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贴加官儿
    ,!

    “在这里,就没有什么能不能,上面可是特意交代,要好好招待你。”上面的人确实有所交代,夏琉再怎么说也是“灭蜂”行动的有功之臣,不给奖赏,反倒遭到迫害,这会引起军界那边的反弹的。

    要想不在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伤口,也有多种手段。夏琉看到那些闪着寒光的银针,不由得苦笑道,她还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就当另类的针灸了吧。

    两个大汉制住夏琉,把她摁倒在地,很快另外的大汉举着根银针在她面前晃了晃,“想好没,开口还是不开口,不然,这针,可就扎在你这小胳膊小腿上了。”

    “谢谢提醒,你还是动手吧。”夏琉闭上眼,她不会做的事,哪怕用了刑,也不会去做。

    三个人走到审讯室外面,沈安皱起眉,“听说陆离挺看中这丫头的,我们这么做了,陆离那边儿,可是不太好交待啊。”

    “哼,你就是太胆小,这里是京城,不是a市,不是东北,也不是h市,他陆家再怎么手段通天,能在京城翻起多大的浪花?你看,灭蜂行动不照样安在陆离身上了吗,他能怎么着,不还是乖乖去做了,区区一个女兵,她能怎么样?”严前远依旧是那张严肃脸,只是说出的话,可不像脸那么“正直”。

    “不过,这个女人毕竟是有功,别闹得太过,她和慕家、苏家都有所牵扯,真下了死手就不太好交待了。”孙吉望了一眼里面,已经开始用刑了。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女人都是怕痛的。银针扎进肉里的时候,夏琉感觉自己整个胳膊都在疼,她胳膊上的伤口还没好,所以,痛感更为猛烈,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呼。

    “哟,看不出来还是个硬骨头,来到这儿的女人不多,像你这样的硬骨头也不多,所以,接下来你要面对的,可是那些男人的待遇了。”用刑的男人看见夏琉陡然苍白的脸色,还有额头上那密密麻麻的汗,他勾唇,还以为这女人不怕痛的呢。

    又拿起两根银针,三根针一起扎进夏琉腿上,她挣扎起来,扯到腿上的伤口,血沁出来,染红了衣服。

    明明是那么细的银针,扎进肉里,却疼的要命。夏琉控制不住自己生理性的泪水,一时间冷汗、眼泪,头发都贴在头上,看起来颇为狼狈。

    孙吉家里有个女儿,捧在手心里长大,和夏琉差不多的年纪,他有些不忍心,轻声道:“里面是不是有点儿过了,那丫头细皮嫩肉,一看就没吃过什么苦,这么做,她受得住吗?”

    沈安横了他一眼,“受不住不正好吗,你看,她连哼都不哼一声,明显受得住,你瞎操什么心,莫不是心软了不成?”

    孙吉不再说话,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无毒不丈夫,要做大事,就不能心软。

    夏琉有点恨自己这身体素质了,要是差一点儿的人,不就痛晕过去了吗,醒着承受这疼痛,真是糟糕。

    看着她苍白的一张脸,用刑的人蹲在她面前,瞥了眼有血沁出来的胳膊和双腿,他揪住夏琉的头发,“怎么样,现在有些话可以说了吧。”

    夏琉的性子,在讨厌她的人眼里那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她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她尝尝会吃亏。

    现在,可不就在吃亏吗?她的头皮火辣辣的疼,却还是勾起唇角,漏出讽刺的笑,“我问心无愧,我永远相信,我的战友和长官,也是如此,就算,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诬陷他们。”

    “那你就尝尝死亡的滋味儿吧。”用刑的人松开她的头发,手一挥,便有人抬了条长凳进来。长凳落地以后,变立刻有人把夏琉抬到长凳上,既然这女人忍得了疼,那就换个方法“教育”她。

    贴加官儿,看名字你不会知道这是什么,但是,这里的人都知道它是什么。将一层层纸侵了水,贴在人脸上,人就会呼吸越来越困难。贴一层纸,就叫加一品官儿,贴到五品,人就呼吸不到空气了。

    这就是贴加官儿,一旦贴上那张纸,就无异于尝尝等待死亡时是什么滋味儿。

    用刑的人洗了手,去过经过特殊处理的纸,沾了水,走向夏琉,“想必你也不知道什么是贴加官儿,升官儿可不是好事吗,今个儿,请这位小姐加官,什么时候有想说的话了,什么时候就不加管了。”

    夏琉不知道什么是贴加官儿,但看到那个男人手中的纸,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快,心中不好的预感就变成真实的体验了。夏琉被捆住了手脚,只能任凭那人把纸贴在自己脸上,纸浸湿了水,贴在脸上黏黏糊糊的,让人很不舒服。而且,鼻子能呼吸到的空气变的很稀薄,眼睛也看不到东西……

    这不仅是对身体的折磨,也是对肉体的折磨,夏琉的呼吸变的急促,她告诉自己,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安稳没什么用,纸已经加到第三张了,夏琉感觉脸上的纸似有千斤重,这是真的压的喘不过气来,她的手用力的握紧,身体挣扎着,似乎想要起身,但因为被捆住了手脚,四肢都被绑在了不同的地方,她连施力点都找不到。

    “我就最喜欢玩这种游戏,看着他们再硬的嘴,都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老实交代,说出我们想要听的一切,贴加官儿,多好玩儿。”用刑的人看着痛苦的夏琉,他笑道,显然被夏琉的痛苦愉悦到了。

    夏琉已经没心力去思考那个人再说什么了,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就像一条频临死亡的鱼,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害怕纸和水。

    “哟,看来还是个硬骨头,第三张纸都不怕,那么,我可就要加四品官了。”男人伸出手,去取下一张纸,他不觉得自己的自言自语很诡异,干这行的,可不就要自己找乐子吗?

    第四张纸贴了上去,夏琉只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死亡的那一刻,空气透过四张纸来到她身体里的少的可怜,如果没没遮住她的眼睛的话,你会看到她的眼睛已经开始眼神涣散,到了频死的边缘。

    “呀,还没对女人加到第四纸过呢,也不知道受不受的住,”看见慢慢不在挣扎的女人,他皱起眉,可别死了,上面有所交待,这个女人,可不能死。

    他撕下来四重纸,这个女人已经脸色灰白地昏过去了。他把手放在她鼻子下面,发现她呼吸已经微弱,当下皱起眉,喝到:“快去叫医生,这个女人出事了。”

    医生来的很快,几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医生蹲在夏琉身边,掀开她的眼皮,查看她的眼睛以及瞳孔以后,立即插上氧气管,给她做急救措施。

    瞥见地上那团湿漉漉的纸,为首的医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贴加官儿,看来这女人很重要,而且挺硬气,他心里低叹,只不过可惜了,来到这里的,几乎都没走出去。

    夏琉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意识已经混乱,恍然间,仿佛看到了陆离、老夏、微微、媛媛以及其他熟人。他们向她招手,似乎在呼唤她。

    夏琉下意识的就想过去,她知道这是幻觉,刚刚还在审讯室里受刑,怎么可能一转眼就来到这种地方,见到他们了。这是要死了吧,死了也好,那些事自己就不用纠结了。

    要是死了,慕家的算计和纠缠,她就不用纠结了。欠金星舟的,她就不用心怀愧疚了,那些人世间的所有艰辛痛苦都不必再尝试了。死了,多好啊。

    可是,自己还不能死啊。夏琉苦笑,自己死了,要说什么“遗言”可就由不得自己了,那些脏水可就因为自己的“畏罪自杀”而泼到陆离和她的战友身上了。

    她的求生意志变的强烈起来,呼吸和心跳也都有了波动,为首的医生擦去了额头的汗,这个女人终于活过来了,他在这里的时间不算太短,但受了贴加官儿以后还能求生意志这么强烈的只有她了。

    这里是审讯室,不是夏琉治病的地方,看到医生对自己点头,示意她没事了,用刑的人也不管夏琉身上的血,他一巴掌甩在夏琉脸上,霎时间,夏琉的脸就肿起来了 。

    “嘴这么硬,你要是死了,老子可没办法和上面交待。我手里的游戏,可不止这一种,女人,你可想好了。”用刑的那个人声音倒是很温柔,他伏在夏琉耳边,仿佛情人在耳语一般。

    夏琉剧烈的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她从来没这么庆幸可以呼吸到空气。

    良久,她虚弱的勾起唇,依旧是笑着,她一字一顿,“继续来吧,我不怕。”

    女人微弱的声音很小,但安静的审讯室里却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侧目,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上次这么对这样的人用刑是什么时候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