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440章 夏琉的不配合
    夏琉跟着马丁的脚步,出了这家酒店。

    夏琉制止了神父想要打车的打算。

    “怎么?教堂离这里还是有些距离的。”马丁一脸的不解,怎么这个人拦住了自己呢?

    “我只是觉得这么一路走过去,应该要比坐车过去有意思得多,看一看沿途的建筑,沿途的景色,不是很有趣吗?”夏琉一脸“我感觉自己说的对”的模样,“要是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就先去忙吧,我可以开着手机导航找过去的。”

    马丁自然是看亲眼看着猎物走入自己的陷阱才觉得安心,所以虽然不乐意这么一路走过去,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既然你有这个兴致的话,我就这么陪着你吧,我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而且我还可以给你充当半个导游,虽然不太专业,但是也可以为你介绍一下沿途的建筑什么的。”马丁忽然想起来,从这里要到教堂的话,还真是要走很久呢。

    “那就太好了。”夏琉可没有要和他客气的打算,只有让人生气,让人坏情绪,才能让他露出自身的破绽。

    于是,接下来两个人的日程是这样的。

    “神父,那栋建筑好漂亮,怎么是巴洛克风格的?那不应该是f国的标志吗?”夏琉指着远处的一栋建筑,那是一处圆顶建筑,有着尖尖的顶部圆顶部分,色彩斑斓,很是好看。

    “那栋建筑已经有些年头了,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的战争,我想你应该知道,那场战争里最有名的一个人物,就是拿破仑。”马丁社里土生土长的人,自然对这里的建筑都有所了解。

    这不是夏琉的第一个问题,也不是最后一个问题。

    “神父,那,那里呢?”夏琉又找到了一处让她很是兴奋的地方,“你看那里,那家店面前的那个花圃好漂亮!这是你们的传统吗?还是有什么故事呢?”

    对于这个问题儿童的问题,马丁有些心烦,但并不讨厌这个人。年轻人总是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心,马丁是一个本质猥琐的大叔,这些年轻人的特质,他都喜欢。

    毛舒航确是把目光放在了那家教堂里。

    他还是对那个盗贼动了刑,终于从他嘴里问出来了,这座城市除了那家酒店外,最值得怀疑的地方。

    小偷虽然没有遍体鳞伤,但是心灵和**受到的创伤都不少,那个男人,那个来自东方的男人,竟然让人把烧红的烙铁烫在他身上,在烙铁和人的皮肤接触的那一刻,小偷可耻的屁滚尿流。

    这不是一种夸张的形容,而是字面上的意思。

    毛舒航一个人,来到了那家教堂。

    修女们聚在一起,对着他指指点点,有大胆的还尖叫的起来。

    “那种来自东方的男人真漂亮,他简直就会发光,耀眼的如同阿波罗一样,他要是能正眼看我一眼,我马上会幸福的晕倒在这里。”修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要终身侍奉上帝的人,她们可以拥有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家庭。于是,面对如此俊朗的男人,他们聚在一起,也不是犯戒的事。

    “就算是看,也不会看你的好吗?你也不去照照镜子有什么资格引起那个小帅哥的视线,与其在这里等着,不如过去跟他打个招呼,或许能互相交换个电话号码什么的。”谁说y国人大胆,这学校你就大胆的很。

    然后,真的有修女回去了。

    “看你那样子,应该是第一次了到这里吧。”有觉得自己长相漂亮的小修女,婀娜多姿的走过去,“我可以为您介绍这里,不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

    毛舒航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而获得最大的利益,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我想要到处转转,对于这种西式的建筑,我很好奇。”

    “那么我来做您的向导吧!”

    “我来!”

    “我来我来!”

    修女们立刻聚拢过来,争先恐后的踊跃要当他的导游。

    “不了,我还是喜欢自己走走,不过,有什么地方不能去吗?”毛舒航轻轻皱起眉头。

    “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去,”修女们众口一词,“你想去哪里都没问题的,真的不希望我们当导游嘛?”

    毛舒航只是想要她们的一句话——“你想要去哪里都没问题的。”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毛舒航自然是不需要她们跟着了,她们跟着的话,自己就不能搜查这里找圆圆了。

    经过推测以后,圆圆在这里的概率很大。

    想到这里,毛舒航更是拒绝了这些热情的修女。

    那边,陆子昭也和夏琪、夏敏一同来了这里。

    他们在安娜身上安了窃听器,听到了安娜和马丁的对话,确认了陆子衿就在这里。

    至于 为什么安了窃听器?这就要归功于夏敏了。

    得知自己要去牺牲自己的色相 去勾引那个前台小姐,以便于放窃听器的时候,夏敏的内心是拒绝的。

    “为什么是我?我就知道你们满肚子坏水。”夏敏一脸的不乐意。

    夏琪慢条斯理的给他分析,“你看,我冷着一张脸,去接近那个前台小姐,她一定会起疑心,团团还小,你这个当舅舅的,忍心让他去?所以想来想去,咱们三个里面,也只有你合适。”

    这么说来,好像也有道理,夏敏被说服了。

    开玩笑,这种事,怎么可能让阿琪去?那可是他护着多少年的兄弟。更不用说团团了,那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了。

    于是,夏敏去了。

    “美丽的小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和朋友来到异国,人生地不熟的,只有见到你的时候,我这一颗心才感觉到片刻的安稳,哦,你真是我的药。”夏敏一张嘴,就是满满的甜言蜜语。

    天知道 夏敏心里的小人都要吐了。

    “这么热情的东方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安娜长相普通,很少会有人对她献殷勤,所以夏敏的举动让她受宠若惊。

    安娜年轻的很,之所以会加入黑弥撒教,是因为觉得这么做很酷,她的中二期甚至可以说没有过去,所以对自己很是自信,认为以前没有人对自己大献殷勤,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的美。

    现在,这样的人出现了。

    夏敏长相很是俊美,他虽然是从小在唐人街长大,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应该是个混血儿,有着比寻常东方人更深的轮廓。

    “你真这么觉的吗?”安娜眼神中带着一丝惊喜,但更多的是得意。

    夏敏张开手,“不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吗?来安慰我一下,我现在可是难过得很。”

    安娜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这样的男人要是能有一段感情,那也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夏敏趁着这个人抱紧自己,动作小心的把窃听器放在她的口袋里,然后向后退了一步,“美丽的小姐,我想我不应该这么唐突的,对待您这样的佳人,我应该温柔一些的。”

    “……”

    然后,就这样知道了安娜和马丁的对话内容。

    “咱们别在这儿干看着,还是先进去吧,一想到圆圆还在里面,我就记得不得了。”陆子昭催促道。

    “收一下你脸上的表情,”夏琪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希望可以遇到那个马丁教父,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在他放窃听器就好了。 ”

    就在他们刚要抬脚准备进去的时候,陆子昭忽然出声道:“等下,我接个电话。”

    他的私人电话,很少有人知道的,基本上能给他打电话的人都在这里了,还有谁给自己打电话?总不能是自己的老爸?

    还真是陆离。

    “喂,爸,怎么?”陆子昭摁了接听键,要不是给自己打电话的是老爸,他还不接呢。

    当然,陆子昭不会对着陆离喊“老爸”,一方面他不敢,另一方面,爸爸年轻得很,他也喊不出来那个“老”字。

    “你要去哪儿?教堂?你妈呢?她有没有和你在一起?”陆离看着追踪器设备上的那个红点,经过推测以后,应该是去教堂,而他带拉的人告诉陆离,看到了少爷也在这里,所以陆离打了个电话

    “你怎么知道的?爸,我身上是不是有你的追踪器?”陆子昭一脸懵,母亲自己出现在这里,陆子昭就知道自己的老爸应该没来,怎么现在对自己的行踪这么的了如指掌?

    “我在问你。”陆离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

    陆子昭立刻就怂了,“我要去这儿的一个教堂,妹妹也许就在这儿,我想和两位舅舅一起进去找,放心,我不乱来的。”

    陆子昭喊“爸”的时候,在一旁的夏琪和夏敏就知道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了。

    只是看陆子昭挂了电话,仍旧站在原地不动,夏敏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怎么,你爸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了,我这次对你爸很有意见,竟然让姐姐一个人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好像出事的不是他女儿似得。”

    夏敏抱怨完,陆子昭接了一句话:“舅舅,爸爸让我们等他,他这就来。”陆少是个妻管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