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88章 黑吃黑
    ,!

    “怎么了,怎么哭了?”陆沉跑过去,蹲在燕华身前,看到燕华的眼泪,他是真的心疼。

    “陆沉,我只是委屈。”燕华把头埋在陆沉的肩膀上,“今天,我遇到一个老头,他说他也姓燕,告诉我他是我的父亲,可是现在来了又能怎么样,我不需要了,我不需要父亲。”

    陆沉默然,原来是遇到燕老了。

    “燕华,你还有我,你还有我。”陆沉把燕华揽在怀里。他扶着燕华起身,大概是蹲的时间太久,她一个趔趄,站都站不稳。

    “你知道吗,小时候,那些没有食物的晚上,我多希望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找到我,我吃的不多,我会听话,可是他们并没有出现,慢慢的,我就不奢求了,为什么他要出现,为什么!”

    “是啊,他是燕南,再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人了,那又能怎么样?”燕华哽咽着,她对自己的父母有极大的怨气,即便他们有苦衷。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这里是靠近雨林的一个小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购买必需品,没有充足的准备进入雨林,那无异于送死,还有说话都小心点,不要触怒当地人。”白露很有出门的经验,她认真的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弗兰克因为在直升机上的那一巴掌,对白露意见很大,逮到机会就想和白露顶撞。

    “夏琉和我一起,你们五个人一起,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在这里集合。”白露看了腕上的手表。

    “和你在一起,还真怕你跑了呢,夏琉,”白露一直牵着夏琉的手,她怕夏琉会逃跑。

    “不必这么小心翼翼,我现在还没有逃跑的打算,再说了,我还要去雨林里面呢,没有你们,我自己可不行。”夏琉微微一笑。

    “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明明去过雨林里面了,国际军事侦查赛里前五名里的唯一的女兵,不,应该是,这些年的唯一的女兵,夏琉难道会怕一个人进去雨林?没有我们我想你会更如鱼得水。”白露道。

    “看来你们对我还真是用心,连这些事都调查的很仔细,怕了你了,你爱牵着就牵着吧,我又不吃亏。”夏琉现在还真没有逃跑的打算,可是白露并不相信。

    “我们去买些吃的,称手的武器,以及药物,还有水什么的。”白露道。

    “武器?”夏琉问道。

    “你以为这是你们那劳什子的比赛吗?我们这次在里面遇见的,都是不死不休的争斗,没有人跟你点到为止,你习惯用长兵器还是短兵器,还是说热武器更趁手?”白露带着夏琉站在一个武器摊子面前。

    武器摊子上的武器没有多精致,但是闪着危险的寒光,有些甚至泛着诡异的光芒,应该是淬了毒。

    “我这里的武器啊,都是很锋利的,像你们这样的小女人,我怕你们挥舞不动。”摊主很是自豪自家的武器。

    “你这里有短弩吗?那种可以拆的短弩,箭要合金的。”这是夏琉用惯了的,她从小就用这样的短弩玩耍,而且夏钟明打造短弩的本事极其高,世界上比他厉害的人怕是不多了。

    “这样的,小店没有,我们这里只有固定好了的短弩,您看看合适吗?”店主拿出一把短弩,看起来很是笨重,而且制作工艺不是太优秀,所以它的射程,它的力道就会相应的减小。

    “这样的不行,没有的话,请给我一把匕首吧,多来几把,还可以当作飞刀掷出去。”夏琉有自己的想法。

    “也给我几把匕首,算了,你这里有几把匕首?十把以内我就都要了。”白露有自己用惯的武器,只是被她留在了天堂岛,并没有带出来。

    “好嘞。”武器铺子的老板很是殷勤,没想到这还是笔大生意。

    “还有食物、水,以及其它的工具,我刚刚嘱咐托尼他们必须买一把用来砍藤蔓和树枝的砍刀,我们就去买药吧,这里的要都是中药,你就是咱们全队的医生啊。”白露到现在都没有松开抓住夏琉的手。

    一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集合的地方,几乎每个人都大包小包的,背的满满当当的,毕竟这是去雨林,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还是准备充足一点比较好。

    “好了,我们出发,各位都是刀口舔血过来的,在不熟悉的环境里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相信你们很清楚,不要给我惹麻烦。”白露的目光着重落在两个黑人兄弟身上。

    七个人,个个心怀鬼胎,不知道谁能笑到最后,谁能走到最后。

    夏琉踩在枯叶上,心里的感觉很奇妙,像是回到了当初参加比赛的日子,只是身边的人不一样了,不再是可以把后背交出来的战友。

    “我的天,那是什么,这条蛇身上的花纹这么诡异,一定有毒,雨林这种环境真危险,夏琉,你怎么带我们来这儿?为什么不先去那什么罗布泊。”弗兰克低声咒骂一声,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夏琉。

    “呵,你可以不来的,不敢对夫人开口拒绝,那就别对我发脾气,要不,我们两个在这里练练?”夏琉心里不太舒服,火气没地儿发泄,正好弗兰克撞到枪口上了。

    “够了,警戒,后面有人跟着,小心点,怕是人家以为我们只有几个人,好欺负呢。”白露做了一个手势,几个人瞬间静了下来,陆离不着痕迹的靠近夏琉。

    “隐蔽起来,各自小心点。”白露低声道,然后每个人都各自找到可以隐蔽的地方,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夏琉和陆离躲在了同一从灌木从后面。

    夏琉看着自己身边的陆离,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嘴角,“陆离,是你对不对,你真是大胆,不过我很高兴,我很高兴能看到你。”

    “琉琉。”陆离从后面环住夏琉,他轻叹道,虽然他现在整个人邋遢的不行,但他还是抱住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李海也在天堂岛,他是路西法丢失的儿子。”这个消息,新来到天堂岛的陆离应该是不知道的。

    “他应该不会害你的,以前你被洛川带到y国的时候,是他和我们一起营救你的,但他并没有让你见到他。”陆离没有掩盖当初李海的功劳。

    “我欠他很多,算了,不想他。”夏琉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趁着其他人不在,揽过陆离的脖子,直接一口亲了上去。

    “大哥,你在这儿做什么?”李月白皱起眉,他近来被灌输了很多理念,对“手足相残”这个词有了很深刻的认识。

    “我当然是来看看你,月白,我可以这样叫你吧,你是我的弟弟,这个岛上的人心所向,我当然要看看你。”李海讽刺道。

    “大哥,我们出去谈一谈吧,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我们是兄弟,亲的,没必要走到这一步的。”李月白率先走出去。

    “好啊,我们谈谈也很好。”李海微笑。

    看到四周没有其他人,李月白走到厉害吗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哥,你是为了夏琉来这里的,我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人,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没什么利益冲突的。”

    “是啊,我是为了夏琉才到这里的,可是,我没有权利,怎么保护她,要困住她的人,是母亲,是天堂岛的主人,我能怎么办,你说啊,我没有权利,我什么都做不了。”李海没有丝毫的退让。

    “我以前是什么人?我以前是金三角横行的匪首,任性惯了,没有母亲我照样风生水起,让我甘心做个平凡人的,是夏琉,是娜塔莎,只是母亲让这一切变成了泡沫。”李海苦笑道。

    “我知道了,你放手去做吧,我不会阻碍你的,我也想救她。”李月白下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说出这句话。

    “嘿,刚刚的那几个年轻人呢?黑的白的黄的人都有,一看就是大肥羊,买我的武器,都是十把八把的买,咱们抓住他们,就算他们身上没钱,身后的大人也有钱。”武器铺老板咧开嘴笑道。

    这才是他的主业,出售武器是副业。

    “不好,我们可能上当了,他们躲起来了,敌人在暗,我们在明,小心点,别被抓到了。”武器铺老板忽然警惕道。

    可惜已经晚了,有破空声传来,一把很熟悉的匕首破空袭来,直直的冲着他的胸口,他急忙蹲下身子,躲了过去。

    可惜另一把匕首却像是计算好了似得,在他蹲下来的时候,扎到了他的腿上。

    “奶奶的,日日算计,今日反被算计了,这里面有会功夫的,撤退,撤退。”武器铺老板咬牙,额头上都是冷汗。

    “来了 就不要走了,老板,真是巧啊,我说你摊子上的武器没那么锋利,原来是黑吃黑反复利用了,现在,你要把命留下来了。”白露上下抛者手里的一把匕首,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个戒备起来的人。

    “这是误会,误会。”看着七个人围上来,武器铺老板陪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