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295章 母老虎
    ,!

    燕华已经过了意气用事的年纪,她现在做什么事,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她不能只为了自己的一时爽快,就把陆家的助力、陆离的助力往外推。

    一个母亲,只要是能对自己的子女有好处的,再怎么委屈自己都没有关系。

    ……

    “祭祀的一切事宜已经准备好了,请祭司移驾。”这个部落里,祭祀的位置要高于族长。就从面前的这一点可以看出来,是族长来请祭祀,而不是祭祀去请族长。

    “祈求真神,祀物奉上,远厄运驱离,五谷丰登,愿人丁兴旺,敌寇远离。”祭祀高举着自己手里的权杖,高过头顶,然后一声呐喊,喊得调子很是古怪,大概是他们所供奉的真神的名字。

    “奉上祭品。”数个大汉抬着一个巨大的木板走过来,木板上是昏迷中的夏琉等人虽然每一个人都累的气喘吁吁的,但没有人敢做什么不雅的动作,则是眼神狂热,等着祭祀的指令。

    “来人,剜出他们的心脏,奉于祭坛,然后把这几个人的尸体丢的远一点儿,外人的尸体,很不吉利。”祭祀的语气很是祥和,像是年迈的老人在你的耳边说着久远的故事,但他现在说的内容,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另有几个少女走出来,她们都是处女之身,被认为是部落里最干净的人,这次就由她们执刀,剜出这几个外来人的心脏。

    八个皮肤黝黑的少女们走出来,手里都拿着血亮的匕首,眼神里带着荣幸和狂热,各自站在一名“外人”的面前,高高抬起匕首,然后狠狠地落下去。

    就在这一刻,意外发生了。这几个本该睡着了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招架住这几个少女手里的匕首。这几个少女平日在部落里学的是缝缝补补、做饭洗衣,哪里会是这几个人的对手。

    “把他们抓起来,格杀,格杀,”祭祀喊道,然后发现一个俏生生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身边,她手里拿着一把血亮的匕首,横在自己的脖子面前。

    这个女人正是夏琉,她离祭祀最近,趁大家一愣神的功夫,她夺过那个少女手里的匕首,然后快步跑到祭祀的面前,把匕首横在他面前。

    “祭祀,请你的勇士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可不保证我手里的匕首会不会在你的脖子上划一刀。”夏琉笑盈盈的,但语气却不会让人相信她在玩闹而已。笑话,她可是一名华国军人,军人的素质摆在那里呢。

    “都不要轻举妄动。”几个外人的姓名,当然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了。对于这些老人来说,越是活的久,越是惜命。

    “你们要做什么,小姑娘,你要是杀了我,你们也会死在这里的。”祭祀很是镇定。

    “我要是不这么做,我们已经死了,现在,让哈图把我们的东西拿过来,让开一条道路,如果我们不能平安的出去,我保证,您的祭日,就是明年的今天。”夏琉的匕首离这个祭祀的喉咙更近了一步。

    “都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她说什么吗?”族长吼道,一个祭祀的安全,是一个部落里很重要的事情。

    “嘿,看不出来,小夏医生这么厉害,擒贼先擒王,这下不用死在这儿了,”杰夫拍手道,一把推开自己身前还愣愣的站着的少女,“哈图,你个王八蛋,狗娘养的,还不赶紧把我们的行李还过来。”

    “这么厉害,我告诉你,她在直升机上一脚把我踢开了你信不信,我可是快二百斤的大汉呢,这个老祭祀,怕是被她踢一脚就受不了了呢。”没了生死问题,弗兰克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真没想到夏琉能有什么迅速的速度,换做是他,肯定做不到。

    “哎哎哎,听到没,那个老祭祀啊,你就不要想着逃跑了,不然,小命交代了多不好啊。”杰夫高声道。

    正在几个人聊着的时候,哈图一脸阴郁的拿着几个背包跑了过来,他身后的哈鲁也拿着几个背包。

    “包就在这里,你们不要伤害祭祀。”哈图一脸的肉疼这几个包裹里,有好多好东西,可惜了,他不能为了眼前的这些东西,让这几个人伤害了老祭祀,不然,他就是整个部落的罪人了。

    “让他们让开道路,不然,我就在你的脖子上先划上一道了,就是不知道您老人家喜欢在左边划,还是右边?”几个人拿过自己的背包,就来到了夏琉的身边,然后又拿出几把匕首,有的横在他的脖子上,有的抵在他的腰上,好不热闹。

    “现在,就请祭祀送我们一程吧。”夏琉放下了自己的匕首,剩下的事就不需要她操心了相信白露会做好的。

    沼泽边上,白露笑道:“后面的人就不要跟着了,我们就劳烦祭祀把我们送过去,剩下的绝不为难他,但是你们要是执意跟过去,我怕我们会对祭祀做什么。”

    祭祀的脸上阴晴不定,最后颓然道:“你们不要跟过来,我相信他们会守约的。”

    然后几个人带着祭祀从沼泽里走过去。祭祀养尊处优惯了,这次初初走过沼泽,对他来说很是折磨,特别是水蛭咬在自己腿上的时候,他差点惨叫出声,但他顾忌着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太丢脸。

    “多谢祭祀送我们这一程,后悔有期。”几个人过了沼泽,就迅速寻了一个方向,速度迅速的逃开了。

    土方哈部落的人只顾着把祭祀带回去,并没有追过去,如果追过去的话,一定会看到这几个人并没有走远。

    “就这么算了吗?我不甘心啊,都差点把性命丢在这里了。”托尼冷嗤一声,眼神里就像是淬了毒。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现在我们能做什么?他们的戒备一定很森严,等到晚上,我们再去。”白露勾起唇角,她也没打算就让这件事这么结过去。

    “晚上的话,青龙,你和夏琉,还有弗兰克、杰夫四个人在这里等着,我们剩下的四个再去一遍这个部落,哼哼,好让你们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白露在镇子上也买了几味药,只是并没有告诉夏琉而已。这几味药可不是夏琉那些救人的药,而是岛上的房子,杀人的房子。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肚子弄饱,昨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吃东西,现在又这么一路,你们不饿吗?”夏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是真的饿。

    “今天没了你,我们可没有这么轻松的逃出来,你坐着,我们去给你找吃的。刚刚看了一下,包里的吃的都被扔出去了,想必哈图觉得那些东西没什么价值。可惜了我买的那些吃的了。”白露点了两个人,让他们去找吃的。

    ……

    晚上,夜晚的雨林可不是什么万籁俱寂,而是各种野兽、昆虫的声音交错,很是热闹。当然,这些声音都很小,或者很远。

    弗兰克并没有跟着去。白露让他留下,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她不放心夏琉一个人在这里呆着,万一跑了怎么办?二就是因为晚上的雨林太不安全,弗兰克那么害怕蛇,晚上晚上遇到了,一个惊呼,不就暴露了吗。

    “你说,他们会怎么做?我那弟弟马克,嘿,他从小就记仇,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打击报复他们。”弗兰克没有睡觉,他在等着其他人回来。

    “嘿,我觉得你们的这个首领白露更不能惹,女人心,狠如蛇蝎啊,等他们回来你问问,肯定是白露的方法狠。”杰夫摸着自己腿上的绷带,这是白露的匕首造成的伤口。

    “女人心,狠如蛇蝎?杰夫大叔,看来是我给你包扎的时候下手太轻了呢。”夏琉出声道。

    “别别别,小夏医生最温柔,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小夏医生啊,你可别,我这不是不会说话吗,你可别逗我了。”夏琉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作为,杰夫就一直以为她柔柔弱弱的,是这个队伍里最好欺负的,经过今天的这件事,他可不敢认为夏琉是最好欺负的了。

    你没看她拿匕首架在那个祭祀脖子上的样子有多凶残吗?女人都是母老虎,不敢惹啊不敢惹。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三个人终于回来了。马克和两个白人跟在白露的身后,眼神里带着对白露的敬畏。

    “老弟,老弟,你快说说,你们做了什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弗兰克拉着自家弟弟问道。

    “没杀人,也没放火。”马克还没坐稳,就被自家亲哥椅着问道,这要不是自己的亲哥,他能一巴掌呼过去。

    “那你们去了这么久,是去干什么了?”弗兰克很好奇,没杀人,也没放火,那是干嘛去了?

    “是白露,她让我们在这个部落的水井,还有附近的水源里下毒,也不知道她的毒哪里来的,哎,小夏医生,是不是你给她的?”马克问道。

    “不是她给的,是我在岛上的时候,那个邪里邪气的老太婆给的方子。”那个老太婆可是自称巫女,药方应该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