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109章 弑父
    ,!

    吕阳在房里想了一夜,他一夜没合眼,满脑子都是金星舟托人告诉他的那几句话:吕阳,杀了你父亲,我就放你一命。

    他脑子里仿佛有两个人,一个天使一个恶魔。

    恶魔叫嚣着,杀了父亲吧,杀了他自己就能活下去,不然,死的就是自己了。天使苦劝,弑父,那是畜生才能干出来的事,就算“金老大”放自己一条生路,自己有脸活下去?

    脑子里天人交战,所以吕阳的精神有些恍惚。早餐桌上,吕阳盯着自己面前的餐盘,迟迟没有动筷子。

    “怎么了?”吕如龙心情并不是很好,他有雄心壮志的念头,却对每天增加的伤亡人数不住皱眉,“金老大”不愧是让m国都束手无策的任务。

    “没,没什么。”吕阳不敢看自家父亲的眼睛,他怕眼睛出卖了自己,让吕如龙看出端倪。

    “不成器的东西,要不是你喝多了动了那个女人,呵,要是动了还好,这么窝囊,看看事情如今成了什么样子。”吕如龙重重的放下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如今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样子,愈发让他瞧不上眼。

    要是自己还有其它的儿子,自己早就不管他了。真是不省心,看看“金老大”,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就能让自己焦头烂额,而自己的儿子,就只会给自己添麻烦。

    吕阳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中午,吕阳经过吕如龙的书房,听他在里面咆哮,应该是又有了什么不如他意的消息传来了,他侧耳,想听清吕如龙说了些什么。

    “都是那个混装东西,要不是他,现在我们能有这么狼狈,进不得退不得!要是但凡我有个其他的儿子,这屁股,我才不会给他擦!”吕如龙越来越暴躁,他恨不得把儿子塞回他娘肚子里。

    “龙爷,息怒,少爷也是无心之失,都是那个姓金的欺人太甚。”阿龙小心的劝着,这是吕如龙的气话,没有人会蠢到当真。

    可惜,门外就有一个把这些气话放在心上的。

    吕阳紧咬下唇,指甲掐紧肉里,他闭上眼,狠狠的洗了一口气,然后,脑子里终于不再天人交战,恶魔坐在天使的身上得意的举着带血的三角叉。

    陆离接到内线传来的消息,轻轻勾起唇,吩咐身边的王青,“让手下的人聚集在吕家附近,最后的决战场地不出意外就是那里了,金星舟真是给自己选了一个好战场。”

    真是好手段,借吕阳的手杀了吕如龙,不过,陆离可不认为金星舟会饶过吕阳的性命。

    真是蠢得厉害,吕阳真以为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后,金星舟会放过他吗?金星舟其人,不说赶尽杀绝,至少是睚眦必报,触了他的逆鳞还奢望能逃过一劫,无异于痴人说梦。

    “是,长官。”

    王青板正的行了个军礼,这可得好好布置一下,抓住“金老大”,嘿嘿,想想就刺激,那可是中央四区特训营都没啃下的硬骨头啊。四十军也该来亮亮拳头来,不然还都以为他们是好拿捏的软柿子呢。

    “还有,夏琉身边埋伏下人手,金星舟如果逃窜,一定会带着她。”陆离看着面前的文件,却发现自己心浮气躁,一点都看不进去。

    “是。”

    陆离已经从那个小旅馆搬到市公安部的办公室,一条条任务指令从这里下达,保证即将到来的“灭蜂”行动最重要的一环--抓捕金星舟。

    吕阳端了杯热牛奶,走进吕家书房,里面吕如龙正一个人对着手里的资料皱紧眉头。

    “父亲,厨房热了牛奶,您喝一点儿吧,晚饭我看你没用多少。”他眼里的关切情真意切,让吕如龙老怀大为,自己的儿子知道孝顺自己,也不妄自己为了他如此劳心劳力,为他收拾这个烂摊子。

    “阳阳,别担心,父亲不会让‘金老大’把你怎么样的。”吕如龙接过牛奶,喝了一口,味道有些特别,他也没在意。

    “呵,那姓金的小子还给我传话说,只要杀了你就一笔勾销,”吕如龙冷嗤,“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他怎么着你的。”

    “真的吗?”吕阳盯着吕如龙的眼睛,一副担惊受怕寻找依靠的样子。

    吕如龙有些心疼,自己盘踞h市多年,何曾让儿子这么提心吊胆过?他含着金汤勺出生,被自己捧在手上,h市没有哪个敢忤逆他,如今,被姓金的这么一吓,你看那黑眼圈,看的人心疼。

    “我怎么会让人伤害你,一会儿阿龙会安排你去f国,在那里躲一下风头,等这边儿尘埃落定,我再派人接你回来。”吕如龙想起身摸摸自家儿子的头,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脚有点儿不听指挥了。

    他强自镇定,喊道:“阳阳,过来扶我起来,坐的久了,脚麻了。”

    “我知道,”吕阳凶狠的眯起眼,丝毫没有刚刚的惊慌与孺慕,他走向吕如龙身前,居高临下,“刚刚父亲不是说不会让人伤害我的吗?‘金老大’派人跟我说,只要父亲交出一样东西,他就会放我一条生路。”

    “你这是引狼入室、与虎谋皮!”吕如龙吼道,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蠢到这个地步,竟然想要对自己下手。

    “父亲想活的更好,所以想把‘金老大’取而代之,从h市走向更远的地方。而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想活下去,不想死在这里。”吕阳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精巧的手枪,那是吕如龙的收藏品,很精致的银色*,不仅美丽,而且很有威力。

    “你这是要杀了我吗?弑父!吕阳,你是个畜生!”吕如龙怒极攻心,脸涨的通红,止不住的咳嗽着。

    “我只是自保,父亲不是也说,如果有其他的选择,我就会变成被您丢弃的弃子,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吕阳红着眼,手里的枪指着吕如龙,大声咆哮。

    吕如龙颓然坐在椅子上,哀莫大于心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