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33章 她去哪儿了?
    ,!

    陆离下楼买了些药,回来见夏琉还没从卫生间里出来,不由得好笑,跟个孝子似的,一有事就喜欢躲起来,还喜欢躲卫生间。

    ”琉琉,出来,我买了药,你该换药和绷带了。”他敲了敲卫生间的门,然后看着门打开,脸色还是和进去的时候一样红的夏琉跑了出来。

    ”来,我给你换药。”

    夏琉脱了外套,乖乖的坐在床上,等了许久却没见陆离有什么动作,她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陆离。咦,陆离怎么看着有些不对劲。

    她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的上身只剩一件背心裙了……

    陆离沙哑着声音,目光幽深,像是一只饿了很久的狼一样,”琉琉,不要这么放心我,秀色在前,我不一定能忍得住。”

    ”流氓,你还换不换药了!”

    陆离蹲下身子,慢慢解开夏琉隔壁上缠的紧紧的绷带,子弹留下的伤口很是恐怖,如果是刚刚的陆离心里是旖旎的念头,那么现在只剩满满的心疼。

    ”琉琉,一定很疼吧。”对不起,不能在你需要的时候陪你。

    ”不疼了,幸好当时我遇见了以前的一个学长,是他救了我,帮我处理了伤口,还把我送到了里昂叔叔那儿。”夏琉摇摇头,不想让陆离为她担心。

    ”学长?”陆离的第一反应就是情敌,他的琉琉这么优秀,从言书岂,到金星舟,再到血狼,哪个不是垂涎他如珍如宝的女朋友。

    ”嗯,是以前在m国时遇见的华裔学长,人很好的,手艺也不错,在m国的时候经常请我们这些华国人吃饭。这次要不是他,我可能就被抓住了。”那些日子无忧无虑,夏琉甚是怀念。

    ”你啊,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还记得上次红灯区的那个女同学吗?不也是你的老同学,不照样把你卖了。”

    陆离试图劝她不要这么傻乎乎的相信任何人,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就像陈思 看起来人模人样,如果不是一开始知道他是嫌疑人,你怎么会想到他是呢?连王媛媛一个小姑娘都知道要嘱咐她,不要轻信任何人。

    ”好了,快去睡觉睡觉,我要去洗漱了。”看陆离帮她换好药,包扎好,夏琉跳下床,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没什么意义。

    陆离看着她的背影,失笑着摇摇头。

    现在的夏琉洗漱很是就难,毕竟她一只手受伤了,只能一只手刷牙,要比平时难多了。

    ”陆离——”

    陆离听到声音,立即跑过去,推开卫生间的门,”怎么了?”

    ”我挤不上牙膏。”这几天她都是忍痛一个人来,但现在,她突然想矫情一把。

    陆离拿过她的牙刷,帮她挤上牙膏。她是个要强的女人,自己不在身边的话,一个人忍痛做完所有的事情,那得多疼啊。

    娜塔莎从李海的书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是个冷着一张俏脸的女人,看起来英气十足。

    娜塔莎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看。爸爸他把这张照片放的这么隐秘,而且照片的边缘磨损的这么严重,她一定是爸爸很重要的人吧。

    ”爸爸,她是谁啊?”娜塔莎迈着小短腿跑向李海,今天休息,他此时在厨房里给娜塔莎准备吃食,孝子原来味道重口惯了,现在终于习惯了清淡的饮食。

    李海回过头,”让我看看,我的娜塔莎又发现了什么?”他的目光落在了娜塔莎手里的照片上,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是爸爸的一个朋友。”

    ”骗人,爸爸,这肯定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娜塔莎在海盗窝里待久了,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是有的,她捕捉到了李海那一瞬间的恍惚。

    ”好了,她是爸爸的一个朋友,现在去了很远的地方。”是啊,她在天南,她在海北,就是不在他的身边。

    小渔村里前几天有人逝世,村长夫人告诉娜塔莎,老人家去了很远的地方,这让娜塔莎下意识的认为照里的人已经不在了。

    天知道,后来娜塔莎因为种种原因再见到夏琉的时候,以为自己看到了鬼。

    夏琉洗漱完毕,看着房间里那只有一张的床,这,怎么睡?刚刚前台说只有大床房了,所以才订了这一间,现在看来,不是太明智啊。

    ”怎么站在那里发呆,你不是要睡觉吗?”陆离洗完澡出来,就看着夏琉站在一旁对着床发呆。

    ”我怕我睡觉不老实。”夏琉看了一眼陆离的胸口,没穿衬衫,要是发生什么更尴尬的事不就糟了吗?

    ”好了,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天知道,陆离刚刚那一刻多想把上次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幸好他忍住了。

    夏琉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蛹,”好了,我先睡了,你随意。”

    陆离关上灯,躺在夏琉旁边,听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闻着身边传来的芬芳,一向睡眠质量很好的陆离罕见的睡不着了。

    ”陆离,你睡着了吗?”过了一会儿,睡不着的夏琉小声的喊了一声陆离,她睡不着。

    ”没有。”陆离大手一身,”捞”过来”蛹”里的夏琉,把她放在自己怀里。

    ”那我们聊天吧。”

    ”嗯,你想聊什么?”陆离没意见,她想做什么自己都陪她。

    ”聊一聊你当兵的事吧,老夏总说你十六岁的时候就去了四区特训营,一呆就是好多年。”十六岁的时候,夏琉还是个学生,唯一不普通的是她会飞向各个国家去参加医学活动。

    ”那些事情啊,也没什么好讲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夏琉打断他,”我就要听,就要。”

    陆离亲了亲她的额头,”好,我讲给你听。”

    那时候的陆离不想继续浑浑噩噩,做个家族庇荫下的米虫,可是陆沉不同意他去参军,他不同意陆离反抗他为他指定好的人生道路。

    两个人吵了一架,父子关系紧张的很。陆离去找了陆宴和大伯,然后通过关系塞进了四区特训营,陆离心里憋着一口气,他要让那个小姑娘和父亲看看,自己能做到最好。

    四区特训营里都是各地最优秀的士兵,年纪平均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可以冷静的思考,体能也在人生的巅峰。

    但是现在的陆离,不过十六岁,他一点儿当兵的基础都没有,要不是碍于陆家权势,他压根就进不来特训营。

    ”一点儿基础也没有,那岂不是和我刚进女子突击队的时候一样啊,你的战友们会排挤你,瞧不起你吗?”夏琉发问,有些心疼只有十六岁的陆离。

    ”不会,那些人的年纪大我太多,他们只会无视我。”他们觉得陆离这样的富家子弟不会坚持下去,很快就会离开特训营,所以无视了他。

    从什么也不会,到跟上训练的节奏,陆离满手的茧子和满脚的血泡说明了原因。

    严复那时候还是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他看着渐渐进步的陆离,心里很是感叹,要知道,现在的陆离每天仍旧在增加负重,甚至在格斗训练中要让对手一只手,虽然最后被对手教训的很惨。

    他开始跟着特种兵们出任务,一个会说多国语言,长的很俊郎的酗子让任务进展变得极为迅捷。毕竟,从女人嘴里套话有时候很简单。

    ”喂,你黑一只手,我就跟欺负你似的。”严复很不满,他皱着眉看向陆离,他可不是自己的对手。

    陆离摇摇头,迅速强攻,他现在一只手对敌已经是五五开,两只手的话,对面的傻大个可不是他的对手。

    让陆离印象最深的一次任务,是和京城的一只军队一起任务。其中有个女兵,让他印象很深,她就是周霞。

    *在东南亚流窜作案,已经发动了好几起恐怖袭击事件,为了保证人民的安全,这群*必须得死。

    对手雇佣了训练有素的雇佣兵,交手数次都各有伤亡。那个叫周霞的女人自己提着两把枪,动作、准头丝毫不比这群特种兵差。

    这么优秀的女兵,足以成为特训营的特种兵。事后,陆离去找了有关人员,向他们推荐陆离。

    他们说的话至今陆离还记得,”陆离,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质疑,四区特训营里没有女兵,这是规矩,要怪就怪她是个女人。要是看不惯,你就离开,反正你也不是正经门路进的这里。”

    于是,陆离离开了特训营,他身上的军功不少,但不足以让他成为少将。但是,为了捧杀陆家,陆离成了华国最年轻的少将。这个身份一直饱受质疑。

    成为少将以后,陆离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砸钱建立了女子突击队。

    直到现在,陆离依旧很庆幸当初的那个决定,如果没有女子突击队,夏琉被他退婚以后,怕是两个人再没有交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