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80章 小鹿乱撞?
    ,!

    燕南公布于众的亲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

    古往今来,但凡身在高位的人,敌人都要都朋友更多,其亲近之人会处在风口浪尖,就像燕南的儿子,死无全尸,头颅被送到燕南的面前,至死都没有瞑目。还有燕南的妻子和孙女,都没有善终,这个身居华国军界最高位置的老人,到最后,陪在身边的,也只有一个领养的孙女而已。

    陆离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老人有什么关系。

    他去往中南巷,这个只有华国最顶尖的几个人才能居住于此的地方。

    这里的房子并不奢华,只是京城普通的四合院的样式,只是因为这里的代表意义,这个地方才显得不普通。要知道,华国表面上的最高领导人陈毅不过也是搬到这里没多久,而燕南已经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

    门前有个打扮时尚得体的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口,她的皮肤很白,脖子修长优雅,如同一只天鹅。

    这只天鹅看到陆离,眼睛里闪过一丝经验,她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可以美到这种程度,不过不是那种阴柔的、女性的美,而是一种带着阳刚的俊美,就像古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天神一样。

    “您是陆离陆先生?我是燕云,爷爷让我带你进去,这边请。”以前的燕云不相信一见钟情,在看到陆离的那一刻,燕云相信了这个词不是空穴来风。她的脸泛起了一层膘,心里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

    “谢谢。”陆离微微颔首,他见惯了美人,不说自己的女朋友夏琉,便是母亲燕华都要比眼前的这个女人漂亮,所以他很自然。

    “爷爷今天一大早就在家准备着,很久没有见他这么等过一个人了,可见陆首长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燕云走的很慢,她能感觉到身边的人视线并没有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有些沮丧。

    “劳老人家久等。”陆离道。

    “陆首长看着年纪不大,却已经是首长,我听爷爷提过你,你已经是少将了呢,真是了不得,能有您这样的人做男朋友,那个人真幸运。”燕云是在试探陆离,如果陆离说自己并没有女朋友之类的,那就证明她还有机会。

    哼,以她燕云的身份和姿色,她不信还有自己拿不下的男人,要知道,只凭她是燕南唯一的亲人这一名号,就足以配得上世界上的任何男人,虽然她只是燕华收养的孙女而已。

    走进一间很是古香古色的客厅,大抵有身份的人都喜欢带着韵味的东西吧。燕云脚步轻快的走进去,看到藤椅上闭目养神的老人,雀跃道:“爷爷,你看,我把你的客人带来了,爷爷?爷爷,醒醒。”

    燕云抱着燕南的手臂撒娇,她也是在陆离面前有意的显现自己跟燕南的亲密。

    “好了,好了,爷爷没睡,你先回自己房间去,爷爷有正事要跟陆离谈谈。”燕南拍了拍燕云的手臂,眼睛却在打量着陆离。

    这是自己的亲外孙,他在世上最后的血脉,可是燕南面上并不显漏激动,在高位久了,他早已就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知道啦,我回房间,陆首长,再见。”燕云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舍。

    燕南把这一切收进眼底,然后笑道:“不愧是陆沉的儿子,这沉稳,有过之而无不及,和你一样的年轻人,看到我多少都带着些情绪,你很好。”

    “燕老,久闻大名,今天终于看到真神了。您还是第一个夸我像我父亲的,其他人都说我比较像母亲。”陆离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获得最大的优势。

    “你母亲?可以跟我说说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我很好奇,一个孤儿院走出来的孩子,有什么样的特殊之处,才会嫁到陆家这样的顶尖豪门。”燕南在试探陆离。

    “母亲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大抵是吃得苦多了,她会争取自己想要的自己,不畏缩,果敢,坚强,她比父亲还要有人格魅力,认识她的人,哪怕是敌人,都很欣赏她。”陆离没有夸大。

    “是啊,吃得苦多了,是我对不起她。”他已经告诉陆离自己是燕华亲生父亲这件事,也没有不好意思,而是直接承认,“你母亲很好,你也很好,小七,我可以这样喊你吗?我听陆沉说,在陆家,其他人都是这么喊你的。”

    “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给你一个选择,陆离,如果你娶了燕云这丫头,我会把我能给你的一切都给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对吧,这可以帮助你,甚至是帮助你们陆家再上一个台阶。”燕南笑道。

    “我拒绝,”陆离没有思考,“陆家没有拿自己的感情做交易的人。”

    “二三十年前,那个时候,你父亲陆沉也是个年轻人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有个女儿,亲的,可惜后来死了,我问陆沉,不娶那个孤儿院走出来的丫头,娶我女儿,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他。”燕南没有继续说下去。

    “父亲很显然没有答应。”陆离坐在燕南的手边,替他倒了一杯热茶。

    “你这小子,比燕云那丫头有心,她被我宠坏了,都不知道给我倒杯热茶,”燕南端起热茶,“你父亲当然拒绝了,不然哪里有的你,他拒绝了以后,我问他后不后悔,他摇摇头,所以我告诉了她你母亲也是我女儿的事,他答应我不告诉任何人,他做的很好。”

    “外公,我斗胆这么叫您一声,以后人前怕是没这个机会了,我来这里的用意您也知道,请您告诉我,怎么去往天堂岛。”陆离没有继续闲谈,他有他的目的。

    “真是性子急,我还以为你会跟我闲扯一会儿呢,”燕南老神在在,“天堂岛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多少人都像推翻了的好地方。”

    “你们这些小家伙不知道,以前咱们和r国矬子打的那一仗,也是零的手笔,r国就是他们养的一条狗,华国不是他们的狗,他们就像毁了这里,可惜咱们华国的爷们儿有血性,他们没有得手,嘿嘿,他们现在估计也不太好受,下面的狗怎么会甘心一直当狗,要不怎么急着研究潘多拉的盒子?”燕南冷笑道,很是不屑。

    “潘多拉的盒子?”陆离不解,这是什么。

    “嘿,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那不就是他们抓你那小女朋友的原因,能控制人的思维的东西,可不就是潘多拉的盒子里才有的魔法?”燕南的手里自然有着有关“零”的资料,知己知彼,哪怕实力悬殊,也会有翻盘的希望。

    “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吗?”陆离正色,因为夏琉,他也查过有关这件事的消息。

    “当然存在,不然夏钟明的女人怎么会死,”燕南冷哼一声,“就是因为慕思的实验有了进展,然后她带着最重要的实验材料跑了,所以才会被零的人弄死,可惜他们没有想到,那些最为重要的材料,都在我手里,慕思一早就让夏钟明把东西给了我,要不她怎么会死。”

    也多亏了夏钟明把东西送到了燕南的手里,零的人没有找到蛛丝马迹,让他们以为实验并没有进展。

    “关键是在雨林里的某种植物吗?”陆离追问道。

    “你怎么知道?”燕南的神色霎时间阴晴不定,“难不成你的小女朋友发现了什么,是了,我听说她一直想要为慕思报仇,自然会从这个实验入手,说吧,你还知道什么?”

    “那种植物,就在我的手里。”陆离道。

    “什么!”燕华猛地站起来,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砰”的一声,摔了个粉碎,这可是他最喜欢的杯子,可是他现在没心情去管杯子了。

    “我说,夏琉找到了那种植物,而且,看您的神色,就算有她的研究资料,您的人也并没有研究出来什么,可见,最重要的东西您并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部分,夏琉应该知道,不然您也不会特地告诉我有去天堂岛的方法,您也想要这项实验的成果,不是吗?”

    陆离很少说过这么长的话。

    “你倒是聪明,”燕南并没有生气,他很平静,哪怕陆离说出了他的想法,也并没有恼羞成怒,“你很聪明,面对那样的东西,没有人能做到不动心,而且,你的确要去天堂岛,不是吗?”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夏琉,哪怕那个人是我的外公。”陆离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你这混小子,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要是像伤害她,还用的到等到现在?”燕南恨不得揍这眼前的混小子,“我是想要这样的东西,不过是为了整个华国考虑,这样的东西不能落在其他人手里。”

    “那么,怎么去天堂岛?”

    “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地狱,一旦暴露了,你连尸骨都会没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