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正经的公子增加了〕〔重生我不想当男神〕〔穿越诸天从风云开〕〔凡人觅仙〕〔暗行审判者〕〔屠户家的小娇娘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师姐,我拒绝】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第一卷第二十一章

    王睿跟着这位大师姐一路穿行过飞仙殿、摘星阁、洞天福地等区域所在的主峰,最后在距离主峰大约有上百里的一处清秀山峰前停下。

    李熙玥跳下白鹿,任由它四处寻觅一些吃食,自己则沿着青青草地安步当车。

    随后赶到的王睿,半空中直接跳到地上,收起一件类似扁担一样的法器,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必须要尽快弄一件自己的法器,别人的法器驾驭起来就是不舒服,刚才好几次差点翻车。」王睿觉得目前对他来说,御物飞行比打打杀杀更容易出危险,实在是不好控制。

    看到李熙玥一个人独自走得越来越远,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还想参加外门考核呢,不过随即一想到自己今天也算是打了外门的脸,估计也是没戏了。

    「站那么远干什么,过来。」李熙玥的清冷声音传了过来,王睿不爽地撇撇嘴,但也只好走过去。眼下,自己还不知道接下来的处罚是如何,如果要逃跑,是不是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

    这种心情下,王睿就觉得眼前的大师姐一点也不可爱,相反还有些讨厌。

    「你修炼的是什么雷系功法?」李熙玥等到他走近了,开口问道。

    「雷引诀。」王睿也没有瞒她,反正自己修炼的功法应该不算什么顶级秘笈吧?

    果然,李熙玥念叨着「雷引诀」,又看了他一眼,自言自语道:「雷引诀有这么大威力吗,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王睿不明白她所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又回头望了望飞仙殿的风向,有些担心那些支持自己的记名弟子们会不会受到欺负。

    「不用担心,我在临走前给我那两名剑侍传了一道法旨,今日之事不予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受伤的人会补发一点丹药作为补偿,其他人继续登记考核。」李熙玥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开口说道。

    王睿点点头,虽然他和那些记名弟子今天也是第一次相见,但如果因为自己让他们受到牵连,良心上会过不去。

    「你叫什么名字?」李熙玥转过身来问道。

    此时他距离李熙玥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连鼻子里都闻得到对方身上的香气,一种非常独特的合成幽香,似乎带有一些药草的味道。

    「王睿,百药谷弟子。」王睿倒是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李熙玥点点头,继续说道:「百药谷……你师父是何人?」

    「师父?好像没有,百药谷的主人是外门长老药痴道人,不过算不上是我师父。」王睿挠挠头皮回道。

    李熙玥有些不满地问道:「这么说,修炼雷引诀是你自己钻研的?」

    「差……差不多吧……」王睿觉得修炼的时候基本都是靠自己一个人,当然雷引诀的批注者也起到了一定的帮助和作用,但王睿可不想暴露他和青冥道人的关系。

    李熙玥摇了摇头,觉得眼前这人有些看不透,还真是奇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怪,一个无足轻重的记名弟子却身上云遮雾绕的,还不能小觑。

    「你今日强出头是为了什么?」李熙玥继续问道,准备换一个话题。

    王睿想了想,回道:「没什么,就是看不顺眼而已。」

    「这天下间看不顺眼的事很多,难道你都要管一管?」李熙玥揶揄地说道。

    王睿摇摇头,回道:「力所能及而已,如果我眼见自己的同门被欺负,几乎就要惨死在那个外门弟子的手上而无动于衷,那我觉得自己要修炼的道永远都是残缺的,不配修道。」

    「残缺的道?」李熙玥忽然眼睛一亮,对方这句话让她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感悟,但又是一闪而过,让她有些遗憾。

    王睿解释道:「师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这修仙大道只是一条所有人都要经过的桥,但是过了桥之后如何找到自己的道,坚持自己的道,在我看来,这比过桥还要重要。」

    「过桥?自己的道?」李熙玥的眼睛越来越明亮,这几年她心中一直都存在纠结和迷惘的地方,却一直苦于无法参透,今日不过是像以往一样,出来散散心,却没想到遇上了一个有趣的记名弟子,说出来一番有趣的话,当真——有意思!

    王睿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熙玥,李熙玥并不李姐。

    「我是记名弟子,师姐是亲传弟子,地位犹如微尘与星辰,但不论是微尘还是星辰,都有最基本的构造组成,因为我们都是人。当然,师姐可能觉得我这样自视甚高了,但我要说,的确如此。不论是记名弟子还是外门弟子,或是内门弟子还是亲传弟子,乃至掌门和太上长老,都是人,活生生的人。修仙修道,有人说是无情大道,为了得证大道,就要割舍人之情,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割舍掉了情感,人不过是一具空壳,一具空壳又有何资格问鼎天之大道?」王睿一口气说完,让李熙玥美目生辉,光彩熠熠。

    李熙玥来回踱步,随后从袖口中唤出几样东西,不是法器也不是丹药之类的,而是桌椅酒壶鲜果等,居然一下子准备了一桌酒宴。

    「坐!」李熙玥率先坐下,王睿吃不准这个大师姐的想法,但既然对方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应该不用担心。

    李熙玥亲自斟酒然后敬了一杯给王睿,王睿倒是不担心她会给自己下毒,如果要对付自己,就凭她的实力应该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于是也一饮而尽。

    「王睿,你现在的实力足以成为外门弟子,不过我观你野心不小,如果你肯听我的安排,最多三年时间,我便保你一个内门弟子如何?」李熙玥开出了一个让王睿难以拒绝的建议。

    不过王睿也不是头脑一热的家伙,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盯着李熙玥问道:「不知道师姐有什么安排?」

    「好说,我要你散功重修,入我剑修一道。」李熙玥又喝了一杯酒,随后霸气地说道。

    王睿顿时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个要求。

    「师姐是剑修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是……」他记得李熙玥出手的时候明明没看到什么飞剑本体,而且对方出手的那一招明显带有极寒属性,还以为她所修炼的功法也比较特殊,属于水系变种的冰系功法。

    李熙玥点点头,说道:「剑修一脉在整个修真界都是少数派,但不可否认,凡是剑修,几乎没有弱者。剑修以自身温养剑体,甚至孕育心剑,其攻击无坚不摧,无所不破,乃至刚至锐之物。不过……」

    王睿略微紧张地吸了口气,不知道李熙玥接下来的不过到底如何。

    见他神色有些紧张,李熙玥也有些自信地笑了笑,美人巧笑倩兮的表情确实让人沉醉,王睿更是有短暂的失神。在源天宗,他只是卑微的一个记名弟子,从未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宗门内的大师兄、大师姐这类人物,更不用说和他们把酒言欢。

    但是现在,他却受到了墟天宗大师姐的款待,还要保送他成为内门弟子,人生际遇,何其不同。

    「不过,剑修一道极为艰险,这艰险却是指两个方面。其一,修行之艰险。剑修以剑为载体,哪怕日后结丹结婴,都是以剑为载体,殊为不易,你如果真的修炼,日后便知,我也不便此时细说;其二,生存之艰险。剑修之辈遭受其他修士顾忌甚多,容易遭遇不公待遇,比起今日你所看见的还要残酷数倍乃至数十倍。所以,剑修之道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一旦大成则凌驾众修士之上,不过中途夭折之人也十之八九,所以,我给你这个选择的自由。」李熙玥大致介绍完剑修之路,期待着王睿的回答。

    坦白说,王睿的确是动心了,但他却考虑得更远,自己的资质是否能够让他在剑修一道上脱颖而出,他并没有把握,应该说完全没有把握。

    「师姐,我拒绝!」王睿想了想,还是坦白地说道。

    李熙玥顿时脸色黯淡了下去,她没有想到自己看中的同门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

    「为何,你是怕自己无法胜任剑修吗?」李熙玥的口气不再那么热诚了,显得冷淡了许多。

    王睿点点头,说道:「承蒙师姐厚爱,但师弟我有自知之明,剑修之路以师姐之资质恐怕也麻烦不小,既如此,我更是不堪其重。明知前有艰险,却要深陷险境之中,并非我的行事风格,还请师姐见谅。」

    「哼,你倒是明哲保身这一手玩得很好,我辈修士,不进则退,天之道更是充满艰险,哪怕很多强者都因此陨落也在所不惜地追求,难道就因为充满艰险就要放弃吗?」李熙玥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王睿起身,抱拳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谢师姐今天这番好意,但我心意已决,就此别过,来日若有其他差遣,师弟一定竭尽所能,告辞!」

    说哇,也不顾李熙玥的难看脸色,架起那扁担一样的法器,摇摇晃晃地沿着来路方向飞走了。

    「竖子不足与谋!」李熙玥恼怒地长袖一扫,将桌上的酒壶和鲜果都打翻在地,胸脯随着气愤的情绪快速起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