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负鼎〕〔重生后我为商业大〕〔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二卷 第十六章【鹬蚌相争】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二卷 第十六章

    第二卷 第十六章

    如果是以往,王睿或许就要败在这种心境上,但是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不再是那个卑微的记名弟子,现在是墟天宗的外门弟子,还有自己的兄弟和未来的道侣,未来可期,大道可期。

    这种精彩的生活和对未来的期盼终于从内心钻了出来,如同一株顽强的花草,顶开了压在身上的巨大石块。

    「什么忘情……无情……都是邪魔歪道……我自有情感的追求,自有对大道的追求,哪怕深陷谷底,也会仰望星空,决不放弃……呔!」王睿仰天长笑,怒吼而出,将内心的绝望给震碎,这一刻,他如同破茧的毛毛虫,羽化成蝶。

    无光盾和千重镜得到了施法者的意志灌输,顿时爆发出夺目的光芒,一下子将白玉塔给撞飞出去,令白玉塔发出一声惨叫,被惊魂不定的刘曦给收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卑微的练气弟子可以破开我的无情咒?」刘曦无法理解,她的无情咒修为很高,哪怕是同境界修士,即使实力比她还要高,也很难抵抗无情咒的影响,就算不会完全深陷,也会实力大大折损,从而让自己一举击杀。

    但是今日却反常了,对方的精神意志力竟然如此强大,摆脱了自己的无情咒,还提升了自己的战力,这……完全无法理解。

    王睿双脚生出雷电,整个人缓缓升空,双手释放出强大的电弧,雷系灵力疯狂凝聚中。

    刘曦见状,也不敢大意,取出一把短剑,灵力灌注其中,顿时短剑爆发出刺眼的蓝光。

    冰系的力量开始生出,迅速将周围地面给冻结起来,不断蔓延过去。

    王睿此时双手已经推出,一只巨大的雷鸟振翅飞翔,朝着刘曦笔直冲来,速度极快。

    「冰魄之剑!」随着刘曦的一剑刺出,一股凛冽的寒风刮起,剑气化作极寒力量迎了上去。

    雷鸟发出高亢的嘶鸣,撕裂了空气,令其羽翼都开始燃烧起来。

    凛冽寒风与雷鸟相撞,两股力量互不相让,但只维持了片刻,雷鸟还是被寒风给冲散,撕裂成了碎片。

    不过雷鸟被撕裂后,爆发出无数雷系能量,令大殿空间内的空气不断发出雷爆之音,令人头皮发麻。

    刘曦脸色差了一些,但王睿脸色更差,她随手给自己施展了一道结界,任凭那些雷爆能量撞在结界上,虽然雷爆造成的冲击惊人,但是在她的结界面前,还是无法伤到她。

    「告辞!」王睿见自己眼下的雷引诀修为与对方相差太大,即使竭尽全力也难以伤到对方,只能现行撤退了。他一头钻进了千重镜中,借助镜子的假身,不断传送。

    刘曦大怒,紧紧追在身后,不断刺破镜子,却始终慢了对方一步。

    等到刘曦刺破最后一面镜子分身,终于镜子的真身出现,直接爆开,又是带来一股巨大的冲击,令大殿瞬间坍塌了。

    一脸阴沉的刘曦冲破废墟的阻拦,闭上眼睛,感受了下,立刻抛出手中短剑,化作一道虹光落在脚上,带起自己朝着宫外某个方向追去。

    另一边的青岚公主此刻正受到鬼母宗等人的进攻,身边的护卫和供奉死伤大半,以凡人之躯根本挡不住这些炼气士。

    不过就在她陷入绝望的时候,陈夫之和陈琪赶到,立刻强势反击,一举斩杀了两人,令剩下的三人抱团抵抗,一时间局面再次僵持下来,但随后赶到的宫廷护卫和供奉立刻将其转移。

    她没有看到王睿的身影,心中十分担忧,但知道此时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帮助他,不由得痛恨起自己来。这一刻,她萌发了成为炼气士的想法,想要成为王睿等人其中的一员。

    坤宁宫大殿坍塌,随后两道虹光先后划过天空,被很多人亲眼目睹。

    正在激战的双方,都知道了王睿和刘曦两人还没有分出胜负。

    「怎么可能,筑基修士居然也拿不下他吗?」阴阳头男子简直觉得无法置信,面对练气期修士,筑基修士不该是碾压的吗?

    另一边,陈夫之和陈琪则是心中大定,王睿看来的确是有实力面对筑基修士,这也让他们联手威力大增,相反,鬼母宗剩下的三人越战越是胆寒,最后又被击杀了一人,索性最后两人分头逃跑。

    陈夫之和陈琪也没有追上去,两人身上都有伤,怕落入陷阱中,再说这场决战,他们已经基本答应了。只要王睿能够击败忘情宗的刘曦即可,他们有充分的信心。

    尽管他们对王睿充满了信心,但此时的他却感到巨大的压力。

    刘曦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斩杀他,所以出了皇宫后,还是不依不饶。

    又服下一粒回春丸和化瘀丹,他感到经脉都隐隐作痛,无法再持续战斗下去,得尽早调养一番。

    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了大半天,直接飞出周国京城范围,朝着边境线坊市的方向飞去。

    「坊市内不乏筑基修士,如果刘曦过于嚣张,说不定就会有人站出来对付她,到时,我倒是可以渔翁得利。」想到这,王睿立刻加速驱动法器朝着坊市方向飞去。

    跟在身后的刘曦也吞服了一粒恢复灵力的丹药,此时对她来说,必须要洗刷耻辱,自己居然被一个练气修士逼成了平手,而且一时间还奈何对方不得,这种挫败感让她无法释怀。

    距离坊市还有十里远的时候,王睿迅速下降,撤了法器,然后施展雷影步奔跑而走。

    刘曦随后赶到,却没有撤掉法器,为了赶速度,直接御物飞行。

    「何方道友如此不懂规矩,此地已不属于周国境内,速速撤掉法器。」一道颇为威严的声音呵斥过来,不过刘曦没有理会,继续加速,她已经看到高速奔跑的王睿了。

    白玉塔再次出手,经过一段时间温养,原来的受损基本恢复。

    脱离了她手掌的白玉塔,迅速膨胀,朝着王睿所在的方向泰山压顶一般砸过去,似乎根本无法逃脱。

    「欺人太甚!」一道怒喝爆发,随后一团绿光急速掠来,化作一条绳索,直接缠绕在白玉塔上,将其困缚住。

    白玉塔顿时被束缚在了空中,无法落下,刘曦心中大恨,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砸死王睿了,可惜被人半路破坏。

    「你找死!」刘曦催动白玉塔,灵力狂吐,顿时白玉塔一下子膨胀到极致,将困缚住它的绳索给撑断。

    王睿借住刚才的一段时间,继续加快速度,最终完全进入了坊市中,花了几块灵石找了一间地下密室。

    「斗转星移!」王睿盘膝而坐,开始切换黄龙功,眼下想要击败刘曦,只有换回自己的黄龙功。

    就在王睿切换功法的时候,坊市上空变得精彩起来。

    原来刘曦刚才的那一系列举动惹怒了保护坊市的一股势力,此时多达数十名修士围着刘曦进攻。

    这其中,有两人是筑基修士,其余都是练气九层甚至巅峰。

    不过刘曦确实不简单,在这种围攻下,居然还能应付得绰绰有余。

    那两名筑基初期的修士,操控着法器与刘曦的白玉塔较量,却占不到什么便宜。至于其他练气修士,更是被刘曦纷纷打落,跌进坊市中,引得坊市一片狼藉,更加让守护坊市的势力组织怒不可遏,立刻发出传音符,邀请距离此地最近的筑基修士赶来增援。

    虽然他们奈何不得这刘曦,却也不至于落败,两名筑基修士得到下方的同伴消息后,索性不再抢着进攻,而是采取守势,将刘曦给缠住。

    刘曦一心二用,一边操纵白玉塔压制其中一名筑基修士,另一边则抽过脚下的短剑,进攻另一名筑基修士。

    她的修为已经超出了筑基初期,因此面对两名修为不如她的对手,根本是无所畏惧。

    不过刘曦也明白,坊市这种组织,牵涉到很多势力,如果自己不能尽快解决眼前的对手,找到王睿,那么随后而来的麻烦恐怕她也难以面对。

    下方坊市密室中,原本已经转换了自身功法的王睿此时倒是不急着出去了。很显然,如果自己现身,无论是刘曦还是坊市的保护者,都会对自己不满,这样一来,自己就做不成渔翁了。

    于是,他便冷静下来,开始慢慢疗伤。此前他早一步撤掉法器,坊市的人并没有太关注自己,而且现在自己还转换了功法,估计认不出,索性推个干净。

    打定主意的王睿一边留心外边的战况,一边医治体内的伤势。

    再说刘曦眼下有些骑虎难下,想要抽身却也不简单了。两名筑基修士被打出了脾气,哪怕明知道打不过,也死死地拖住她,等待自己的同伴来人。

    「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刘曦的短剑陡然消失,对面的修士一阵惊恐,慌忙撕碎了一张符纸,顿时一团浓厚的防护罩就要落在身上。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消失的短剑抢先一步,刺进对方的背后腰腹中,那名修士惨哼一声,从空中坠落。

    短剑回到刘曦手上,另一人则是脸色大变,失去了同伴的协助和掩护,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对抗她。

    不过就在这危急时刻,一道熟悉而厚重的声音传来:「道友莫慌,我等来了。」

    随后,刘曦抬眼望去,足足十多名筑基修士联袂而来,这些人此时脸上都义愤填膺,盯着刘曦。

    刘曦脸色一变,知道自己一人敌不过,转身便走。

    「现在才知道要走,太晚了。」咚的一声,空气中一度气墙出现,挡在刘曦跟前,试了几次好几个方向,都是如此。

    十多名筑基修士将刘曦给围了起来,让她插翅难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