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131章 逃出去了
    ,!

    还没等慕斯年说完,慕辰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急?怎么了,把话说清楚!”

    “夏琉,夏琉消失了。”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慕辰手里的手机落在地上,他却没心情去捡起来,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这句话:“夏琉消失了。”

    赵毅握紧了拳头,如果说带走夏琉并对她进行严刑逼供的南山路七十二号是对军队的挑衅,那么,偷偷带走夏琉的人就是对军队的宣战。或者说,是对自己的宣战。赵毅拉开抽屉,里面是把手枪,他抚摸着手里的枪,笑道:“老伙计,既然有人找死,咱们也拦不住啊。”

    很快,中央军委就发布了文件,要求中央四区特训营的待命特种兵们全部出动,去找一个命叫夏琉的人。

    苏家、慕家、陆家……多少势力因为这一个名叫夏琉的女人兵荒马乱。

    中央四区特训营,无论它的制度怎样不合理,无论它有怎样的弊端,但是不可否认,它代表了华国军人最高的素质,无论是单兵作战素质还是群体作战素质。

    他们才是华国最锋利的剑。

    特训营里的特种兵们数量不多,出任务的出任务,休假的休假,接到赵毅的命令时,能调动的只有二三十人。

    二三十人,足够了 。

    从中央军委了解完情况以后,特种兵们就开始行动了。他们黑入了城市监控系统,找到了那辆消失在车流里的车,这得感谢京城的堵车,不然的话,在高速上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找到一辆车。

    然后,后面的事情就顺藤摸瓜了。

    晚上十一点,整个京城都要睡了的时候,特种兵们找到了夏琉,她被藏在一个破旧的筒子楼里,看守的人不多,大概是自信没人能找到这里。

    “就是这女人啊,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怎么值得咱们出动二三十个来找她?”特种兵们三三两两的分散在筒子楼周围,小声的交流着,制定出计划,才能营救。

    “这是军委的命令,有意见你去提,”说话的人是“血狼”,这是他在特训营里的代号,他勾起唇角,“这次没有作战计划,谁先救出来她,功劳就是谁的,我准他修半个月的假。”

    于是,这群虎狼一般的特种兵们,斗志立刻被激发出来了。

    夏琉被绑成一团扔在地上,她还没有睡,身上的伤口没被处理,那些医生只是把她的伤口遮住而已。她苦笑,才出虎口,又入狼窝,自己最近还真是流年不利。

    “头儿,那女人好像还没睡。”血狼是他们的头儿。

    “睡没睡都没什么关系,把嘴塞上,不就好了。”一个女人而已。

    血狼做了个手势,行动开始。

    众人各凭本事摸进这座年久失修的筒子楼,那些哨兵对他们来说形同虚设。

    夏琉觉得不对劲,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然后就看到一个人走到了自己身边,伏在自己耳边小声的说道:“你好,我是中央四区特训营的血狼,奉命前来救你,别说话啊,别说话 我就松开你。”

    夏琉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出声的。

    她看着眼前动作迅捷的血狼,心下感慨,这就是华国最好的特种兵了啊。

    血狼暗自点头,看来这女人也是个有脑子的他索性松开夏琉身上的绳子,让她能自由的活动。

    “现在我带你出去,你最好能追上我的脚步,万一一会儿要发生什么我不能保证你会安全。”血狼嘱咐道。

    夏琉点点头,示意她知道了。

    两个人脚下都没有声音,她小心的跟在后面,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要逃离这个地方。

    巡视的人发现夏琉不在那间汹屋里,当下拉响警报,“不好了,那女人逃跑了!”

    立刻,整个筒子楼都亮起来了,血狼暗骂一句,然后拉着夏琉躲起来。夏琉却不肯跟他走,她咳嗽了几下,缓过气来,然后对血狼说:“不用躲起来,他们应该在那间房子的周围找我,现在正是我们逃出去的机会,我认识路,跟我来。”

    出了那么多次任务,第一次被任务对象指挥,血狼勾起唇角,这女人好像是陆离司令手下那支女子突击队里的兵,这么看来 女子突击队还蛮可以的。

    夏琉咬紧牙关,她相信身边的这个人 ,中央四区的人如果都背叛了军委的话,她也不必逃跑了。

    跑出去的这一路,夏琉向血狼展示了一个女兵的素质,侦查、反应力样样不差。他琢磨着,回去要不要跟上面提提意见,如果女兵的素质是这样的话,那么特训营招进来她们也算可以。

    出了筒子楼,夏琉向前跑了几步,脚下一软,跌坐在地,她实在没力气了。接应的人把夏琉放在背上,和血狼一起迅速离开这里。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才发现,夏琉身上全都是血迹,沈安打她留下的那些鞭伤多是在背上,还有腿上,这还是欧含提醒之后才落在背上的,要知道,沈安可是想在她脸上甩几鞭子的。

    剧烈活动以后,本来就没包扎的伤口自然侵出血来,看起来触目惊心。作为特种兵,他们本来见惯了伤口和生死,但是面前的女人咬着牙,苍白着脸,像个男人一样的忍着,这样的画面让人心疼。

    “你没事吧?”血狼递过来张纸,发现她压根没力气接,只好自己拿着擦去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这才发现,这女人竟然还在发热。

    “把我送到苏家吧,那里会有人照顾我。”夏琉所能想到的安全地方,只有苏家。慕家她不想去,不想和他们有所牵扯。陆家的话,她怕陆宴,那个人在算计她,她察觉的出来。

    如果陆离知道她去的是什么地方,一定会去接自己出来,他没有来,要么是因为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要么是因为有人拦住了他。能拦住他、瞒住他的,只有陆家人了。所以,她不能去苏家。

    偌大的京城,竟然只有苏家能庇佑她了,如果没有认识微微,她又要怎么办呢。

    “苏家?我可以送你去军委,那里也安全。”血狼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不相信军委,他们之所以出动就是因为接到了军委的命令,不然凭她什么身份,也不够格儿让他们出动。

    “军委?”夏琉冷笑,“把我带到这里的,就是混进军委里的人,有一就有二,你说,我能放心吗?”

    血狼默然,他还真不知道。

    “我先带你去医院处理伤口吧,你这个样子很容易感染。”血狼就要抱着她去医院。

    她摇摇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送我到安全的地方,那些幕后的人想从我这里让我伪造口供,一定会想法设法的找我。”

    血狼无法,找了辆车子,带她去往苏家。既然她放心苏家 那就送到那里好了,反正他的任务只是救出来她。

    这是夏琉第一次到苏家,她借了个手机给苏晓微打电话,她“喂”了一声,那面的苏晓微就泣不成声。

    “夏夏,夏夏,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安全吗?”苏晓微的声音带着哭腔,她是真的担心夏琉。

    “我没事,你别担心,我这就到苏家,托你照顾我啊,还有,帮我找个医生,治外伤的。”夏琉只觉得心里一暖,有人担心自己,挂念自己的感觉真好。

    “好,我这就去找。”苏晓微风风火火的坐在客厅,身边是被他刚刚揪来的家庭医生,她嘱咐管家,外面有人找她一定要请进来。

    苏游也被这么大的动静吵醒了,他穿着睡衣走下楼梯,看着精神亢奋是苏晓微,心下好奇,难道是夏琉找到了?

    “微微,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怎么还把小刘医生请来了?”苏游不解,难道是微微生病了?

    “伯伯,夏夏找到了,夏夏找到了,她一会儿就要到咱们家,还好像受伤了,我就把小刘医生请来了。”苏晓微心里五味杂陈,她既高兴着夏夏找到了,又担心见到的夏夏受了严重的伤,还替她担惊受怕和委屈 ,可不是五味杂陈吗?

    “找到了?”苏游精神一振,这是哪家的手笔,他排出去的人可是连消息都没有呢。

    不一会儿,管家就来汇报说:“有人来找微小姐。”

    苏晓微出去的时候,只看到车里后座上昏迷了的夏琉,血狼他们不见了。

    “只有她一个人吗?”跟出来的苏游问道,这个状态的夏琉显然不可能能来到苏家。

    “刚刚还有个男人的,可是我再出来的时候,那男人就不见了。”管家也纳闷,刚刚的人呢?那个长相普通的男人去哪了?

    苏晓微指挥着人把夏琉抬到自己的卧室,然后拒绝其他人进来,房间里就剩她和小刘医生。小刘老师也是个女人,看苏晓微帮她脱去夏琉衣服上药的时候,苏晓微的眼泪掉下来。

    她急忙劝道:“我的小姐哎,你别哭啊,房间里还有咱们两个,你得帮我给她上药的,万一泪落在她伤口里了怎么办?”

    苏晓微手忙脚乱的擦去眼泪,帮医生给伤口上药,纵横交错的伤口已经裂开,看起来触目惊心。她的夏夏,这是受了多少苦,这些伤口,一定很疼吧。那些人,她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