕后黑手无非是打着陆离这次任务无果,给他扣上不认真执行中央命令的帽子,甚至是玩忽职守,消极任务,然后给陆家摸黑。

    算盘敲得啪啪响,可惜陆离不想如他们意。

    越看言书岂搜集的资料,陆离的眉皱的越厉害。

    “两年前,f国组织的代号“灰鼠”剿灭行动失败,被这群家伙的雇佣兵差点包了圆。不客气的说,这群以金老大为首的犯罪团伙成了各国军人素质水平的测金石。”言书岂推了推鼻翼上的眼睛,目露寒芒。

    “做好准备,把他包了圆也不是不可能。”陆离手中的笔不停的写画着,他喜欢做什么计划的时候在纸上一条条的列出来。

    他的计划里,这些训练中的表现优异的女兵还有这次卧底行动的指挥官,一起将被秘密派往m国做卧底,秘密调查这个号称国际最大贩毒团伙的“金老大”团伙。

    但,切记不要打草惊蛇,不要起冲突,全身而退则是这次行动的附加命令。

    卧底任务是这次行动的重中之重,关乎着后继任务的进展情况,而且,必须得是可靠的人。

    思来想去,陆离定下的人是言书岂。

    言书岂他将是这次卧底任务的指挥官,胆大心细,心思缜密,这是陆离所能为这次卧底任务想到的最合适的指挥官。

    他也想过自己亲自去,可惜自己作为华国军方比较出名的人物,这张脸辨识度太高,卧底任务不适合。

    剿灭的任务则是落在第四十七军号称“虎贲”的独立旅一团,那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兵,虽然比不上中央四区特训营,但也不差。这支队伍出过多种任务,见过血,他放心。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任务陆离最在意的,是这群女兵的安危。这群,还在训练的女兵。

    内部传来消息,这群贩毒团伙试图自金三角运来大量白粉、海洛因,走水路,运望湄东河流域。

    湄东河流经华国,附近省份也是华国禁毒的主要作战区,这次行动,是中央对禁毒做出的表态,本来打算将任务继续交给中央四区特训营,可惜中间有人作梗,任务落在了女子突击队以及四十七军的头上。

    陆离很不高兴为这样不合理的任务做计划,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执行这种命令。

    这群女兵还只是训练营里面的新兵,她们没有任何经验 即使她们是要成为女子突击队的人,但现在这样的任务对她们来说还是太难。

    训练任务,一天比一天重。

    训练中表现最为优异的女兵,是夏琉无疑。

    陆离有私心,不想夏琉参与到这种任务中去。

    可惜,没有比她更优秀的人在。

    夏琉被夏父送到这里,无疑只为磨一磨她的性子,她想成为的,也只是军医。这样的冒险,对她来说太危险。

    于是,陆离面对夏琉在训练中的失误愈发吹毛求疵。

    枪械训练时,夏琉开局打了个十环,可谓是开门红。 然而,接下来的几枪因为射速过快,都是七环,这本来在以前的训练中不算什么,可惜现在是特殊时期。

    陆离冷着一张脸,斥道:“没长脑子吗?夏琉,这要是实战你已经延误了战机。 ”

    夏琉被训得一愣,她有些委屈。

    “愣着干什么,继续训练,白长了脑子当摆设吗?”陆离扫了其他人一眼,其他人纷纷集中精力,这么凶的陆长官可不要把火力对准她们。

    “夏琉,继续训练。”楚云霞看不下去,出声道。

    “是!”夏琉咬牙,忍住眼里的泪花,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呵斥,这还是第一次。

    她有点委屈,夏父还没这么训过她呢。

    她狠狠地盯着靶心,把那个红点当成陆离,迅速进入状态,手下快速的扣动扳机,又快速的瞄准,一枪又一枪,枪枪中红心。

    陆离瞥见她眼里的泪花,心里一塞,随机想到卧底任务的人选极有可能落在夏琉的头上,不由得咬牙硬下心肠,现在恨他就恨他吧。

    只是,他是为她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