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53章 相逢?
    ,!

    哪怕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夏琉也没有在这里多呆,她还要赶回a市,清明节前后,如果不去祭拜一下母亲,她心里觉得过意不去。

    对此,陆离和王媛媛没有什么异议。

    ”思思,我就知道这一天会有很多人来看你,我也知道,你最想看到的人一定是我。”夏钟明弯下腰,整理着墓前的花束。

    慕思的墓碑欠放着好几束鲜花,大捧大捧的花朵,说明有许多人赶在夏钟明面前来祭拜过了。

    ”琉琉没来,她这丫头,真的长大了,性子像你,摸样也像你,可惜你看不到,不然你一定要夸她。她那丫头,你要是夸她了,尾巴一准的要上天。”夏钟明絮絮叨叨,他做的最多的,就是对着慕思的照片絮絮叨叨 ,家里的照片,钱包里的照片,还有墓碑上的。

    ”昨天琉琉还说梦见你了呢,她的眼眶红的厉害 肯定见到你就没出息的哭了,我知道,这丫头想你,很想你,就像……就像我想你似的像你。”夏钟明抹去眼角的东西,仿佛情到深处落泪的不是他。

    ”你看,别人都送菊花,黄的白的,红的都有,可我就不,你明明更喜欢红色玫瑰的,”夏钟明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擦拭了一遍墓碑上的灰尘。

    ”有些事情啊,我还是没有告诉琉琉,她应该保持一颗善良的心,这是最宝贵的财富。”

    夏钟明说的是李月白,他对李月白相当不友好,李月白在夏家的时候,他只当没有这么一个人。

    原因是因为夏钟明当初在慕思的实验室的时候,见过一个女人和他很像。那个女人,就是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事。

    而李月白,和那个女人很像。当然,只是外貌。

    ”思思,一年又一年的,转眼这也二十年了,我都老了,你还是这么年轻,再等等,我就会去陪你了……”

    ”姐姐,我有点怕。”王媛媛抓紧夏琉的衣袖,她现在有些恐惧身边的人的,她在害怕,怕下一个吕阳从什么地方钻出来 然后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

    ”媛媛,别怕,一切有我,一切有我。”夏琉拍了拍她的肩膀。

    陆离也坐在夏琉的旁边,他喊来乘务员要了一杯温牛奶。

    ”来,”夏琉接过陆离递过来的牛奶,”媛媛乖 喝杯牛奶 然后好好休息一下,不要紧绷着神经,这样你会很累 很难受的。”

    ”好。”王媛媛乖乖的点头 现在的夏琉在她的心里就是一个英雄。

    李海牵着娜塔莎,他在花店里犹豫不决,这是他第一次去祭拜慕思阿姨, 想做到尽善尽美。

    ”爸爸,你干嘛这么纠结 清明送花的那么多,我们才不要做大多数,那位奶奶喜欢什么颜色,你还记得吗?”娜塔莎问道,不就是买花吗?干嘛这么纠结啊。

    李海记得慕思跟他说过她喜欢的花是什么,可他不能送啊。因为慕思喜欢热烈如火的玫瑰,他一个后辈,清明节送她一束红玫瑰?

    多么诡异啊。

    ”今天应该没什么人,娜塔莎。”李海终于衙了花,他一手抱着那束花,一手牵着娜塔莎。

    娜塔莎知道,李海只是不想遇到那个他不敢见的人罢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去y国要救的人。不要问她怎么知道的。它也是女人好吗,虽然小了点,但第六感也是很准的。

    看到慕思的坟墓的时候,李海有些不敢靠近,那个温柔的救了自己的女人,如今只能躺在这么狭窄的地方不见天日,他曾经想着无数种再见到她的场景,只是没猜中这样的结果。

    ”慕思阿姨,慕思阿姨……”李海重复着这个名字,然后直直的跪了下去。

    娜塔莎替他把花放在墓碑前,那里已经有好几束花朵了,看来记得这位奶奶的人,不止爸爸一个。娜塔莎如是想,放好了花儿,她就跪在了爸爸的旁边。

    ”慕思阿姨,对不起,我没有做到你希望的一切,也没有想到……你看,要是你还在的话,你会不会后悔救了我?”李海紧盯着墓碑上的那小小的照片,可惜照片里的人不会再出现他面前了。

    ”奶奶,我叫娜塔莎,是爸爸的女儿,你一定很满意爸爸的,他是个好人,虽然我没有见过你,但你一定也是个好人。”娜塔莎虔诚的磕了一个头。

    ”阿姨,我见到了琉琉,你嘴里的那个乖乖巧巧的小丫头,真和你说的一样呢,她还很善良,就和你一样。”李海笑道,他的笑很暖。

    ”爸爸那边有人过来了,你看。”娜塔莎指了指不远的地方,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看上去跟一家人似的。

    李海看过去,脸色变了变,他看到了来人,来人也看到了他。

    ”金星舟?”夏琉有些茫然,他不是对着自己的心脏开了一枪,还掉进了海里,怎么如今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定是个梦,她还没有睡醒。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什么金星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海,李海的李,李海的海。”李海自我介绍道。

    陆离自然是知道面前这个牵着一个小女孩、自称是”李海”的男人就是金星舟的,可他不能说出来,夏琉对这个人有些别样的感觉,他吃醋。

    ”李……海?”夏琉重复了这个名字,面前的这个人和金星舟长的一模一样,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嗯,我叫李海,来自一个小渔村,这是我的女儿,她叫娜塔莎,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以为受到了一封信,信里的人告诉我 他是我的孪生兄弟,希望我替他做些事,所以我就来这里了,打扰到你了吗?”李海腼腆的一笑,和当初那个放肆邪魅的金星舟判若两人。

    ”你的兄弟?”夏琉问道。

    ”是啊,那封信来自我的兄弟 看照片,他真的和我一模一样,只是他比我白一点儿,这大概是因为我在海边工作,你知道,下海打鱼不好干。”李海发现,只要有了开头,剩下的故事机就好编了。

    ”是啊,很辛苦。”夏琉点点头,”这是你的女儿,她和漂亮,也很乖。”

    ”这是娜塔莎,她随母亲,好了,你也是来祭拜什么人的吗?我打扰到你了?那我起来就好。”李海试图起身。

    ”不用,地方这么大,你并没有打扰打我,你祭拜的人 就是我的母亲。”夏琉笑的温婉。

    娜塔莎看着父亲云淡风轻的和人聊天,似乎没什么不对的,可是娜塔莎知道,爸爸的拳头握的那么紧,怎么可能会”云淡风轻”?

    ”那我更要起来了。”李海直起身子,他表现的很正常。

    从头到尾,陆离都没有出声,他知道,这是李海和夏琉的事,他不能插手。

    李海牵着娜塔莎的手,准备走了。

    夏琉握紧了拳头,”金星舟,我们两清了吗?”

    ”什么?”李海回头 有些茫然。

    ”没什么。”夏琉微笑。

    ”既然这样,那我们先走了,我们还要回家,家有点远,怕是再也遇不到小姐你了。”李海摆摆手,”再见。”

    夏琉看着母亲坟前的这些花束,有些闷闷不乐,”陆离,我这算不算徇私,他是金星舟,一定就是金星舟。”

    ”你怎么这么肯定,琉琉,他不是,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他不是,金星舟已经死了,没有谁能在心脏中了一枪以后还能活着。”陆离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刚刚也看到了,他是跪在墓前的,一个若不相干的……算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夏琉不再言语,再也不见,那就无需想念,也无需多言。

    ”妈,今年来看你的有些晚,昨天老夏应该来了,他一定不会忘记来看看你的,你看,在清明节送玫瑰花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了。”夏琉每年都会陪着夏钟明到花店里挑玫瑰,他都是要最大最红的。

    ”这个是陆离,我的男朋友,爸爸说你见过的,不过那个时候的陆离还是个孝子,你想必也不记得了。”夏琉指了指身边的陆离。

    ”还有这个,她叫王媛媛,是我和老夏收养的小姑娘 是我的妹妹,你看,你又多了一个女儿,老夏说这是贴心的小棉袄,比我懂事多了。”

    ”我很好,老夏一定又和你絮絮叨叨我怎么样了对吧 别听他胡扯,他都是骗你的,琉琉这么乖,对吧,你放心就好。”

    夏琉一直在说,每说一段,她脸上的小姨家就加深一份,眼眶也红一分,她的母亲,只能永远的躺在阴暗的坟墓里,不见天日。

    ”慕阿姨 您放心,我会对琉琉好的,就像夏叔叔对您一样,我的心意,也是如此。”陆离跪在了夏琉的身边,仿佛地上的泥土没那么严重了似的。他的洁癖,在夏琉面前总是不起什么作用。

    ”阿姨,我是媛媛,琉琉姐姐的妹妹,她是我的亲人,我是她的亲人,您放心。”王媛媛也跟着跪在一旁,她没有在作秀 而是真的把夏琉当做自己的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