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317章 迷路
    ,!

    燕云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燕华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她神情有些不对劲 ,似乎有些隐隐的愤恨。

    燕云,这个华国军界最高领导人的干孙女,怎么会在l集团呢?这是因为燕云知道燕华是她爷爷真正的亲人。她的爷爷想认回女儿,可惜燕华不配合。

    “姑姑,您这是怎么了?”燕云问道。

    “我没事,你回去吧 我要离开b市了。”燕华没有去计较燕云的称呼问题,她要去一趟陆沉哪儿,自己这里会有一封信报平安,陆沉那儿一定也会有一封信,会比自己手里的更加详细。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不要说陆离去的还是那么危险的地方。

    “啊?姑姑,你要去哪儿?我陪着你吧,路途遥远的,我还可以陪您说话解闷什么的。”燕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把燕华陪舒服了,追求陆离不就是事半功倍了吗?

    “我们陆家的家事,燕小姐,还是回去吧。”燕华没有再理燕云,而是快步走了出去。

    “这么急?怕是跟陆离哥哥有关系的事情吧,只是这姑姑,着实顽固,我这个侄女儿,怎么着,可不比外人强得多嘛。”燕云瞥了撇嘴,燕华都不在这儿了,她还留在这儿做什么呢?

    ……

    被燕云小姐心心念念的陆离,此时正一脸的为难,原因是夏琉的后背晒伤了,需要他帮忙涂抹药水药膏。

    “怎么这么一副为难的表情,我的后背有那么可怕吗,我要不是自己够不到,我还不用你帮忙了呢。”夏琉的脸颊红扑扑的,她也害羞。

    “没有为难。”陆离他一只手揭开药膏,另一只手掀开夏琉的衣服,看着后背一片红通通的晒伤痕迹,陆离满心都是心疼。

    之所以会晒伤,这是因为夏琉其他部位都在伞下面,只有后背无法遮挡。不过夏琉自认为晒伤的部位是后背还好,要是晒伤了脸,她可就没脸见人啦。

    陆离的手从防晒服的下摆伸进去,他可不敢把夏琉身上的防辐射服脱了。

    “我告诉你,再多罩上一件外套,你非不听。”陆离他此时有些心猿意马,虽然夏琉的后背红彤彤的,看起来没有那么的好看,但是对于陆离来说,还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可是他心爱的夏琉啊。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听着的夏琉就不乐意了。

    “陆离,你讲不讲道理啊,这么热的天,我要是再穿一件外套。那我就中暑了。有一种照顾不好自己,叫陆离觉得你该穿外套。”夏琉反驳道。

    药膏被陆离涂抹在晒伤的部位,沁凉的感觉在夏琉的后背上化开,配合着陆离的手法,很是舒服。

    “你的手法很熟练啊。”伴随着陆离的手的移动,夏琉只感觉后背上一阵酥麻,她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只好没话找话。

    两个各自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的人,开始尬聊了。

    “我以前学过一点点,这是猜到你应该会去很多危险的地方,接骨,按摩什么的,都学了一点点。”我怕我掌握的技能都不够多,照顾不好你,让你在我身边还受委屈。

    “你特意去学了啊,”夏琉呢喃了一声,满心里都是感动,陆离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却为了她,去学习许多他本来不必学会的东西。

    “老大老大,不好了,咦,你们在干什么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你们继续。”江宏脸上还带着惶恐地跑过来,看到陆离的动作,他脸上的惶恐更明显了,这撞破了老大的好事,他会不会被灭口啊?

    “你瞎叫唤什么呢?他只是在帮我上药,你这么着急忙忙慌得跑过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呢。”夏琉没好气的道。

    “对,说正事,说正事,我们哥几个刚刚去找茶柴火,发现我们走了几步之后找不到方向,指南针在这里是失效的,所以我才着急忙慌的跑过来。”江宏正了正脸色,迷路,这是在野外生存最大的难题。

    “你看不到天上的星星吗?看着北极星走啊。”夏琉道。

    “我也想啊,妹子你抬头,你能看到北极星吗?这树林,挡住视线了都,再说了,现在是白天啊,哪里来的星星。”江宏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她,“幸好我们几个没走远,不然啊,这可就走丢了。真的就走丢了,你可别记着找哥哥我啊。”

    夏琉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现在是傍晚,哪里能看到星星?她只是一时的嘴快。

    “这下麻烦了,他们几个在哪儿?我们过去商量一下对策,不能被困在这里。”陆离起身,不忘把一件外套披在夏琉身上,这次并没有强硬的把衣服“拽”紧在夏琉身前,而是他自己走在前面,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必须带着大家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夏琉走在最后,她垂眸,看着路边的野草,这里的野草也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叶子尖锐,划在脚踝上就是一道红印,所以这些人并不敢漏出脚踝。

    ……

    “事情很严重。”看到陆离,血狼起身,简略的说了一遍刚刚的遭遇。

    并不只是江宏说的那般,事实上,事情更为严重,就好像他们走入了鬼打墙,哪怕树上做了标记,也会最后回到原点,他们不敢深入,怕连同伴都找不到了。

    “办法都试过了,现在是白天,但是晚上也很难看到北极星,林子里的树太密了,还有,树基本上长的差不多,根本没有办法分辨阳面与阴面。”

    血狼是华国中央四区特训营里这一届最优秀的特种兵,他参与过大大小小不少的任务,对于如何分辨出方向很是在行,可现如今,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明天恢复精神了,在从长计议。”陆离道。

    “还有,我多嘴一句,在这里,不要吃任何东西,也不要被什么动物咬伤,他们万一带着毒素,我可解不了这受过核辐射的毒。”夏琉的脸色很是严肃。

    “呀,那这样的话,那个白人可就遭了,我们跑的时候,我看到他被一条蛇给咬了,咱们遇见的那群蛇,只看他们的牙,我就知道是毒蛇,希望他们吉人自有天相吧。”风狼道。

    夏琉确是神色一滞,虽然本来就计划着弄死那群人,可是毕竟是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听到这样不幸的消息,还是心里不大舒服。

    只是,心里不大舒服归心里不舒服,要是再选一次,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坑对手。

    道不同,便是敌人。

    “其实,那俩白人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江宏撇了撇嘴,“我这些天也和他们聊过几句,委实不算什么好东西。”

    “你跟他们聊过什么?”

    “这俩人啊,一个叫格林,一个叫托尼,当然,这些你们都知道。不知道的是,他们两个之中,其中一个是海盗,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真真是坏到骨子里。还有一个,是什么赏金猎人,说的好听,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江宏道。

    “那这么说,死就死里,不值得咱们伤心。”风狼拍了拍手,把手上的尘土抖落。

    “还有那个叫白露的,一看就是个凶巴巴的女人,脑子也好使,要不是被怎么老大压着,怕是咱们都对付不了她,天堂岛出来的,都是不好惹的啊。”这些话在之前自然是不能说的,可是现在只有他们几个自己人,自然是无话不说的。

    “好了,别说他们了,他们注定要在罗布泊里走不出去,你还是省点儿力气,等着从这里出去吧。”苗魏拍了拍江宏的肩膀,“永远都这么多话,你上辈子是不是是个哑巴?”

    “你看,就算是天黑了,也是看不到清天上的星星的,这里的树真奇怪,枝桠竟然这么长,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出来的,真是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天一黑,江宏就指着天上。

    这里的树,长的很是怪异,不仅没有阴面、阳面之分,还越往上枝桠越向外伸展,看起来诡异极了。

    “不要放过细节。”陆离很是淡定,他没有丝毫的惊慌,毕竟,惊慌不能解决问题。

    能解决问题啊的方法,就在于细节。

    “这是什么树?”夏琉拿着一支火把,凑近旁边的一棵树,她没见过这样的树呢,说是胡杨吧,树皮缺透着红,说是红柳吧,叶子不像。

    “这是胡杨,只不过是经过了核辐射,也不知道这里的地理环境是怎么回事,经过核辐射的地区竟然大部分植物是发生变异而不是死亡,动物也是这样,真有意思。”陆离为他解释道。

    “或许是因为这里并没有接近核辐射的中心地区吧,毕竟那种地方,就算我们穿着防辐射服也是没用的。”夏琉给出来一个答案。

    “你去休息吧,别担心,有我。”陆离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温柔。

    “嗯,好。”夏琉眉眼弯弯,她不像到了绝境,而像度假一样,这确是因为陆离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