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333章 撒网
    ,精彩小说免费!

    “夏琉都去了好些天了,我们就这儿什么都不做吗?我都快闲的长草了,首长,要不咱们先动作动作?例如,整几炮给他们醒醒神?”江宏很没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你要是闲了,就先回去带新兵。”苗魏接了一句。

    “别介,我的营长 你可不能这儿对我,我没那个耐心,还是在这儿长草吧。”江宏急忙摆手。

    “挑几个人,去金三角。”陆离看着办公桌上的地图,这是他特意打出来的。现在军队也都是半自动化,重要的地图都在电脑里。只是陆离习惯在纸上写画。

    “去哪里做什么?”江宏问。

    “那里有门路去天堂岛,我怕夏琉在岛上不安全。”陆离解释道。

    这条门路陆离很是熟悉,他的那个出家就是这么到岛上去的。

    “担心媳妇儿就直说,放心好了,首长,我亲自去,保证她安全。”江宏拍拍胸脯。

    “我去吧。”一只没有出声的血狼开口道。

    他一开口,众人的眼光都看过去。

    “好,你做事,我放心。”陆离最后还是点头,的确没有比血狼更稳妥的人选了。

    另一边,夏琉胸前的胸针每时每刻都在发挥它的“光和热”。

    情绪的改变会潜移默化影响人的思绪,再经过两天的药效催发,这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发现的东西,夏琉称之为“魔法因子”。

    李海看着夏琉胸前的胸针,好笑的开口,“怎么,你告诉路西法,这是我送的?娜塔莎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也吵着我送她一件。”

    “等我回去,我送她便是了。”夏琉想起来自己家里和娜塔莎差不多大的王媛媛,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你把她样的很好,多希望我家媛媛也会吵着跟我要什么东西。”

    “媛媛是个好孩子,我对不起她。”李海紧紧的抿紧了嘴唇,“不过我不后悔做过的那些事,我只后悔当初强逼着你吃那一桌子菜,现在还会梦到你那惨白的脸色。”

    “说这些做什么?我当初以为,我和你不是一路人,再碰到你也会把你绳之以法。可是,金星舟已经死了,现在的李海,我下不去手,你看,我也开始变得成熟了,变成了以前讨厌的大人。”夏琉苦笑,她以前以为世界非黑即白,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为了做好一件事,我对不起了太多的人,扪心自问,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后,怕是没办法心无旁骛的待在军队里了,其实,我还是很喜欢当一个军医的。”夏琉絮絮叨叨,她心里藏了很多事。

    人生不如意之事有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

    “解决了这件事,你想去做什么?”李海问道。

    “我会接着做一个医生吧,普普通通的医生,闲的时候到处走走,开一个小诊所,什么时候愿意开门那就开门,想要出去走走那就走走,多酷啊。”夏琉微笑,希冀着未来,“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去实现。”

    “你不会死在这里,如果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希望你帮我照顾娜塔莎,你家还有个王媛媛,照顾的很好,娜塔莎交给你,我很放心。”李海状似无意的道。

    “你的女儿你自己照顾,不许死,李海,你不许死。”夏琉认真的盯着李海的眼睛。

    “我这条命,我无所谓。”李海耸耸肩,转移了话题,“你的事做的怎么样了?似乎效果不大,也不知道路西法和其他人怎么那么重视那玩意。”

    “想要知道效果?那就试试,以你的意志力,哪怕量小一点儿,也会影响到你。”夏琉很自豪自己的实验产物。

    “试试就试试。”李海示意他放马过来。

    夏琉手指在李海的后颈上一闪而过,然后告诉他,“闭上眼,我说什么,你就在心里重复一遍。”

    “我讨厌夏琉,我讨厌夏琉。”

    “我讨厌夏琉,我讨厌夏琉。”李海重复了一遍,然后听从夏琉的指示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女子有些面目可憎,自己竟然有些厌恶面前的夏琉。

    这,这怎么可能?

    李海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冲出去洗了一把脸,然后再跑回来,发现自己对夏琉的厌恶消散了一点儿,他啧啧称奇:“真的可以影响我的情绪,这不愧是潘多拉的魔盒。”

    “能完全不被这种东西影响的,我只遇到过陆离一个人,”夏琉轻笑,笑容里泛着暖意,宛如一朵向日葵想起了太阳的温暖。

    “他一点儿都没被影响吗?”李海不自觉的想要和他比上一比。

    “是啊 和刚刚对你实验一样,我在他身后,让他跟着我默念,他念了两遍以后,只是握着我的手,眼睛里没有厌恶,只有他的心意。”夏琉心想,他是得有多喜欢自己,才会不理睬自己脑海里传来的异样感觉?

    “很好,和他在一起,他应该不会辜负了你。我也就放心了。”李海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赢过 感情上,他输给那个叫做陆离的男人,输得很是彻底。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李海起身。

    谁知道,第二天一早,李海就来敲夏琉的房门,等她洗漱完以后,带着她到了一出宽阔的广场上,那里站着一队人。

    这一队人是新来到岛上的,类似于当年陆离来到天堂岛一样,李海心知最近的几批人里,会有来找夏琉的人,所以才带夏琉到这儿。

    夏琉的安全问题,李海交给谁都不放心,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天堂岛上的人。

    “来,我给你选一位保镖,男女都行,你看哪个合你的眼缘,你就跟我说,左右都是保护你,你看着顺眼最重要。”李海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这些人信得过?”夏琉很想问这个问题,但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她还没傻到那种地步,她心思一转,思前想后,也就把李海的用意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些人,都是新来天堂岛的。”李海在“新来”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

    夏琉心领神会,走到那队人面前,从第一个开始,认真的辨认,想找到自己似曾相识的某张面孔。一共十七个人,夏琉每个人都看的仔仔细细,但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想当中的面孔。

    直到最后一个,她看到了一双很熟悉的眼睛,这双眼睛似曾相识,但她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索性,她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而是苦恼的皱起眉,一副不耐烦挑下去的样子,她指了指队伍末尾那个,对李海说:“这些大胡子,都一个样,也没什么可挑的,最后那个个头矮,不会显得我身高不够,就他了。”

    伪装技能满点的血狼只感觉膝盖上中了一箭,他面无表情,大胡子下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就他了,你过来。”李海身手,示意血狼过去。

    血狼走过去,在李海面前站定,他一身的杀气,桀骜不驯,用浓重的嗓音开口道:“我来天堂岛,是为了图一份安逸,在外面,老子还是小弟成群,怎么,要在这儿当什么女人的保镖,嗨嫌弃老子矮,老子不干。”

    夏琉险些笑出来,这种演技,要不是身形对不上,她都要以为是江宏或者风狼呢。

    “天堂岛,是一个安逸的地方,但,要想得到这份安逸,你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饭,这个道理你我都明白。她是岛上很重要的客人,保护好她,你将拥有你想要的一切。”李海说道。

    “你说话有用吗?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怎么相信你,你是什么人?总得来个大人物,我才能安心。万一你是唬我呢?”血狼扯着嗓子继续囔囔。

    “我是岛上的大少爷,说话多少都是管用的。”李海没有生气。

    “勉强相信你,这个妞儿,是你的女人吗?相信我,我点头的事儿,就没有办不到的,不信你就去打听打听。”血狼看了一眼夏琉。

    “希望你,不只是嘴上厉害。”李海转身走开了。

    夏琉领着自己新出炉的保镖往回走,她没有转头,而是用很小声的声音问道:“你怎么来了?还有,你这伪装太成功了,我都认不出来你了。”

    “血狼。”

    “啊?你说什么?”夏琉没有听清。

    “我是血狼。”血狼重复了一遍。

    夏琉立即不出声了,血狼不像是个会记仇的,对吧?她刚刚似乎是嘲讽了血狼的身高?天呐,会不会被记上一笔?

    “陆离担心你的安全,我就先过来了,只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刚刚的那个李海,怎么成了天堂岛的大少爷了?”血狼曾经见过李海,那是在夏琉被洛川催眠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

    “事情很复杂,等下找个安全的地方跟你说。”夏琉道。

    “这位是?”玛丽从旁边路过。

    “这是大少塞过来的保镖,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二少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好,不放心我的安全。”夏琉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