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89章 河边湿鞋
    ,!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不对,老板?”白露虽然在笑,但眸子里是无尽的杀意,在场的人毫不怀疑这个看起来优雅漂亮的女人下一秒会把手里的匕首扎进面前这些人的脖子上。

    “说的不错,你们落在我手里,也不过是个字,但我求你一件事,这两个年轻人,是第一次跟着我干这种事,他们是我死去兄弟的儿子,你们能不能放过他?”兵器铺子的老板深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道理,但他没有料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呵,放虎归山?我看起来有那么蠢?”白露冷嗤一声。

    “我可以自绝于你面前,让这两个孩子发誓,不会把我们其他人死在你们手里的消息说出去,也不会为了我们报仇,这样可以了吧?”兵器铺子老板倒是个性情中人。

    “叔叔,不,我们兄弟两个不苟活,咱们要死,那就死在一块儿,也好做个伴儿。”最年幼的人满脸的泪水,他咬着下唇,喊道。

    “倒真是情深意厚,不如这样吧,你来给我当导游,我想你一定很熟悉这雨林怎么样吧,不要想着你会从我的手里溜走,也不怕告诉你,我们隶属于零,你看中的这两个年轻人,你觉得他们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白露本来就没想杀死这些人,虽然她和剩下的这几个“保镖”见惯了生死,可是夏琉没有啊,真要杀了这些人的话,她怕吓到夏琉。

    “好,我答应你。”兵器铺子老板的脸色一瞬间灰白,很显然他知道什么是“零”。

    “好了,你们几个可以走了,夏琉你来,帮他包扎一下,免得不能走了,我们可就没有导游了。”白露手里的匕首依旧没有放下。

    陆离手里的匕首也一直横着,他的身上还有一把枪,此时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悄悄放到身后,也戒备着。

    “小姑娘,看不出来啊,你这么年轻,也是买卖的一把好手。”兵器铺子老板咧开嘴,丝毫没有刚刚还在对峙的样子,“对了,我叫杰夫。你们这是去雨林里干什么,我总要知道你们的目的,才能把你们带到你们想要起疑的地方,不是我吹,我保证你们遇不上里面的食人族啊之类的。”

    “杰夫大叔,我们就是要去找那些神秘部落的禁地,各种部落都要去的。”夏琉道,手下的动作很是麻利,十指翻飞,像是翩翩的蝴蝶,煞是好看。

    “这还真是拿命的买卖,各位的生死,那就看本事了。”杰夫站起来,他的“合作者”们被放走了,而他则要为了这“买卖”去探路了。

    “杰夫走在前面,弗兰克你和马克走在他身后,我、托尼和班纳走在两侧,夏琉走中间,青龙你断后。”白露分配位置,自然没有人不同意。至于刚刚膝盖上还有伤的的杰夫,他扶着一根棍子。

    杰夫不愧是雨林附近的原住民,他找的路果然危险很少,当然,那些毒蛇啊、野兽啊,不可抗的因素不能怪罪在他头上。

    一行人大约走了三个小时,此时天就要黑了,白露看了腕上的手表一眼,开口道:“好了,不要再走了,我们今天就在这儿休息,马克,你和弗兰克去找些干柴,我们生堆火,今天就先凑和着吃些带的干粮,明天看到合适的野物再打猎。”

    “好。”两个黑人立即手脚敏捷的去寻找水源。

    “杰夫大叔很熟悉这里的路啊,我们这一路,都没怎么遇到陷阱什么的,您很了不起。”夏琉很想套他的话。如果可以套到有价值的信息,等逃出“零”的手掌心的时候,还可以把这信息当做经验传递给参加国际军事侦查赛的华国军人。

    “嗨,那是当然得,我以前不干这种买卖的时候,就是靠给人家当导游养家糊口,这里的树啊,其实都有标记的,你看那些带着干枯的藤蔓的,是不是有些别扭,那都是做的记号,告诉当地人这棵树附近没危险。”杰夫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多少有些话唠的毛病,这个长相精致漂亮的小姑娘肯听自己说话,他说的也就格外卖力。

    “那我们东方人来到这里的肯定不太多吧,我敢跟您打赌,您这些年,都不一定见到多少的华国人吧。”夏琉问道。

    “是啊,黑人、白人我都见得不少,就是你们黄种人见得不太多,唉,你别说,我这算是第二次见到黄种人,你和你身后的大胡子是第二次,大约二十多年前吧,我也遇见过,一个带着保镖的黄种人小姐,也很漂亮,只是她去的地方都很危险,我就带路到一半就跑了,也不知道那位最后出来了没有。”杰夫回忆道。

    白露听不出来,但是夏琉和陆离可是心里敞亮的很,那个带着保镖的黄种人小姐,应该是慕思了。

    “那,杰夫大叔,那这次我们就绕着那些地方走吧,您都不敢去的地方,我们更不用说了。”夏琉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那是必须的,我怎么会带你们去危险的地方,毕竟探路的可是我,我还腿脚不利索,可不敢乱跑。”杰夫嘿嘿笑道。

    “我们回来了,刚刚看到一条眼镜蛇,丝丝德吐着芯子,嗨,要不是哥哥及时拉住了我,我怕是都要被咬了。”马克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吓到了吧,这就是雨林,那些带着毒的东西外面不多,这里面可是不少,要是被咬伤,那就只能玩完了。”杰夫笑道。

    “好了,我们先生火,吃些东西,也暖暖身子,但是等到夜色上来,就得把火熄灭了,不然这火光万一把什么东西引过来,那就糟了。”白露很有经验的样子。

    “我这里还有今天买的几味草药,我拿它们配了可以驱蛇虫的药,一会儿你们撒一下。”夏琉从包里拿出几包草药。

    “小姑娘,你也懂这个,你拿来,我看看,我也懂一些陪这些的道理。”杰夫一路上也听到这些人喊夏琉“小夏医生”,但他没想到这个小夏医生连驱蛇虫的草药偏方都懂。

    他拿来闻了闻,嗅了嗅,竖起了大拇指,“嘿嘿,小姑娘就凭这一手,在我们这儿就饿不死了。”

    等到几个人都多少吃完了干粮,白露拍拍手,“我们六个人名头是来给小夏医生做保镖的,所以守夜这样的粗活,就交给我们吧,小夏医生你安稳的睡觉,杰夫,你的腿不好,你也休息吧,我先守夜,过两个小时,我喊弗兰克和马克,然后两个小时后你们换他们两个,最后的时间换青龙来。”

    白露一个女人,却率先守两个小时的夜,其他人自然没什么意见。

    “那个,青龙,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有点怕黑,你能不能在我旁边,都是黄种人,我好歹有些安全感。”夏琉扯着自己的衣角,小声的道。

    “这,这样不好吧。”青龙低着头,虽然此时没有火光,但其他人相信,语气都这个样子了,他的脸一定红了,,只是夏琉看起来明显只是依靠一下他,其他的意思倒是没有几分。

    夏琉伪装的很好,她对陆离别样的情愫和关注并没有让其他人看到,表现的出来,只是她想和“青龙”结盟,毕竟这个小团体里,两个黑人、两个白人都各自抱团,要是哪天白露不在,她自己可就招架不住。

    “嗤--”弗兰克看不惯白露,也看不惯夏琉,“青龙,你不要看到个女人就走不动路,小心被人家卖了还要帮她数钱。”

    “好了,都休息,谁要是再多话,那就守夜。”白露出声道。立即,每个人都闭嘴了。

    虽然嘴上说着“这样不好吧,”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陆离却悄悄的靠近夏琉,把她的脑袋扶到自己的肩膀上,示意她安稳睡,一切有自己。

    “啊--”一声尖叫,把所有人都吵醒了。

    声音很粗哑,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声音,夏琉警惕的睁开眼,此时的陆离也已经醒了,借着其他人的灯光,众人向弗兰克的方向看过去,很明显,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你怎么了?”白露刚睡着没多久,就被他一嗓子吓醒了,她打着手电筒扫向他四周,也没有敌袭和其他情况啊。

    “有蛇--”。弗兰克的声音都在颤抖,他一个一米九几的大汉,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唯一害怕的东西,就是这种软趴趴的东西,刚刚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腿上,他打开手电筒,看见一条蛇在自己腿上绕着,当下吓得他叫了起来,而且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不对啊,小夏医生的弄的药很管用的,不应该有蛇的啊?”杰夫也跟着其他人一起喊夏琉“小夏医生”了。

    “我,我没有洒在我附近。”弗兰克的声音小的跟一只蚊子哼哼似的,他本来就看夏琉不顺眼,怎么会用她的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