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负鼎〕〔重生后我为商业大〕〔星环使命〕〔月下夜神〕〔穿书五个大佬太黏〕〔穿进年代文:媳妇〕〔我的纪录片真的不〕〔三侠五义,开局反〕〔我堂堂仙域天才,〕〔联盟:你的野区我〕〔末世从逃生开始〕〔不败仙医〕〔此念成仙〕〔不灭钢之魂〕〔娇软宝贝:在偏执〕〔穿成农门恶婆婆,〕〔从机械猎人开始〕〔重生之繁花似水〕〔诸天从九龙拉棺开〕〔重生后,被倒追很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葬身之地】
    _:仙道巨擘:从炮灰开始 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

    第四卷第二十三章

    王睿捡起这块火系的上品灵石,试探了下,然后说道:「这块灵石损耗很小,我看这样,谁要拿走的话,就要分给其他四人各十块中品灵石,我排在最后,没有人要的话,再归我。」

    陈夫之等人都表示赞同,然后他们四人商议了一番,在陈夫之、陈琪的有意谦让下,最后由柳香兰获得这块火系上品灵石,然后分给了王睿等人各十块中品灵石。

    接下来,还有一名守卫,原本众人还有些畏惧的心里,到了现在已经是相当轻松了,毕竟连续干掉两名守卫,已经让他们信心大增。

    王睿收回符宝,这一次,陈夫之竭尽全力施展防御性术法,将守卫给吸引住,甚至不再攻击,其他四人可以从容进攻。

    这次陈夫之坚持了一刻钟,随后退下来,由王睿接手,众人都轻车熟路地持续进攻,终于在又过了一刻钟后,将这名守卫干掉。

    这次灵石由陈琪获得,分了灵石给大家,众人原地休息了近一个时辰,再次沿着主干道出发。

    随后,主干道上一共遇到了三波守卫,众人不断成长,实力提升的很快,也逐渐每个人都获得了两块左右的上品灵石,让众人都觉得物超所值了。

    就算没有什么稀世珍宝等,这次收获的上品灵石也算是赚了一小笔,而且这种带有五行属性的灵石比起那种普通无属性灵石要珍贵得多,真要拿去坊市交易的话,估计一块五行属性的上品灵石可以兑换到一百二十块甚至一百五十块无属性中品灵石,不过一般修士除非很缺灵石,否则不会卖出去。

    对于主干道附近的支路,王睿独自去探索了下,发现这些支路要么是死路,要么就是充斥着各种陷阱和机关,要么就是有那种可怕的各种毒雾爬虫类,主要是数量太多了。

    不过这些地方倒是有一些药草灵果可以采摘,所以众人也适度探索了一番,并没有深入。不过让王睿感到可惜的是,除了此前收获的6株乌云草,之后便再也没有遇到,而且也没有发现最后一位药材——露叶,看来想要炼制融灵丹,还需要一段时日。

    道路的尽头又是一道结界力量,厚厚的冰墙阻挡在眼前,五人没有废话,直接操纵法器或施展术法攻击,敲开了冰墙,露出了里面的传送漩涡。

    还是王睿走在最前面,一阵失重晕眩的感觉传来,王睿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已身处一片花草海洋中,这里是一片山坡,种满了各种姹紫嫣红的花草,有外面常见的各种花草,也有一些从未见过的。

    「哇……好美……」柳香兰和陈琪看到这一幕,顿时发出了惊叹,美景总是对女子有很强的杀伤力。

    陈夫之和袁成刚有些不屑这种美景,两人觉得眼前这种场景似乎一下子让人的战意锐减了下来,甚至有种就在此地安度余生算了。

    听到他们俩的话,王睿吃了一惊,内心也从眼前的美景中跳了出来,暗道好险,看来这位烈阳真君给自己的洞府设置了不少陷阱,比如眼前的美景也是其中之一。

    「琪妹、柳师妹,不要忘了我们此次的目的,大家两人一组,沿着这片山坡探查一番。」王睿提醒道,虽然知道这有些得罪人,哪怕是自己的道侣。

    果然,陈琪和柳香兰都对王睿有些微词,不过进入洞府以来,王睿的实力还是征服了所有人,已经习惯性地听从他的命令。

    王睿将陈琪和柳香兰拆开,由陈夫之和陈琪一组,其他两人一组,自己依旧单人行动。

    此地还是不能御物飞行,王睿只好徒步而行,他有些怀念雷影步,眼下他的行走速度慢了太多。

    山坡很宽阔,被中间的一座山峰分为阴阳两面,阳面有阳光照射,显得明媚动人。阴面则冷风嗖嗖,显得有些阴沉。

    阴面没有人探索,王睿便决定自己来。

    为了加快速度,王睿取出两张自己符纸中的储藏,是神行符,贴在了自己的两条大腿外侧,腿部灵力注入符纸后,顿时一股风系的力量生出,缠绕着他的腿脚部位,感觉身体都有些轻飘飘的。

    一步迈出,有两三米远,虽然和雷影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但也比寻常徒步快得多。

    从山坡阳面走向阴面,大约有十里路的样子,一进入阴面,地势就拔高了起来,越往上越是陡峭。

    身边的山峰在山脚下看,有些高耸入云的感觉,王睿一时间难以判断其高度。

    「挺冷!」王睿运转灵力,顿时雷系灵力释放出一股热量,将寒意给驱散。

    半个时辰后,王睿终于来到了阴面山坡的最高处,这里有一棵较为罕见的大樟树,树冠恐怕覆盖了数十米,走到它下面的时候,顿时觉得整个天空都阴暗了下来。

    大树垂下来的枝条中,上面似乎绑着什么东西,白色的,类似纸条一般,王睿有些好奇,难道有什么人住在这里吗?

    不过他没太在意,继续沿着树冠走过去,过了一会,终于在树冠的中间,他发现了一点一场,那里似乎是坟墓,竖着五座墓碑,成一圈排列开,墓碑前还种了白菊之类的,还有酒菜和香烛,似乎有人祭拜过的样子。

    一股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王睿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香烛味道,同时耳边又传来了似乎来自于树冠上那些白色纸条的声音,有各种窃窃私语声,让他觉得更加不安。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王睿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想要离开。

    那些窃窃私语声似乎更大了,树冠垂下的枝条中互相碰撞,发出了笑声,男女老少都有,还有铃铛等声音,类似于道场内做法事。

    「前行已无路,回头更无命。」

    「杀人者人杀之!」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王睿,你罪有应得。」

    「你会害死所有人……」

    「你终将孤独一生!」

    「你会体验到生不如死……」

    这些声音像极富感染力,王睿的心神都受到了打击,脸色苍白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某人,居然会遭到如此的诅咒。

    从源天宗来到了墟天宗,他自认就算得罪了人,却也不至于让人恨之入骨,哪怕是在外历练,惹了一些人,那也是情势所逼,而且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谁……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王睿拍了拍剑匣,顿时飞出一道道剑光,将那些发出窃窃私语的枝条给斩断,落到地面。

    这些枝条落到地面,立刻蠕动起来,想要缠住王睿的双脚,却被剑光所战,始终无法如愿。

    「我倒是要看看,谁要取我的姓名?王某人虽非什么善良正义之辈,却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行得正做得直,如此鬼蜮伎俩,实在难等大雅之堂。」王睿朝着那五座墓碑走去,他倒是要看看是何人针对他。

    不过他心中也有疑惑,这里明明是烈阳真君的洞府,一名死去了上亿年的上古修士,为何却知道自己的名字和来历?

    「难道都是幻象,是我自身的心魔在作祟?」王睿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是又不太像是幻象。

    终于,他来到了墓碑跟前,看到了上面写着的每个人的名字,每看一个,都让他如遭雷击。

    「王睿同门袁成刚之墓……」

    「王睿同门柳香兰之墓……」

    「王睿兄长陈夫之之墓……」

    「王睿道侣陈琪之墓……」

    「王睿之墓……」

    随后,墓碑香烛面前,一道道光华闪过,从地下升起五副红色棺木,令人头皮发麻。

    王睿竭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惊惶,他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一定是幻觉,是洞府中的陷阱和机关,他咬破舌尖,令自己的神智保持清醒,同时感应周围的灵力波动。

    在大树的树身中央,确实存在一股灵力波动,虽然很微弱,却真实存在。

    王睿冷笑了起来,随后操控剑光朝着树身刺去。

    「睿哥!」陈琪的声音突然响起,让王睿吓了一跳,他朝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陈琪的身影。

    但是,陈琪的声音还是继续出现,似乎……似乎来自于眼前的大树。

    「睿哥,我好寂寞……你能来陪陪我吗?」陈琪的声音听上去极为渗人,像是来自凡人所说的九幽之地。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陈琪墓碑前的棺木中,然后走过去,伸手揭开棺盖,顿时看到了里面躺着的陈琪。

    王睿不敢相信,伸手触摸陈琪的脸,却发觉并不是幻觉,而且她身上的特征,自己是熟悉的,很容易就能分辨出真假,眼前的确是陈琪本人。

    他又逐一揭开另外三副棺木,陈夫之、袁成刚和柳香兰都躺在里面,不知何时他们四人居然被擒获,然后送进了棺木中,出现在王睿跟前。

    最后,他又揭开了属于自己的棺木,里面是空的,但是就好像在嘲讽自己一样,似乎在暗示他,这里五个人,就差你自己躺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庆尘神〕〔夜夫人携崽惊艳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谍影凌云〕〔修罗场玩家〕〔白卿卿战墨深〕〔师兄他苟到了最后〕〔陈玄林素衣〕〔她是战神小祖宗〕〔突然成仙了怎么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叶观纳兰迦〕〔我还是热爱网球〕〔夫人别嫁了,主帅
  sitemap