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149章 珠玉在前
    ,!

    哼,要是不把夏琉娶回家,她就要陆离好看。

    “是。”陆离大方承认,只是,最近母亲对夏琉的关注度最近颇高啊。

    “啧,你竟然这么就承认了,老陆啊,快再给我盛一碗汤,我要压压火气,小琉那么好的姑娘就要糟蹋在咱儿子这不解风情的人手里了。”燕华瞪了陆离一眼。

    这一眼让陆离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时候母亲和夏琉的关系这么好了?陆离坐到燕华旁边,“妈,这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些汤汤水水的了?还有,您和夏琉,好像很熟的样子啊。”

    陆沉亲自盛了一碗汤放在燕华面前,前两天的事陆离没问,也就没人告诉他,“你妈前两天去见了夏琉,然后突发急性肠胃炎,是夏琉抱着你妈去救护车的,当然,救护车也是夏琉叫的。”

    陆离点点头,指了指燕华正喝的欢快的药膳,“您接着说,这是什么?”

    “只是夏琉交给你妈的药膳,多喝点水也不是坏事。”燕华一向不喜欢汤汤水水 虽然小事侯恶关了,她的嘴也蛮刁的,为了燕华的身体健康,陆沉没少操心,想尽各种办法都没能让燕华多喝点水,让夏琉一张药方就解决了。

    走进来的余飞听到陆沉的话,喊了声“二叔好”以后,就走到陆离和燕华旁边身边,拉着陆离的手,面带微笑的嘱托他,“小七啊,嫂子还没求过你什么,这次啊,你就算为了嫂子,也得让夏琉成为你媳妇儿。”

    “这又是为什么?”这下换做陆沉和燕华不是很明白了。

    跟在后面的陆郁接过话头道:“她啊,说什么自己是夏琉的小迷妹。”

    “话说 你们知道小迷妹什么意思吗?”陆郁还是不太明白。

    “哥,你去查百度,百度无所不知。”陆离调侃道。

    陆离说不清心里是什么味道,别人家里婆媳关系、妯娌关系都是难题 到了夏琉那儿,她还什么都没做,就把这些摆平了,该说不愧是他看上的人吗?

    燕华递给余飞一只碗,里面盛着大半碗汤,“呶 老大家的,尝尝怎么样,对肠胃好。”

    余飞有点纳闷,二婶婶不是最不喜欢这些汤汤水水的吗,怎么会喝这些,莫非这碗汤里有什么玄机?

    她是个直性子 有什么说什么,接过碗以后看着燕华 “二婶婶,你不是最不喜欢这些的吗?怎么现在……”

    燕华小啄了一口,“嘴上念着的,是谁?这就是夏琉她给的药方,你还别说,做出来的药膳味道还算可以,喝下去还挺合我胃口的。”

    余飞来了兴致,“二婶婶,你也知道夏琉?”

    “我当然知道,前两天突发急性肠胃炎,是她把我送到医院去的,你呢,你怎么知道夏琉的?”

    接下来,两个女人往腻在一起你旁若无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一个人——夏琉。

    陆沉和陆郁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奈。面对妻子,他们也无可奈何啊。

    不知道夏钟明什么时候和慕辰和解的,慕斯年回京城的时候,把慕老爷子留在a市了。

    反正慕家需要他出面的事情不多了,还不如留在夏家 反正夏钟明虽然不给慕辰好脸色看, 但是态度还是好的,依旧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夏家客房数量有限,为了腾出来慕老爷子的房间,王媛媛搬去了夏琉的房间,姐妹两个挤在一起,对王媛媛来说这种感觉颇为新奇,她还没跟什么人住在一起过呢。

    管家在第二天就就回了h市,对他来说,这里太危险了,王媛媛是夏家的人了,而他不是,万一慕老爷子那天不高兴,他就遭殃了。

    然后,夏家的日常就变了。

    例如,某天卷起衣袖,抱着几件衣服走向洗衣机,有些衣服可以扔进去,有些衣服必须得用手洗,就像夏琉那件红呢子外套。

    慕辰没干过活,他盯着夏琉,“琉琉丫头,你这是抱着衣服去哪儿啊 ,咱们什么吃早饭啊。”这几天的伙食要么是夏钟明下厨,要么是夏琉下厨。夏琉的手艺虽然不太好,但是剩下的人还算捧场。

    夏琉停下脚步,“我去洗衣服啊,慕先……外公您先坐着,一会儿爸爸就做好饭了。”说完,还扬了扬手里的衣服。

    慕辰低着头,慢慢的红了眼眶,夏琉都要自己洗衣服了,那是不是慕思,慕思她也曾经无数次的干过这种活?从小锦衣玉食的慕辰家里有着一大堆用人,他没自己做过什么家务,同样,嫁人以前的慕思也没有。

    夏琉不明所以,自己刚刚的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怎么老爷子听了,情绪这么低落啊。

    夏琉打扫卫生的时候,拿着拖把,就要去拖地。慕辰默默的让开地方,然后耷拉着脸,暗自为夏琉还需要自己亲自动手拖地。

    夏琉收拾餐桌残局的时候,慕辰……

    慕辰找到了夏钟明,直接开门见山,“夏钟明,你很穷吗,不仅让琉琉住在这么小的房间里,还让她干那么多的活,要不,我帮你请个佣人吧,省的让琉琉干那么辛苦的活。”

    夏钟明不是很懂,怎么,夏琉干了什么重活了,现在家里也没什么重活啊。还是说他和慕老爷子有代沟了,听不懂他的话了。

    “现在家里,好像没什么重活,琉琉她无非就是做一下家务,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辛苦的活吗?”夏钟明不解,反正他是不知道。

    “你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慕老爷子手里的拐杖敲击着地面,“洗衣服、拖地等等等等,这还不算辛苦的活儿吗?你简直要气死我。”

    夏钟明摸了摸鼻子 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啊。

    叶云清听说燕华进了医院,好像是突发什么状况,她挑了几样礼物,准备去陆家拜访一下燕华。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的主要目的是去和陆离来一场偶遇,顺便还能彰显一下自己的善良。

    你看,燕华阿姨一病,我就来探望,多有心,对燕华阿姨多好。

    管家领着叶云清去客厅,叶云清跟在他后面 低声向他打听,“管家叔叔,我听说燕华阿姨病了,怎么样,燕华阿姨没事吧,什么病呢?”

    管家冲她一笑,“二夫人的事我们不清楚,叶小姐如果好奇的话,不妨自己去问夫人吧,您现在先在客厅里坐一会儿吧。”

    燕华这几天和余飞的关系突飞猛进,她们两个年纪相差不是太大,相处的这么好,也许是同为夏琉小迷妹的缘故?此时两个人正在小书房,不知道嘀嘀咕咕着什么。

    管家敲响小书房的门,恭敬的开口 :“夫人,叶家叶云清小姐正在楼下 她想见您。”

    燕华皱起眉,和身边的余飞对视一眼,“你说 叶云清现在来做什么?”

    在商业上 ,燕华是个天才,在其它事情上 ,她就有点迟钝了。

    余飞略一思考,“估计是听说婶婶你病了,想来探望一下 ,顺便在小七面前刷个脸。”

    燕华点点头,然后准备出去,余飞也起身,“我也去看看,她有什么优势敢和咱们琉琉抢陆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下楼梯,叶云清来陆家的次数不算少,所以认识余飞,她甜甜,一笑,打招呼道:“燕华阿姨,余飞嫂子,您们好。”

    “听管家说叶小姐想见二婶,我也就跟着一起下来了,想来叶小姐应该不会介意吧。”余飞含笑望着叶云清,与其说是望,不如说是打量。

    你别说,叶云清还真有几分优势,比起夏琉那刻在骨子里的处事不惊,叶云清这样的娇花应该更得男人怜惜,你看那大眼睛,含着泪望向一个人,谁受得了?

    只是越看越觉得,叶云清还真不如夏琉。夏琉身上的那种气质,超脱容貌之上,不是叶云清可以比的。

    “不介意,不介意,我听说阿姨病了,就带了几样薄礼来探望阿姨,阿姨,您没事吧,听到您突发什么急性肠胃炎 可把我吓坏了。”叶云清脸上带着关切。

    “我没事,劳你挂念,真是个好丫头。”燕华拍着叶云清的手,笑着对叶云清说。

    如果没有夏琉珠玉在前,燕华说不定还真会感到于叶云清挂念自己的这份心意。可是现在,夏琉帮她那么多,不留名字就走了,对比起来,谁更善良一目了然。

    如果不是她提前知道夏琉是谁,说不定连个道谢的机会都没有。

    况且,夏琉还贴心的留下了药膳的药方,这种东西一般人不都是藏着掖着的吗?可是夏琉好像不知道药方的重要性似的,随随便便就留了她。而叶云清,隔了两三天才来,换做是你,你更喜欢谁?

    比起锦上添花,自然是更喜欢雪中送炭。

    燕华对叶云清的态度并没有改观多少,叶云清也不介意,反正自己来这一趟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见陆离一面。

    陆离就像是自己的毒,戒不掉,忘不了,叶云清想,如果以后陆离哥哥成了别人的,那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