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七十八章 不太擅长
    ,!

    这如果是“不太擅长”,那她的半吊子厨艺算什么?初学者的小打小闹吗?如

    果不是陆离的表情太过正常,她都要以为 面前系着围裙的男人是在炫耀。

    夏琉忍不住想,如果陆离去开家餐厅,一定会门盈若市,食客趋之若鹜的。

    随即她忍不住笑了,这想法太荒谬了,想着陆家的权势以及陆离其人,这想法压根不可能实现。

    那以前,陆离干嘛让她帮他做饭,明明,明明他做饭更好吃。

    “腻了。”像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陆离擦着手,解下围裙,在餐桌旁坐下。

    以前,苏晓微跟她说过,甘心洗手作羹汤的男人最有魅力,哪怕是一件粉嫩的围裙,在微微的眼里也比战袍有魅力的多。

    这话,她现在觉得很有道理。

    比起军装肃穆的陆离,她更喜欢眼前的这个,有温度,有烟火气,不会显得高高在上,不会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楞着做什么,不相信我的手艺?”陆离抱臂,盯着夏琉的脸,希望接下来她的表情是满意。

    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内心还有点小紧张,他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是否合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意。上一次紧张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跟大哥陆郁说自己要去从军来着。

    “哦。”她应了一声。

    深吸一口气,试探着夹了一筷子离她最近的菜,不确定的送进嘴里。她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不食人间烟火的陆大boss竟然会做饭,这跟老夏现在告诉她她要有后妈了一样吓人。

    这一下筷子,就再没停下。

    她吃饭的速度很快,如风卷残云,这是在女子突击队训练出来的。但是并不粗鲁,反倒赏心悦目。毕竟,美丽的人做什么都美。

    陆离早就吃厌了自己做的饭,再好的手艺,吃多了也会腻。

    他悄悄打量着夏琉,她吃的很专心,这样的胃口让看得人都忍不住多吃。刚刚他还在担心下午受了惊吓的她,会没什么胃口呢。

    有胃口是好事,他喜欢。

    她是个无论做什么都很专心的人,比如吃饭,遇见合心意的饭菜她便眼里只剩下吃饭二字。看她吃饭是件很愉快的事情,美人举箸,优雅且迅捷,陆离想,这样的“景”可不多见。

    这里没有其他人,她不必扮演成另外一个人,不必端着“高岭之花”的冷脸,她是夏琉,不必吃饭的时候还在担心伪装的夏琉。

    夏琉放下筷子,她吃了两碗米饭,此时懒懒的倚在椅子上,像只餍足的猫。下午的情绪还在,她如今想起来还是后怕,那种命运和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真的让人恐惧。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这次的意外为她敲响了警示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不是什么超人,你看,一个普通妇人拿*就差点将她卖了。

    胳膊上、腿上都绑上了绷带,是她从那对夫妇的后备箱跳出来的时候摔的,头上也有红痕,这是那个女人拖着她在地上弄出来的。

    她自嘲一笑,这还没渗入贩毒团伙,就已经这样伤痕累累,看来这个任务不仅是“持久战”,还是场“苦肉战”。

    微微看见,一定又会红着眼眶瞅着自己了。

    “今天,你先住这里,明天我把你送到王贵那里,这件事需要个结局,毕竟,你遇见的那个年轻人不简单,”她现在的状态不可能立刻回到王家,她需要有熟悉的人陪伴来消弭今天的余波。

    与其去找其他住的地方,倒不如住在他这里。至少,他跟她还算比较熟。虽然这里没有多余的床,但是有沙发啊。

    她盯着陆离,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告诉他了,是什么来着。

    哦,是身份信息。

    “陆离,麻烦你得帮我把身份信息改一下了,今天周星金似乎对妈妈留下来的项链很熟悉,咦,我项链呢?”她手忙脚乱的翻找着口袋,却一无所获。

    “应该落在‘江湖’了,你看,身上的其他饰品不都还在。”陆离似乎想起了什么,“还有,慕阿姨她的事查不到。”

    “你查过我妈妈的事?为什么?”夏琉不解,妈妈已经去世很多年了,应该不会跟陆离有什么恩怨。

    “因为慕斯年。”陆离起身,收拾饭桌上的残局,夏琉要帮忙,被他扫了一眼,立即乖乖坐在椅子上。

    在陆家,但凡家里有男人,就不会让女人做家务。

    上次这么呆在一起是什么时候来着,哦,是那次夏琉醉酒,被他带回自己家照顾。

    想起那一次,夏琉就想起了被口水打湿的衬衫,还有那个意外的那个吻。

    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这件事需要个结局,你想要怎么做?”

    “一个华裔美籍的年轻医生,压根不可能能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为了不让人起疑,需要有个人帮助了你。”

    夏琉想了一下,觉得在理。

    ……

    周星金阴沉着脸,他很少有这种情绪,暴躁的想杀人。他一向理智,清醒的大脑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老刘,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什么时候也学会了阳奉阴违?”

    周星金椅着手里的红酒,盯着中年人,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他以为自己会不忍心处罚他吗?

    “老大,你不需要一个娇滴滴的软肋,她只会害了你。”中年人丝毫不惧。

    “这不是你阳奉阴违的借口。”周星金把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红色的液体宛如鲜血。

    他可能再见不到那个女人了,慕阿姨的女儿,在他眼皮子底下丢了。

    人口走私的过程他也知道,下落无非是“整体出售”到极偏远和有权有势的人手里,还有“零售”,一想到那个女人可能变成七零八落的器官,他就想杀人。

    “剩下的事你不必关心了,我身边需要的,是听话的狗,不需要自作主张的狗。”他冷哼道,“把手头的工作叫接一下,回去反省,反拭了再来找我。”

    老刘脸色惨白,他不过就是拖延了一下,这就被老大厌恶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