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497章 火化夏琉
    天空低沉的让人觉得有些压抑,而陆离他们的私人飞机稳稳的落在了a市的地面之上。

    机舱门缓缓的打开,率先走出来的,就是陆离。

    他闻着a市空气中熟悉的味道,心中只觉得痛意更深,他身后跟着的是装着夏琉尸体的水晶棺,在后面的便就是陆子昭他们。

    “陆上将,属下已经联系好了殡仪馆,随时可以火葬,夫人!”

    等他们下了飞机,早就等候在下面的士兵,上前一步,朝着陆离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嗯,辛苦你了。”

    他淡淡的点头,身侧的拳头早已经紧紧握起,果然,即使他怎么不愿意去面对,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爸爸,那我们现在就去将妈妈火葬吗?”

    陆子衿抬头望了望天空,虽说现在快下午了,但是天空乌云密闭,一看就是要随时下雨的样子,觉得实在是有些仓促。

    “嗯,走吧。”

    陆离的心中自有计较,他也抬头看了看天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赶紧跟上去吧。”

    见着他已经走出了老远,夏琪扭头看了看夏敏,微抬了抬手,便也就跟了上去。

    即使他们觉得今日,现在这个时间太赶,并不妥。

    可是夏琉终究是陆离的老婆,而他们作为弟弟的,也没有权利去干涉,只能听之任之。

    事情决定下来过后,一行人没有来得及休息,便就又匆匆忙忙的赶往了火葬场。

    等他们到的时候,门口早已经等候了不少人,其中领头的正是这管理火葬场的场长

    “众位长官好,我已经吩咐人,将里面已经打扫到干干净净了。”

    这火葬场的人虽然不知道陆离是什么身份尊贵,不是一般人可以惹得起的,让他们好生照顾着,如果需求什么东西尽量满足就行,不然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前面领路吧。”

    看着他笑脸相迎的样子,陆离根本没有心情去应付,抬手淡淡的摆了摆,便就让他上前领路。

    “好的,那便就请各位跟随我来。”

    见着他面色不好,那人倒也不计较,毕竟也是知道的,来这火葬场能有什么好事?

    多半是家里面的人出事了,心中伤心罢了。

    随着那个人停下了脚步,其他人便也都停了下来。

    望着眼前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火葬台,那是专门放尸体推进去燃烧的。

    毛舒航此刻只想轻声一笑,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火葬场只要有人一声吩咐,便就立刻准备好

    想到这,他只觉得一阵嘲讽,不过他倒不是因为陆离而嘲讽。

    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世界上面,果然有钱有权才是好办事的。

    看着被推进去的尸体,一点一点的蜷缩,最后化为了灰烬。

    只有陆离他自己才知道,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冲上前,直接将夏琉尸体带回家的冲动按捺了下来。

    “爸爸,已经被您打扫的很干净了,没有其他漏的地方了,我们赶紧带着妈妈回家吧。”

    火葬场的规矩,焚烧完毕的尸体骨灰,是由其家属,亲自扫落下来的,路子昭看着他,将那焚烧台上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扫了好几遍,却依旧不肯走的样子,一时惹他鼻子犯酸,喉咙间也不由得哽咽了起来。

    直到他制止,陆离那如同癫狂的动作,才猛然停住,看着自己手中的骨灰,有些颤颤发抖。

    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天空中的乌云,早就承受不住重量,下起了瓢泼大雨。

    甚至还夹杂着,惊天的电闪雷鸣,天已经黑透了,只能依靠这偶尔冒出来的闪电,飞快地照亮了几秒整个世界。

    几人站在了火葬场的门口,突然间,一道雷明闪下,照亮了陆黎坚毅的侧脸,还有那眼中一闪而过的决然。

    下一秒,众人惊呼。

    只见到他,带着手中夏琉的骨灰,不顾倾盆大雨,踏出了脚步,直直的朝着他的车走去。

    “爸爸!你这是要去哪啊?”

    陆子衿心中一惊,跟着他的脚步也朝外面踏了出去,不过却被一旁的毛舒航给护住了,因为害怕她淋雨生病。

    听到了她的呼唤声,陆离的脚步一顿,冰冷的雨水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他也不为所动。

    他的嘴唇轻动几下,“你妈妈的最后一程,可不可以让爸爸和她单独相处?算是爸爸的请求。”

    虽然外面雷声大噪,虽然暴雨声音纷杂,可是,陆子衿盯着他上下滑动的喉咙,却偏偏听清了他所说的话。

    她的鼻头顿时一酸,不,应该说,所有在场听到他的话的人,心尖儿都为之一颤,鼻头为之一酸。

    “爸爸,你就带着妈妈,去做你想做的事吧,放心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路子昭率先踏出了一步,眼中布满着坚定,嘴角稍稍勾起一角,冲着陆离说到。

    “那便就拜托你们了,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好女儿。”

    他猩红的双眼抬起,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陆子昭和陆子矜,眼中是满满的欣慰和骄傲。

    留下了这么一句话,陆离便就大步的迈开步子。

    “爸爸,请您记得,我们都在等您回家。”

    就在他正要上车之际,陆子昭突然扯开了嗓子,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

    在嘈杂的环境之中,却让众人听的仔仔细细。

    陆离扶上车门的手,不由得紧紧一握,但是他没有回头,只留下了毅然离去的车身。

    “那我们现在便就回家吧,明日再开始处理这些事情吧。”

    等他一走,众人便就像是没有头的苍蝇,一时有些无主,不知道做什么,好在夏敏说了一句话,众人这才醒过神来。

    “那我们便就回家吧。”

    陆子衿点点头,望了他们一眼,最近实在是太折腾了,现在夏琉被火化了之后,好像身上所有的枷锁都被卸了下来,顿时身上一阵的酸痛。

    “走吧。”

    众人一时之间,瞬间散了。

    另一边的陆离,带着身边的骨灰盒,在暴风雨中,疾驰着。

    昏暗的道路之上,没有一个车辆,只有她这辆开着车灯的车,寂寞的,在这没有尽头的路上开着。

    蜿蜒看不到尽头的路上,他好像就要这么一直带着它最重要的东西,永远没有尽头的走下去。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陆离希望能够永远停留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

    但是再远的路也总有尽头的时候,等它停在海边的别墅时,已经是天大亮了。

    一贫如洗的天空,绽放着蔚蓝的光彩,丝毫看不出昨夜是怎样的暴风雨。

    他打开车门,站在这一栋独立的海边小别墅前。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便是熟悉的味道,那是夏琉身上的气味。

    闻着这个陪伴自己许久的味道,他将手中还抱着的骨灰盒紧紧扣住。

    这是他们一有空便就过来住住的海边别墅。

    因为夏琉喜欢大海,所以便就总会带她过来。

    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房子还在,大海还在,可唯独变就只有那个最应该在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咯吱……咯吱……”

    一阵阵门窗敲打的声音,传入了陆离的耳中。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困乏的眼皮睁开,他有些疑惑地环看了四周。

    满地的酒瓶,酒气弥漫着整个房间,他的怀中还抱着夏琉的骨灰盒,窗户没有关紧,刚好外面有风,所以才会将窗户拍的阵阵作响。

    借酒浇愁的陆离,挣扎着站起身,只不过是眯过去了一会儿,嘴边的胡渣就更多了起来。

    站在窗户边,他伸手推开了窗,刺眼的阳光,逼得他睁不开眼。

    她抬手轻轻遮住自己的眼睛,遮挡着阳光,眺望外面的海边。

    云卷云舒,沙滩之上,一浪拍着一浪,阳光正好。

    “琉琉,你看在外面的一切都多么的美好,但是却……唯独少了你。”

    酒后嘶哑的声音,带着独有的几分颓废,眼中是满满的痛苦。

    “走,我带你去看看外面。”

    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骨灰盒的壁面,眼中写满了温柔。

    别墅的门被从里打开,陆离将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

    邋遢的胡碴子,已被刮除,也换上了清爽干净的衣服。

    眼中是浓浓的黑雾,一点也看不出他眼中的情绪。

    他挺直腰杆,面上的表情严肃,双手紧紧地捧着骨灰盒。

    一步一步的便就朝着海边的山崖走去。

    毕竟是军人,所以她的身形比较矫捷,几个跨步,便就登上了山崖。

    “你看是不是很美?以后你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么美的风景了。”

    他的嘴角挂满了温柔,看着眼前极美的风景,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骨灰盒。

    微风吹起了他的短发,衣服在风的吹拂下翻动。

    他的指尖轻动,抬手便就打开了骨灰盒的盖子,从中捏起了一把骨灰,抬手便就撒向了空中。

    看着风将骨灰卷走,他的眼中包裹着浓浓的不舍,“琉琉,好好的走吧,走慢些,一定要记着,千万要等等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