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199章 医生的作用
    ,!

    ”慕老爷子这么有意思啊。”苏晓微没有跟这位老人接触过,不知道慕老爷子原来这么有趣。

    慕斯年俯身,伏在苏晓微耳边,”成为他的孙媳妇儿,你就知道了。”

    ”接着说,没个正经。”苏晓微白了他一眼。

    ”是你打断我的啊,”慕斯年有些委屈,他看了一眼苏晓微的脸色,才继续说道:”姑姑是个医生,很出色的医生,但这为她的死亡埋下了祸端,她没能救活一个病人 被病人家属报复,就这么失去了生命。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即便身为慕家人,慕斯年也不太知道这件事的内幕。

    苏晓微的眉头越皱越紧,这叫什么事,救不回来病人 就杀了医生,呵,真真是霸道极了。而且,慕家能忍下这件事,就说明对面的势力要比慕家还了得。

    华国没有这样的人 难不成是国外的势力?

    ”好了,你也别乱想了,想太多没用,我想你觉得姑父有事情瞒着你,那也是为了你们好,要说慕思阿姨走了这件事谁最伤心,那肯定是他了,至少老爷子不止这一个孩子,他只有这一个爱人。”

    ”好了,咖啡喝完了,你可以走了,”苏晓微下了逐客令,事实上,要不是这里足够安全,不会被人听到说话内容,她才不会把慕斯年带到这里来,现在事情谈完了,卸磨杀驴,驴子某某某可以麻溜儿的走了。

    ”微微,我咖啡还没喝完呢,而且,这个点儿了,”慕斯年指了指墙上的钟,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这么晚了,我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你又不送我,我也不好意思打电话给助理,你就好心收留我一晚吧,微微~”

    对于一个颜控,你只要长的足够好,她就不忍心拒绝你的任何要求。慕斯年只是厚着脸皮撒了个娇,就成功的让自己留下来了。反应过来的苏晓微懊恼的咬着下唇,怎么就这么糊涂的答应他了呢。

    两支队伍汇合在一起,血狼比之陆离要有经验,但他见识到了陆离的作战地图和作战计划的时候,还是大吃一惊。

    果然,青龙不愧是青龙,他敏锐的战斗直觉和战斗天赋让血狼自叹弗如。

    ”我们的名额到现在,已经基本上稳妥了,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你们留到前三,华国的队伍沉寂了太久了,再不亮亮锋芒,怕是人家以为咱们好欺负的呢。”陆离是个军人,带着军人”以国为重”的信念。

    ”好,这次就玩一票大的,让那群黑人白人还有剩下的黄种人看看,华国的实力。”血狼很赞同这个想法,更何况是二队保护一队,他很乐意去实行这个计划。

    ”乖乖,你们牛啊 这种装备都可以搞到。”风狼竖起大拇指,他第一次见到还有带弓弩来的,而且没有在过安检的时候被拦下。

    忽然。毫无预兆的,贪狼倒了下去。

    ”怎么了,他怎么了这是?我的天,你看这脸色,他别是受了什么伤了吧?”江宏也凑过去。

    ”不是受伤,是贪狼他被什么东西咬了,然后就开始发热 我们给他喂了消炎药 但是没什么用,撑到这里晕倒了。”铁狼给江宏解释道。

    雨林里,总是会遇见这样那样的危险,不是所有的队伍都有十分灵验的驱虫药。

    江宏此时觉得无比的庆幸,哪怕每天被迫撒药粉的是他,他也认了,至少不会被咬一口导致昏倒。

    夏琉没有急着凑上去,她是个医生没错,但是血狼的队伍不一定相信她和她的医术,与其自己巴巴的贴上去,可不如人家来求自己。

    果不其然,血狼的目光扫过夏琉,看夏琉淡定的坐在那儿,反倒好感度上去了。正如夏琉所料,血狼想 如果夏琉亟不可待的去诊治贪狼,他倒怀疑她的医术了。

    好的医生哪里需要急着在患者身上证明自己呢。

    ”陆队长,你看,我的队友已经这个样子了,您的计划怕是行不大通啊。”血狼看了一眼夏琉,又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贪狼,意思很明显。

    但是陆离只当没看到,他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既然不能合作,那我们就就此作别吧,我们还想去搏一搏。”

    ”明人不说暗话,既然您一开始有那样的打算,不如就去执行了吧,我听说,您带了军医来,能不能请她救一救我的队友,不然,华国一队就要止步这里了。”血狼咬牙 不是都说陆家的这位擅长一力降十会吗?怎么打太极打的这么熟练?

    ”好,夏琉,你去看看。”陆离吩咐道。

    夏琉立即立正,行了个军礼。刚刚一看到贪狼的脸色,她就在怀疑是怎么了?被虫子咬了?这很明显不可能,贪狼明明是伤口感染,所以发烧,导致了昏迷。

    谁说中药都是慢功夫,那是对中医的误解,说起来,中药的效果有时候比西医的更快更好。

    夏琉拿了几位在路上遇见的中药药材,就那么粗粗的熬了一碗药。

    江宏捂住鼻子,有些幸灾乐祸,良药苦口利于病,希望这位贪狼能够明白啊。不过,这味道还真是浓郁,我的天,幸好喝的不是我。

    大约过了十分钟,被队友强行灌药的贪狼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对我做了什么?吃屎都比这个味道好!”

    江宏凑过去,嘴贱的接了一句:”哎呀,你还吃过屎啊,好阔怕。”

    ”终于醒了,你昏过去了,要不是二队的夏琉,我们就要因为你而出局了 我的天,说昏倒就昏倒,可吓死我们了。”风狼仍旧心有余悸,这是并肩作战的队友,看到队友倒下,他怎么可能不后怕。

    ”谢谢。”虽然嘴里的味道太奇怪,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但贪狼还是去道谢了,要是没有她,华国一队就真的因为自己而止步于此了。

    ”客气了。”夏琉有些不好意思,那碗药多多少少有捉弄他的意思在,毕竟她的行囊里有针剂,也可以救他,只是速度不一定这么快罢了。

    两只队友一起前行,风狼和苗魏两个人担任斥候,侦查敌情。其余六个人警戒在周围,后腿——贪狼和团宠——夏琉被围在中间。

    没办法,一个是才 另一个,另一个张的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虽然知道她的实力,还是忍不住要保护她。不如就让她去当个团宠,负责美美美和救人就行。

    ”警戒!”两个侦察兵出身的斥候敏锐的发现了敌人的行踪,众人隐蔽的隐蔽,备战的备战,只需要几秒,就做好了准备。

    夏琉和贪狼,就是隐蔽的那两个人。

    ”你喜欢陆离吧。”

    正在关注战场局势的夏琉有些楞,她回过头,发现贪狼正盯着自己。

    ”有那么明显吗?”夏琉反问道。

    ”再明显一点儿,你的眼睛都要黏在陆离身上了,女孩子家家的,矜持点。 ”贪狼恨不得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翻个白眼,我的天,这就是长得帅的男人的优势吗?你看队长,他也有点喜欢夏琉的意思,怎么夏琉就没发现,偏偏眼睛黏在了陆离那个家伙身上。

    ”你是贪狼,不是狗仔,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你还是多关心自己的伤口吧。”夏琉点点头,嗯,果然是药不够苦,她就好人做到底,帮帮他,毕竟良药”苦”口利于病。

    战斗结束的很快,对手是只欧洲的队伍,一直排行前十的f国 他们的二队被m国终结,一队又遇上了宿敌d国,所以状态不好,更何况华国两只队伍攻击他们,自然败光很快。

    被摁响了求援器,这群f国人也不恼,尤其是看到从隐蔽的地方走出来的夏琉,他们的热情更是高涨,因为他们是骨子里带着浪漫的f国人。

    ”天呐,美丽的小姐 您看起来还没成年,真是暴殄天物,让这么漂亮的小姐来参加这么危险的比赛。”

    ”如果您来f国,我很乐意做您的向导。”

    七嘴八舌的f国人没看到,陆离的脸色越来越黑,他一把拉过夏琉的手,率先前行,”抱歉 我们的比赛还没有结束。”

    ”真想把你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陆离用仅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到,就像是一只龙气鼓鼓的思考着怎么把自己的珍宝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到,这样就看不到其他人觊觎的目光了。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你哎。”夏琉有些想笑,这是,吃醋?

    ”比赛结束,你跟我回家吧。”陆离很认真的看着她。

    ”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

    贪狼走在最后,看着自家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你没机会了,上次救她的时候多么好的机会啊,你不知道珍惜,这下好了,没机会了。”

    ”看来你伤口好的很快啊,”血狼横了贪狼一眼,意思很明显——回去给我等着。

    贪狼摸了摸鼻子,队长的玩笑不好看啊。

    比赛继续进行着,他们先后遇见了几只队伍,有的很轻松,有的则要付出代价。

    这个晚上开始,他们没有了帐篷,因为接近比赛尾声,帐篷的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他们围座在一起,身边撒了夏琉提供的药粉,几个人轮换着守夜,谁也没有放松警惕。

    只是夏琉有些发愁,再这么下去,她的药粉可坚持不了几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