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23章 里昂
    ,!

    ”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干嘛,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帮忙的应该的。”陈思看她唇上的口红已经擦去,粉色的唇瓣看起来诱人的很。

    ”听说你有男朋友了?他今天还给你送了花?”怎么可能那么巧,昨天不送,前天不送,偏偏在他送了之后送。

    ”对。”夏琉点头,眼尖的发现冷着一张脸的陆离就在不远处,”他啊,是个醋坛子,还喜欢口是心非。”

    ”他很优秀?”

    ”非常优秀。”

    对于夏琉这样的的回答,就连苏淇淇也觉得,要不是自己知道陆离的存在 就这么敷衍的回答,它也不会相信夏琉真的有男朋友。但她知道夏琉,让她在人前夸陆离如何优秀,这太难了。

    ”非常优秀”这四个字让陈思更觉得夏琉有男朋友这件事是她捏造出来拒绝他的理由。

    ”现在,一月一度的联谊舞会现在开始,我们心目中的男神——总经理陆离陆总,将为我们跳一只开场舞 老规矩让灯光随机为我们选一位出来,她将有幸成为陆总的舞伴。话不多说,选择,开始。”

    就像赵琛在演唱会上的玩法一模一样,灯光随意的在场中转来转去。舞伴是陆总,几乎在场的每个女人都在祈祷 让灯光落在自己身上。

    只听陆离低淳如美酒的声音响起,”停。”

    光圈落在夏琉身上,她此时还一脸的茫然,没有吃晚饭的她 还偷偷往嘴里塞了一口提拉米苏。整个舞场的目光汇聚到她身上的时候,她还端着自己的食物盘,像一只小仓鼠似的。

    ”恭喜这位女士,请到中间来,你是陆总的舞伴。天呐,我都有点嫉妒你了,”主持人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然后把舞池让给这两个人。

    陆离想起来上次在h市,他不放心夏琉的安全,潜入那一场舞会,没能和夏琉跳一只舞,他一直都很遗憾,现在有机会了,自然要补上。

    他伸出一只手,弯下腰,做出邀请的姿势。

    夏琉吧手搭在陆离的手上,陆离的手扶着夏琉不盈一我的腰肢上,两个人踏着音乐,动作优雅的跳起第一只舞。

    有些人的舞蹈是排他的,让其他人自然的退到一边,欣赏他/她的舞姿。而夏琉的舞不一样 她就像是一束光,吸引着其他舞者一起跳。

    渐渐的 舞池里热闹起来。

    夏琉退到一边,看着一堆花枝招展的女人围上了陆离,有些好笑,也有些生气。笑的是陆离冷着一张脸已经挡不住这些女人的前赴后继,气的是,那是自己的人,自己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宣示主权。

    她拿起一杯酒,走到角落里,忽然有一个陌生的外国人坐在她身边,说了一句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一定曾经是个医生把。”

    ”你是怎么知道我曾经是个医生的?”

    这位陌生的外国人是l集团特聘的精算师,严谨的d国人。

    他此时看着夏琉 却仿佛透过夏琉去看另一个人。

    ”因为我曾经有一个医生朋友,一个很好的朋友,她也是个华国女人,漂亮,聪慧,而且善良。可惜的是,善良在如今的社会并没有什么用,她的善良杀了她。”

    这位精算师眯起眼睛,他现在已经四十三岁了,漂洋过海来到遥远的东方国度,也是想来看看培养出那么秀外慧中的一个人的国家和社会是什么样。可惜,他再没见过那种近乎愚蠢的善良。

    夏琉皱起眉,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他说的可能是自己的母亲。

    夏琉不想打草惊蛇,她假装出一副对故事很感兴趣的样子,”您说的朋友,和我很像吗?我很好奇可以跟我说说她的故事吗?”

    里昂看着面前年轻的女士,仿佛见到了多年前那个要听自己讲地中海的女人,他勾起唇角,明明看着还很年轻的脸上却漏出了一抹慈祥的笑,”如果你想听,我很乐意为你讲述我的故事,有点夸张,但那是事实。”

    那是二十多年前,里昂还只是d国黑手党的继承人 他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缜密的心思 但胜在父亲只有他一个继承人。

    有一天,他在机场遇见了一个人,那是个很年轻的华国女人,她拉着一个行李箱,笑的就像冬天里的太阳一样,暖极了。

    里昂没注意那个人,因为他认识来接她的那辆车上的标志,那是d国最好的医学研究院。一个学医的书呆子,贵为黑手党太子爷的他并不在意。

    再后来见到她,是在家里,管家告诉他 那是父亲”请”来的医生。父亲的”请”,一向粗鲁的很。

    他找到她,问她父亲的事,毕竟如果父亲出事了,他的安生日子可就没有了。

    ”您父亲的情况,我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这种病症,如今还没有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我们正在着手研究这个课题,但是进度不大。”

    看这个女人一脸的淡定,里昂有些好奇,要知道,这个女人相当于被软禁在他们家,一点儿人身自由都没有,她就不害怕,不惶恐吗?

    里昂问她,”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他是黑手党的教父,自从你走进这栋房子,就代表着没有出去的机会了,你不害怕吗?”

    ”害怕没什么用,况且,我是一名医生,病人因为病情而有些情绪上的波动,我跟理解。”她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况且,黑手党比起那些,已经算是安全的了。”

    聊着聊着 两个人就成了朋友,里昂很喜欢这个华国朋友。这种喜欢,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而是普通朋友间的相互欣赏。

    她叫慕思。

    慕思喜欢看书,各种各样的书,没事的时候她能在书房带上一天。

    后来,父亲病重,他也忙了起来。他接触到了更多的黑暗,愈发显得这个朋友的好。

    可惜,事情从来不会如人愿。

    他放这位朋友回国了,d国太危险,有朝一日他若是护不住自己了,又怎么能护着她呢。

    ”我要是知道她回去后会死,我怎么会让她回去呢。在d国,我好歹有一整个黑手党的人护住她,可是在华国,他的丈夫护不住她。”

    里昂看了一眼夏琉,”当然,我并不是说他的丈夫如何懦弱,相反的,她的丈夫很爱她,愿意为她付出生命。她也是,所以,她死了,为了保护她爱的人。”

    ”死了?”这是夏琉第一次从其他人嘴里听到有关母亲的消息。

    ”是啊,死在一个我都没办法为她报仇的人手里,所以,我来到了这个国家,想着见识一下能养育出那样一个人的国度是怎么样的。”里昂的语调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很多年了,他这是第一次讲起这件事。

    ”我和她很像吗?”夏琉突然问了一句。

    ”也不是很像,说句实话 ,她没你漂亮。大概因为气质的原因,你就像是一把剑,华国的那种剑,有鞘的时候是沉稳的美 锋芒毕露的时候最美。可是她不一样 ,她像是一个太阳,永远温暖。当然 有些地方很像。”越靠近越想,赤子诚心,一脉相承。

    夏琉眯起眼,”您认识我?”

    ”别紧张,小姑娘,你应该喊我一声里昂叔叔,调查你和你父亲的事很容易,因为我可是里昂。”里昂看着夏琉,这就是慕思的孩子,长的很好,虽然和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样。

    毕竟大多数单亲家庭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极端,但她没有,或者说隐藏的很好。

    ”这是我的住址,如果有时间,带着你的小男朋友来这个地方找我,她不在了,我这个男闺蜜,可得好好帮她把把关。”里昂指了指陆离。

    ”好。”夏琉点点头,不知道这个外国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她一定会去。母亲的朋友,知道母亲死亡原因的朋友……

    里昂起身离开,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慕思知道自己最后一程必死无疑,她早早的写好了遗书 让夏钟明必须签字,她要把心脏捐给里昂。

    他这里跳动的,是那个人的心脏,所以,他会替她照顾好她的女儿,就像当初在d国,慕思照顾他一样。

    陆离终于摆脱了那群女人,他坐到夏琉身边,”刚刚那个不是精算师吗?”

    ”他说他叫里昂,d国黑手党的里昂,母亲的男闺蜜。”夏琉轻笑,”有时候觉得,母亲才是活生生的玛丽苏,除了嫁给我爸这件事,其他的那个不是小说里才会有的情节。”

    ”里昂?他销声匿迹了很多年,原来躲在华国了,他是个很危险的人,”陆离拿过她手里的纸条,”这个是?”

    ”他说,要替我母亲把把关,看看女婿怎么样?”夏琉托着腮帮子看他,”怎么样,敢不敢去啊?”

    ”你去,我当然陪你去。”

    这不是情话,而是我在陈述事实,你要去的地方 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