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320章 故弄玄虚
    ,精彩小说免费!

    不提这面周一白已经处理完了“尾巴”,在树上做痕迹的这些人,确是认认真真的在树上做着痕迹。

    “怎么感觉我们并没有在走直线?”夏琉偶尔低头看着自己的前进步伐,他们走的有些歪七扭八,从这一棵树到下一棵,中间的距离似乎要比看起来远。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陆离始终拉着夏琉的手,他怕夏琉跟不上大家,所以一直牵着夏琉的手,没有松开过。

    “这都要变成哲学问题了,哈哈,”夏琉的心情很好,她并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毕竟现如今这个世界,不能被科学解释的事情还有很多。

    例如,有些很有意思的书上记载着,月亮是人工造就的。就是当下,也有科学家声称,月亮不具备自然生成的条件。夏琉也是个喜欢看书的,志怪小说也看过不少,所以对一切超自然现象都接受良好。

    大叔上,都被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他们用简易的工具在树上划了一个大大的“x”号,这种办法虽然也会对树木产生伤害,但要比砍掉这些树要好的多。

    “我们真像在某些恐怖场景里探险的小家伙们,我小时候都在想,那群小家伙是有多想不开,要去那种危险的地方,现在,我成那种想不开的小家伙了。”江宏怕大家一直闷着头走路无趣,他试图活跃一下气氛。

    “你也知道你是个小家伙儿啊,就你那智商,说你是小家伙 都侮辱小家伙,除了一身肉,没其他用处,要是一会儿遇上什么女妖怪,就让你去*,我们在旁边喊加油。”风狼白了他一眼。

    “女妖怪 像西游记里面的女施主吗?那样的话,贫僧很乐意去*他们。就是夏琉,不能看我*的风姿如玉,不然,老大会剁了我的。”江宏煞有其事的说道。

    “不用,你们老大不会剁了你,”夏琉适时的出来差科打浑,“你都自称小家伙了,我看儿童剧没什么的。”

    “儿童剧,哈哈哈,江宏,你有没有受到暴击,需不需要我求一下你的阴影面积?”风狼捂着肚子笑,他是个笑点很低的家伙。

    “江宏,你个乌鸦嘴,”旁边的苗魏一直在注意周围的环境,他并没有笑,而是给了江宏反手一手肘,力道虽然不大,“你个乌鸦嘴,这还真成恐怖片了。”

    “啊啊啊?怎么了?”江宏不解。

    “你自己看,前面有间小房子,怎么看都透着古怪,你还真是个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苗魏道。

    “这不能怪我啊,我刚刚还说,会碰上女妖怪呢,怎么没看到女妖怪啊?”江宏为自己辩解,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服了你了,真要遇见女妖怪,你就去*吧,这不是你一直想的吗?”苗魏扶额,自家队友是个活宝,他能怎么办呢?

    “这栋房子有古怪,刚刚还在我们左面,怎么又跑到了前面?好诡异,像是等着我们进去一样。”夏琉“咦”了一声。

    “直接走过去,不进去”。陆离不想节外生枝。

    “你们怎么不去我家做客啊?我还从来没见过客人呢,一直以来,只有我在这里……”

    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来,是一个迟缓的女声,说话的速度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都慢的可怜。

    “完了,我还真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我碰到女妖怪了!”江宏环视四周,并没有看到人影,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小伙子,怎么胆子这么小?我们当年的年轻人,可都是胆子大的可以,他们身上有一股子劲儿,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您可差远了。”女声继续开口道。

    “你们当年?冒昧的问一句,您年龄多大了?”

    “我?我不记得了,山上一日,人间百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岁了。”女声继续道。

    “那,您能出来露个面吗?我们只能听到您的声音,看不到您的脸,内心有些惶恐不安。”江宏道。

    “我从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就来到这里了,到现在两根麻花辫都已经花白了,真是时间不等人,我已经老了,老了……”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江宏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不要故弄玄虚,出来!”陆离皱起眉,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但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想要见我吗?那就进来吧,希望你们不要对我现在的样子恐惧,要知道,我以前,可是我们那儿的一枝花呢。”那个声音变得有些落寞。

    血狼指了指房子的方向,“声音是从那里传过来的,只是有点儿奇怪,她的言语间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老太太,可是一个老太太的话,怎么可能声音这么大,而且从声调听出来,她似乎并不是个老太太。”

    “怀疑我的身份吗?那就进来吧,我的庐山真面目,我也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过了,在这里,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不容易,就是以前,这里也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的守林员可是最孤独的工作了。”那个声音悠悠一叹。

    “呵,说的跟真的一样,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面,不敢见人的,一定是个坏人。”江宏啐了一声,看向房子的方向。

    “小孩子不要脾气这么大,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一定要用拐杖狠狠地敲你的屁股。”

    “你倒是来啊,出来啊,躲起来干嘛去,是不是见不得人啊,再丑都没关系,小爷我见过的人多了去了,再丑的人都有,你别自卑,倒是出来啊。”江宏开始挑衅。

    对于自己这方来说,房子里等我一切都是未知数,里面藏着未知的恐惧,这让人很是恼火。敌人在暗,我们在明,有些不利,但没有关系。她不出来,就逼她出来好了。

    “江宏,这么对一位女士不大好吧。”苗魏悄悄地拉住江宏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这么,惹恼对面的人怎么办?

    “我就是要把她给激怒,她一生气就出来了不是,放心,我有分寸。”江宏不是什么蠢得人,他有自己的思量,再说了,他只是偶尔的莽撞,又不是那种不顾全大局的人,你没看到,老大也默许了呢。

    “我在这栋房子里,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了,我也想出去看看,可惜,我走不出去,你要是好奇,你就进来看看,陪我说说话,当然,无论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惊讶。”

    “你要是不敢进来,那也没关系,左右我这个老婆子已经一个人在这儿呆了很久了,也不差现在这几天。”

    “故弄玄虚,装神弄鬼,你要是真的好人,你就出来啊。”风狼也跟着挑衅。

    忽然,有莫名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是什么机器的卡带声,很是突兀。

    “我……我在这儿……等你们……”

    “听到最后的声音,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只是不知道对不对,”夏琉看向陆离,“我有一个猜测,想要验证一下。”

    “我陪你过去。”陆离知道夏琉要说什么,他握住夏琉的手,“我说过,无论去什么地方,我都陪你。”

    “别进去,里面的情况待定。”血狼拉住陆离,没有让他冒险。

    “我觉得,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毕竟老大也不是什么莽撞的,他既然跟着小夏,就证明这个猜测老大也产生了。”苗魏很了解陆离。

    “不错,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将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夏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好吧,你们进去可以,不过一遇见什么危险的情况,就要立刻出来,不管里面是什么,对我……们而言,你和陆离的安危最重要。”血狼妥协了。

    要不是最后类似卡带的电流声,夏琉不会产生有进去的想法。

    它猜测,这是一个恶作剧,是有人提前录制好了声音放在这里,然后恐吓来往的人。只是她不敢确定,也没有多少的把握,万一这是个圈套呢?

    夏琉和陆离走上前去,看着面前的房子,闷就在面前,房子里有人还是没人,一推开门就知道了。

    这是一间护林房,应该是研究人员没有撤走的时候建造的。房子不大,但以前住在这儿的人想必很爱美,要不门前怎么种了这么多的花。

    这些年,花没人管,已经长疯了。

    “我要进去了啊,你准备好了吗?庐山真面目的面纱,我就要解开了哟。”夏琉给自己壮胆,她的手放在门上,另一只手握住陆离的手 微微一用力 推开了这扇很久没人来的房间。

    “啧——”夏琉的眼睛迅速的打量这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房子,哪里有人,只是一架录音机放在哪里,录音机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家伙,想必是发电机之类的。

    “哈哈,没想到你还真的被骗了,看到了吗,没人的,人啊,不要自己吓自己,我们要相信社会主义面前,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你大爷的。”江宏竖起中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