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少是个妻管严 第511章失忆之前
    夏琉一个抬手,手指间正冒着火苗的打火机便就被她给扔了出去。

    “啪嗒”

    轻轻一声响动,打火机便就落进了车子的车窗里。

    下一秒,一阵灼(热re)传来,夏琉下意识的保护着阿曼一起闪躲这灼人的(热re)度。

    “你去,找几个人,想办法给我下去看看,就算是死了,也要给我将尸体给我找上来。”

    就在她望着眼前的火苗心中一阵的兴奋时,便就听到了山坡的上面,传来了柔姑娘没有感(情qing)的声音。

    “靠,这都装作了死定了的样子,竟然还要生人见人,死要见尸。”

    听着她的话,在下面的夏琉,都忍不住的要爆出一句粗口的,但是听着上面忙活的声音,她也知道自己和阿曼是万万不能够在这里多呆的。

    四处查看了一下环境后,夏琉便就微微弯(身shen),将阿曼给背在了自己的背上,一手托着她,一手扶着山壁,沿着有一人高的草丛里走着。

    以此来混淆视听,不让上面的人找到他们,同时,她一边走着的时候,一边又十分小心的将草丛的痕迹恢复回去,伪装成根本就没有人走过的样子。

    值得夏琉庆幸的是,这个山坡并不是一个封闭型的上坡,不然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带着阿曼出去。

    先且不说他们怎么出去了,只要她一爬上山壁,恐怕就会立即被柔姑娘给发现了吧。

    夏琉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选择了一个和柔姑娘他们相反的出口,离开了山坡。

    另一边柔姑娘一堆人,这才刚刚用简易的绳子下了山坡。

    “柔姐,这车子都已经烧成这个样子,里面的人应该也活不成了吧”

    其中一个人看着眼前已经烧的只看得到火苗,再无其他的车子,不由得暗自咂舌,那女的也真的是够倔强的,白白送了一条命,关键是章的还不赖。

    “哼,我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别再让我再说一遍,还不赶紧想办法灭火。”

    听着他在自己的耳边说这种话,柔姑娘一个抬手,便就不客气的打在了他的脑袋上,冷冷的扫视着眼前的火苗,不(禁jin)暗自咬牙,果然够狠

    “是,我们这就想办法。”

    将上坡上面的车子里面的所有灭火器,能够灭火的东西都被拿来灭火了。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柔姑娘手机突然叫嚣了起来,她打开一看,正是钱老板的电话。

    她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顿时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慌乱,连忙冲着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保持安静。

    看着她的手势,其他人哪里还敢乱放肆,连忙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安静的等待着她的接听电话。

    “喂”

    “怎么样人呢你们什么(情qing)况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下山了没有”

    电话刚刚一接通,柔姑娘都还没有说出第二句话,电话里的钱老板,便就一顿的问题轰炸。

    此时,除了车子燃烧,时不时火花迸溅的声音,便就只有钱老板那震得人耳朵都要聋的声音了。

    柔姑娘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这才将自己要爆发的心(情qing)给平复了起来,便就出声和他交代着(情qing)况。

    谁知道他竟然丝毫不给面子,自己留下了一通噼里啪啦的话后,也不等柔姑娘在说些什么,便就自顾自的挂了电话。

    “草,给你脸了是吧。”

    听到电话里面被挂断的声音,她也一时忍受不了,瞬间就暴走了起来,嘴里爆着的粗口,也丝毫的不逊色。

    此时的柔姑娘若是在嚼一块口香糖,恐怕就是妥妥的太妹样了。

    不过此时的她可没有心(情qing)来顾忌这些事(情qing),看着眼前那群呆若木鸡的手下,只觉得怒火是更加的往上涨,深呼吸了几口气后,

    她这才道“都别灭火了,我看那个女人这么狡猾,肯定是不可能在这个车子里面的,赶紧四处找找,一定要将她给我找到了,那个女人还拖着一个女人,肯定是跑不远的,给我快找。”

    “是”

    “这就去找”

    “我找这边。”

    柔姑娘的心(情qing)不好,他们一眼便就看了出来,为了避免自己今天在收到她的巴掌,一个个的便就做鸟兽状,纷纷散了去,一会儿,便就不见了人影。

    “妈的,跑的比兔子还快。”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柔姑娘,不是萝莉可(爱ai)的样子,反而更加像是一个大姐大,不,总的来说,此时的她就是一个大姐大,可(爱ai)的外表,只是她的一种装扮。

    “没有想到,柔姐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装作去找人的几个手下,没有想到,竟然躲着柔姑娘,跑到了隐蔽的地方聊起天来了。

    “可不是,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今天这么吃瘪的样子。”另一个人望了望外面的动静,一边摸着自己被打的地方,一边眼中闪着八卦的光芒。

    “这个钱老板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柔姐来了柔姐来了”

    他们的谈话还没有出现一个所以然来,在一旁放风的人便就焦急的冲着他们摆了摆手,却又不敢十分的明显。

    那几个人倒也是机灵,立即就明白了不对劲的地方,连忙就走散了开来,假装四处寻找着线索。

    “你们安排两个人去往出口的方向追,一定不能让那个女人出去了,现在我们已经暴露了,大家伙也要小心,可千万别给我拖了后腿。”

    柔姑娘一直等到车子烧的只剩下了车架子,也看得清里面的东西后,这才确定了夏琉他们没有在车子里面,而是逃跑了。

    不过说实在话,她还是(挺ting)佩服夏琉的,竟然能够在这种(情qing)况下,还逃走了。

    一般的人,这么高摔下来,恐怕不是死透了,也就是剩了半条命,差不多快死了,而她还能够在他们赶到之前,自己出来,将阿曼弄出来了,还放了一把火,伪装被烧死的样子。

    至于柔姑娘为什么知道了是夏琉放的火,将车子烧着的呢

    因为她后面发现了那个打火机的残骸,所以她便也就脑补出来了,大致的(情qing)况,也算是和真实的(情qing)况**不离十。

    “知道了,我们这便就去往出口的那边方向。”

    她一走了过来,几个人的脸色瞬间恢复了正常的面无表(情qing),有两个人对了对眼色,便就朝着出口那边的方向走去。

    “你们小心些,随时保持联系。”

    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大姐大,虽然平时严肃了一些,不过还是知道关心他们一下的。

    不过柔姑娘今(日ri)却是碰上了一个难缠的对手了。

    夏琉虽然背着阿曼,但是除了呼吸重了一下,(身shen)上有些汗,其他的地方,到还是(挺ting)好的。

    “看样子我没有失忆之前,应该是经常锻炼(身shen)体吧,还做一系列的训练了。”

    她停住脚步,将有些要滑落的阿曼往上揽了揽,因为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的,还一边和自己自言自语了起来。

    先前是没有时间想,现在细细的品味起来,她好像失忆前会的东西还(挺ting)多的。

    之前是因为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一直没有发现,今(日ri)碰到了(情qing)况之后,她才猛地发现,有些本领,她以为自己不会,但是却自然而然的就会用,使出来了。

    比如轻易的辨别方向,准确的闪躲子弹的方向,知道怎样开车,还敢计算弧度,知道拿打火机,而且还不眩晕。

    这一切都不像是本能,反而更多的是后天的训练,但是听着阿曼的语气,自己是没有会这么多的东西的。

    “夏琉,流夏,你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又有什么地方太巧合了吗”

    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脑海中响起了陆离说的这句话。

    “流夏反过来就是夏琉。”

    夏琉不仅喃喃自语着,今(日ri)她过来找阿曼的目的,就是将一切都给问清楚,谁知道却碰上了这种事(情qing)。

    为什么陆离给她看的资料,上面所说的事(情qing)和阿曼说的一模一样,但是主人公却是不同的。

    阿曼说过,这些事(情qing)都是她的,可是资料上为什么又是阿曼的名字呢

    这不是她流夏的人生吗可是,若真的是她的人生,她所经历的一切,为什么阿曼又会对自己的事(情qing)知晓的这么清楚呢

    一切的谜团,都等待着阿曼来解答,不过此时她却昏迷在了夏琉的肩膀上。

    夏琉采用了反侦探的心理,知道柔姑娘他们肯定觉得她会带着阿曼出去寻找出口,然后从而找人获救。

    但是她并没有出去,相反的她现在正朝着山上爬去。

    夏琉十分高兴的是,幸亏她还不算累,不然爬到山顶,估摸着她也就差不多虚脱了。

    但是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归功于她失忆前的(身shen)份,是她特种兵的(身shen)份,才让她拥有了这么多野外逃生额技能。

    每天的负重跑,也没有辜负她的那一分付出。

    此时的她和阿曼暂时处于一种安宁的状态,殊不知,外面的人为了找她们,早已经就闹翻了天。

    “怎么样有(情qing)况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