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负鼎〕〔重生后我为商业大〕〔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二卷 第五章【青岚公主】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二卷 第五章

    第二卷第五章

    华妃和丽妃两人也算是生死冤家,不过在王睿的斡旋下,两人都答应暂时罢手。王睿也问过她们是如何修行的,因为一般怨恨而死的人也很难修炼,除非有人引导。

    果然,在王睿问出这个问题后,华妃和丽妃都提到一个神秘的修士,那个修士在她们死而复生,变为半人半鬼的时候出现了。

    此人一直是披着黑袍戴着兜帽,华妃和丽妃没有看过他的真容。

    神秘人自称是偶尔路过的某位修士,因见到这沉月湖有怨气生出,便知道下面有枉死之人,而且因为怨气极大,导致无法入六道轮回,心中不忍,才下来一见。

    此人还说他来自一个专门修炼煞气、死气和怨气的仙道宗门,正好适合华妃和丽妃修炼,于是便在这湖底呆了数个月,传了她们一门功法,还赠与了两人各自一件法器。

    华妃和丽妃倒也颇有资质,各自修炼有成,也在随后不断教授其他湖底的鬼魅,渐渐形成了两大势力群体。

    不过身为鬼修,尤其是她们这个境界,远不足以离开这沉月湖,一旦被阳光照射到,就会灰飞烟灭,连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神秘人随后便离去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只是临走前叮嘱华妃和丽妃,皇宫内无辜枉死的人太多,几乎每一处地面之下都有一条性命,帝王和皇后就是坐在万千枯骨王座上的孤家寡人。所以,他希望两人修炼有成后,可以吸引更多的枉死之人加入,给他们一份同样的造化。

    直到王睿到来,华妃和丽妃才又见到第二个修真者。

    「两位娘娘,本来我这方外之人不该多说什么,但是你们口中所说的这个神秘修士很有可能便是邪修,我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不得不用恶意来揣度。天子一定是觉察到了宫中的异常和不安,才向我们墟天宗发出请求,青岚公主很有可能是这巨大阴谋背后的一个关键所在,两位娘娘惨遭不幸,沉沦湖底,如今沦为鬼修,我也于心不忍。只希望两位娘娘助我找出这皇宫背后的阴谋真相,届时在下必将兑现诺言,让娘娘和其他鬼魅再入轮回,了断这场恩怨。」王睿决定要借助华妃和丽妃帮助他了解更多的真相,否则青岚公主很有可能遭遇不测。

    华妃和丽妃都点头同意,在王睿强大的实力面前,两人也不敢生出异心。加上,长久困于湖底,无法超脱,早已疲惫不堪,王睿给了她们一个希望。

    王睿临走前留给两人各自一道符宝,用于危急时刻护身,他也不怕两人掉过枪头对准自己,符宝的主动权在他手上,可以随时夺回或销毁。

    此外,他还留给两人各自一道传音符,一旦有什么重大发现或需要求救,便可以使用这道符。

    不过他身上的丹药都不适合鬼修服用,只能作罢,一番商议过后,双方告别,王睿脚下生出电光,轰隆一声朝着湖面上方游去。

    「此人真的肯帮我们?」丽妃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王睿走后,忍不住问道。

    华妃看了丽妃一眼,此时只有她们两人,其他鬼魅都各自回去了。

    「难道我们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吗?」华妃冷笑道。

    丽妃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人死如灯灭,如今的我们只是蝼蚁一般,眼下既然有机会,那我就要搏一搏。」

    「自然,不过本宫科不仅仅是为自己,既然有人要对付我的永淑,自然要让他付出代价。」华妃恶狠狠地说完,随后拂袖离开,她答应过王睿暂时不再和丽妃开战,但也不会合作,只是凭各自本事努力。

    再说王睿,破开水面后,一个翻身落在了湖心亭中,却发现,除了自己的同伴,居然还有青岚公主和她的贴身侍女。

    「睿哥,你终于出来了。」陈琪很是担忧地走过来,情绪有些激动,甚至他都怀疑如果没有人在场,她就会扑进自己怀里。

    陈夫之也是松了口气,王睿这一下去便是两个时辰,他都担心出了意外,还好,总算安全归来。

    「琪妹,我没事,只是下面发现了一些状况而已。大哥,让你担心了。」王睿首先安慰了陈琪和陈夫之两人,然后看向青岚公主。

    自从前几日公主坠湖后,被他救起,当时因为怕她窒息,便利用口渡灵力催吐,两人当时靠的很近,近乎在接吻,所以王睿还挨了一巴掌,事后,青岚公主也知道冤枉了好人,但两人却一直没有再见面。

    「多谢真人前几日的救命之恩。」青岚公主盈盈下拜,身后侍女更是行大礼磕头。

    王睿隔空生出一道力量,扶起青岚公主和侍女,说道:「公主不必如此,我等既然答应了陛下的请求,自然会竭尽全力护得你周全。」

    「只是因为父皇的请求吗?」青岚公主听到这话,双眼神色有种难名的黯淡,一旁的陈琪读懂了这位公主的眼神,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醋意,又看看王睿,见他并未察觉,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公祖只是凡人,但养尊处贵,容貌美艳,远不是她能比较的,身为女人,她自然便有些担心任何靠近王睿的女子。

    王睿其实在感情上很空白,自然不太懂这位公主为什么情绪有些低落,只是当她因为落水而心有余悸。

    不过他暂时不准备将湖底华妃和丽妃已成为鬼修的事告诉她,这种事对于凡人来说,过于匪夷所思,知道后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青岚公主来到这里是想了解当日自己落水的真相调查的如何,不过陈夫之和陈琪暂时也没有太多的线索,只是简单地告诉她,可能是湖中有一些邪祟,以后尽量不要靠近或者不要来此地即可。

    显然,青岚公主对于这个解释并不满意,所以她便等候在这里,直到王睿出现。

    听了陈夫之和陈琪的转述后,王睿点点头,邀请青岚公主和自己在附近单独走一走。

    青岚公主美目生辉,干脆地答应了,让陈琪又生出担心。

    两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走出湖心亭,来到岸边,然后朝着此地附近的一座花园,这里原本是华妃,也就是青岚公主母妃的冷宫所在,后来华妃被天子赐死后,再也没有什么人过来,变得极为破败。但宫中原本的花园倒是还保留着,依稀有几分当年的模样。

    「小时候,母妃常带我来这里玩耍,陪我戏耍游戏,父皇也会每天抽时间过来看望我们,那时的日子好快活,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公主。可惜后来丽妃娘娘不断争宠挑衅,父皇来这里的时间少了很多,母妃也很不开心,甚至私下里还骂了父皇,也不再陪我来这里游玩。」青岚公主伸出手,不断触碰两边的灌木,露出少女的娇态。

    王睿跟在她身后听着,不时插两句,他知道这位青岚公主内心的苦闷。以前可能还以为母妃是病死的,但是现在估计也知道了是被自己的父皇赐死的,这让她肯定对自己的父皇极为不满。

    「再到后来,母妃被牵连进巫蛊一案,暴病……而亡……我……」青岚公主说到这里已经泪如雨下,或许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反而能敞开自己的心扉。

    「公主,周国每三十年皇室只有一次机会请求我们墟天宗为他做一件事,在以往的数次请求中,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仅仅只是为了保护一名公主。」王睿开口说道,觉得需要公允地说几句。

    青岚公主的情绪有些激动,转过身盯着他问道:「你是说,我要为此感激父皇吗?」

    「你要体会他的心情,我知道这很难,但还是要体会。你父皇和你母妃之间的恩怨我无权多说什么,但你父皇对你却是厚爱,不惜将一生几乎只有一次求取仙门的机会让给你,他对公主的爱,无可厚非。」王睿说完,再次往前走,青岚公主沉默了一会,提起裙子立刻追了上去。

    青岚公主有些气喘地说道:「王……我可以叫你王大哥吗?」

    「可以,除开炼气士和公主的身份,你我不过是尘世间的蜉蝣而已。」王睿点点头,刚才的话,她似乎听进去了。

    青岚公主跟王睿之间的交流越来越放得开,不时跟他打听修仙者的故事,王睿便也将自己近八十年的修炼生涯中,寻出一些有意思或奇特的或险象环生的经历说给她听,让青岚公主过足了瘾,恨不得抛下公主的身份,跟他一起去修仙。

    不过王睿在为她测试过灵能后,他发现,公主的灵能数值极为奇怪,不是正数,而是负数,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看到王睿的神色,青岚公主神色黯然地低下了头,以为自己注定和修仙无缘,不过王睿还是想起了她是「玄阴之体」的那个情报。

    「公主,不用灰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我只是因为修为不够无法判断你的资质,并不是说你没有仙缘。」听到这话,青岚公主这才恢复了信心。

    对于玄阴之体,王睿根本不了解,但他隐隐觉得这位青岚公主或许是一把关键的钥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